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小张良的谋算
    正一村群雄不姓邪,自以为天下无双无对,强自出战,结果纪安邦脚不沾地,马不下鞍,连战滕戡、滕戣、袁朗、縻貹死人,不仅生擒滕戡、滕戣,更是连败袁朗、縻貹,最后若不是唐斌、王寅出手,只怕袁朗二人也会为他与吕振所擒,当真是一战摄群雄。

    虽说这邬长在心里不把纪安邦当回事,可以说也有些看不上他,但面上功夫做的那真叫一个滴水不漏,不但把纪安邦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更是传令大排酒席,要为纪安邦、吕振好生庆贺一番。

    美酒、美食,甚至于连歌姬都不缺,真是不知道这邬长是来剿灭贼寇,还是来寻欢作乐的,纪安邦久在边亭,哪里见过这等阵仗,直瞧的把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小张良”贾居信不愧是邬长的军师兼管账先生,眼见这么大的阵仗,心里盘算一下,只觉得花费少不了,悄悄地附到邬长耳边,“大人,这般吃喝,又是美女歌姬的,怎么花费不少啊,这样用不了几天,就会是好大一笔开销啊,依我看,咱们是不是……”

    邬长不用看,就知道是贾居信在和他说话,因为他知道这话,除了贾居信,没人敢和他说,他也不客气,直接一把将贾居信搂过,说道:“居信呐,你跟着我时间也不短了,要说你这个小张良,平日里什么事情都逃不脱你的算计,怎地一碰到这事就会犯糊涂呢?这钱固然是花了不少,但是只要抓几个贼头匪首的,然后交给高太尉,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你还怕会少了赏钱!”

    贾居信一拍脑袋,怎么把赏钱这茬给忘了,真是白瞎了自己“小张良”的称号,既然正主都发话了,他还有什么担心,该吃吃,该喝喝,很快便融入了这个愉快的氛围。

    俗话说,饱暖思**,待得一个个酒足饭饱,邬长就有些色眼迷离,就想着搂个歌姬去好好快活一番,还好贾居信反应快,赶紧将他拦了下来,邬长见拦他的人是贾居信,淫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要着急,我先来,然后就给你!”说罢,就想越过贾居信去搂歌姬。

    若是平时,贾居信也没这个拦着他的胆子,只是眼下性命攸关的事,由不得他不拦下邬长,眼瞅着自己都这么说了,贾居信居然还敢拦着自己,邬长有些愠怒,“居信呐,你跟着本府这么些时日,何时见过本府食言,你放心,说给你的,肯定会给你,不过,眼下你先给本府起开!”说着说着,邬长的声音也越发严厉起来。

    贾居信心头哀叹一声,只是他没有一点办法,硬着头皮拦在前面说道:“大人,小人今日斗胆拦住大人去路,也实非小人本愿,只是小人思考想去,觉得今夜贼寇必来劫营,若是我等只知享乐,而不做好准备,怕是不仅赏钱无望,还要遭太尉大人斥责啊,还请大人明察!”

    邬长还是非常担心自己小命的,一听到“劫营”、“赏钱无望”、“太尉大人斥责”几个词,立刻醉意全消,出了一身冷汗,语声微颤地问着贾居信,“今晚真的会有人来劫营?”问罢,又将目光看向其余众将,似是希望他们也能给他一点建议。

    哪知包括纪安邦、吕振在内的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有一人出声,无奈之下,邬长只能把视线转到贾居信身上,“说吧,居信,你是怎么想的!”

    既然邬长开口问了,贾居信自是不敢有一丝隐瞒,赶紧将自己的想法合盘托出,听的邬长和在场所有人都不觉倒抽一口凉气,看向贾居信的目光都变了,这哪里是正常人能够想到的,真不知道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旁人听罢是没有问题了,只是做为军中宿将的纪安邦却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就敢说贼寇会分两拨前来劫营,要知道我们的官兵,兵甲齐备,他们是贼寇,本身就没有优势,一分为二,更是大忌,第一波劫营的与送死何异,他们也会肯来?”

    “在我看来,一波与两波并无太大区别,纵然是我等将兵力一分为二,凭着强弓硬弩,想要收拾他们,也是易如反掌,只是小心使得万年船,纪将军难道不见三国时代武王曹操宛城之败吗?”

    “这个……”纪安邦一时语塞,虽然他熟读兵书,但是并非所有战例他都了解,如今被贾居信这么一问,反倒不知如何应答,思之良久,朝着邬长和贾居信一抱拳,“就依贾主簿所言,还请大人下令调派人马!”

    纪安邦一发话,余下将领自是不会再有异议,跟着吕振抱拳道:“还请大人下令调派人马!”

    邬长哪里会调派什么人马,直接就让贾居信进行调派,待贾居信调派完兵马,邬长站起来笑道:“哈哈…好,既如此,就照居信所说的来办,今日定要杀这些贼寇一个有来无回,本官来日定为各位至太尉大人请功!”

    夜黑风高杀人夜,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至少这天夜里纵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这能见度着实有些低的吓人。

    借着黑夜的掩护,一些鬼鬼祟祟的人影闪躲腾挪,上下翻腾,慢慢地靠近了邬长的营盘,看着营门前只有岗楼上值守的几名兵士,一道矮小的黑影“嘿嘿”阴笑两声,“果然不出哥哥所料,这官兵今日胜了一阵,就不知自己姓什么了,待你我将他一并拿下,在看那李俊辰有何话可说!”

    “王英哥哥说的是!那个嘴上没毛的家伙算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兄弟定以宋江哥哥马首是瞻,王英哥哥就下令吧!”边上之人不无讨好地说道。

    “好!”王英又看了眼官军营盘,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说道:“穆老大,今日就靠你了,给兄弟们露一手,上面几个全部交给你了!”

    “此事简单!”穆弘自从兄弟死后,性情大变,变得有些沉默寡言起来。

    王英知他德行,只是眼下大事为重,没功夫计较,继续说道:“潘忠兄弟,你就按吴用那厮说的,和柳元兄弟一道,带着手下,从边上撬开一个口,从那里杀进去。龚正兄弟,你速速禀报哥哥,让他带领大队人马过来,其余兄弟按照咱们之前分配好的,大家伙放手去干吧!”

    “好叻!”众人眼中皆闪过嗜血的光芒,一哄而散。

    穆弘跟着花荣学了大半年的箭术,在他看来纵是比不上花荣,比起江湖上一般的神箭手来说,肯定要高上不少,至少他把花荣的一手绝招“一手双箭”学的像模像样的,此刻他所用的正是这一招,弯弓搭箭,一气呵成,两名兵士应弦而倒,边上还有两人正想喊叫时,又是两箭,直接送二人追上先前两人的脚步。

    “漂亮!”王英喝了一句彩,跟着将刀一举,“小的们,跟着爷爷杀进去!杀呀!”一人当先,直奔营门去了,喽啰们见老大都上了,哪里还有迟疑,举起刀枪,张牙舞爪地跟了上去。

    吴用在劫营的安排上还是有些门道的,至少王英发动的同时,好几个地方也是烈焰翻腾,金蛇狂舞,映在放火人的脸上,更是将他们那张扭曲的脸照的分外狰狞。

    看着火起,王英心头一片火热,正准备带人继续进攻帅帐,宋江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王英兄弟,你在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