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往日西军的袍泽
    宋江看到了生的希望是不假,他非常迫切地想要能够逃出生天,生平第一次拿着刀带头冲了上来,孔明原本因为弟弟战死的心情也随之激昂了起来,大喊一声,跟在了宋江的身后,他去作死没人会管,但是王英等人是不可能坐视宋江去冲锋,没跑几步就将他拉了回来。

    “哥哥,你在后面看着,兄弟就是死也会给你杀出一条路来。”王英一便拽着他,一遍高喊道。

    宋江本就是为了做做样子,他知道就自己那点三脚猫的功夫,与其说是杀敌,不如说是送菜,王英等人一拉,他挣扎了几下,就跟着退了,只是演戏哪能不演全套,宋江原地跳脚,焦急地叫道:“孔明兄弟还在前面呢,快去把他拉下来!”

    晁盖听得孔明冲了上去,古道热肠的本心又开始泛滥,“贤弟你在后面主持大局,待我带人去助孔明兄弟一臂之力,定要打开一条生路。”转头对着周围厉声喝道:“弟兄们,是生是死就看这一遭,都跟我冲啊!”一振钢刀,当先冲了上去。

    “死活都看这一遭了!”王英等人身体里的血性,在这一刻放佛被晁盖激活一般,一个个地厉吼一声,举着兵刃便冲了上去。

    他们看见了生的希望,在殊死一搏,贾居信等的何尝不是现在,眼看着他们在不要命地冲击官兵,贾居信眼中寒芒一闪,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也不管在邬长面前的礼仪尊卑,高声叫道:“就是现在,传令下去,命令众将立刻全力发动,剿灭贼寇救在此时!”

    邬长虽然面色稍有不快,但是他也知道贾居信就是这个毛病,看到自己谋划成功的那一刻容易失态,也不动气,直接努驽嘴,示意传令兵照他意思办理,自己却伸手拉过贾居信,笑道:“居信,不用这么激动,来来来,你我一起坐下欣赏可好!”

    宋军外战外行,内战内行,打起西夏、契丹是闻风丧胆,根本不敢与之一战,与境内的贼寇、自立为王的人打起来,就好像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神勇非常,眼下更是如此,在各级营官的带领下,全部朝着宋江、酆泰等人压了过来。

    晁盖一刀砍翻一个兵卒,立马就有两个补了上来,抡刀就朝他看了过来,晁盖慌忙架住,用力一扛,将两名兵卒逼退,嘴里嚷道:“TND,怎么回事啊,怎么越杀越多,咱们的援军不是来了吗?”

    “哎哟”,“啊”,王英捂着腰,一刀砍死一个兵卒,嘶声道:“TND,哪来什么援军,就那么几个人,能顶什么屁用,早就被官兵围的实实的,哪里杀的进来,狗日的李俊辰,老子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王英到最后,渐渐地连嘴里的血沫子都喷了出来。

    王英如此,柳元如此,穆弘如此,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如此,从满怀信心到绝望,再从绝望到希望,从希望再到绝望,每个人都觉得手上的刀如千钧一般重,只是机械地在重复每一个动作,身上的伤渐渐增多,身死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哐”,纪安邦与杜壆二人又换了一招,各自退了几步,本来照着纪安邦的为人,肯定是继续扬刀而上的,只是这一次他将刀举了举便放了下来,侧耳听了听营中传来的打斗声,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听这声音,里面的事情差不多也要到结束的时候了!”

    奇怪的是,平日里对阵,绝不轻易收手的杜壆居然也收回长矛,脸上罕见地浮上一丝笑意,就像带着无限缅怀一般说道:“是啊,快到结束的时候了,我也是到时候离开这里了!”

    “老杜,你离开西军也有不少日子了,没有你帮衬,我如今的日子也过的真的不舒坦,既然要走,不如就回西军来帮我,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俺把命交到手上的,如何?”听得杜壆说要离开,纪安邦脸露欣喜,开口相邀道。

    杜壆长长出了口气,转首看向纪安邦,脸上的缅怀之意悄然隐去,呈现出的是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轻松和洒脱,让纪安邦的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莫不是他……”

    “安邦兄,当日我为何离开西军,宁可占山为王也不愿回到军中,所为何事,你当心知肚明才是!”

    纪安邦重重地点点头,“不错,俺自是知道,可是你也应该知道这是朝廷的意思,与老相公何干,就是他再想做,没有朝廷的旨意,你我臣子又怎能背向而行!”

    杜壆摇了摇头,“安邦兄,我杜壆的为人你是知道的,我何曾怪过老相公一丝一毫,只是我实在憋屈,我宁可去和那些蛮夷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愿意这般卑躬屈膝地活着!”

    纪安邦眉头一扬,砍刀一指杜壆,喝道:“杜壆,莫不是你也打算来个君不正臣投外国?实话告诉你,你若是有此想法,俺纪安邦今日就是拼了性命不要,也要讲你毙于刀下!”

    “切!”杜壆轻蔑地看了一眼纪安邦,斥道:“外国?西夏?契丹?就他们也配让我杜壆投靠?实话告诉你,我杜壆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也不会去做这个汉奸,老子就是要死,也要死在对外作战的疆场上,又岂会投靠蛮夷!”

    纪安邦听到这话,心中忍不住暗叹一口,他知道自己昔日军中的好友,是绝不会在回到朝廷这里了,与自己也是彻底分道扬镳了,黯然道:“老杜,看来你是找到了能让一展自己报复的人了!”

    杜壆轻轻一拉马头,答道:“不错,确然如此,安邦兄,做为兄弟,小弟劝你也离开这个晦暗不明的朝廷,和小弟一起……”

    “住口!”纪安邦勃然大怒,手中砍刀铮铮作响,“杜壆,此话休的出口,我纪安邦一心报效朝廷,绝不会行此不忠不义之事,若是你还记得往日那些交情,就休要再提此事!”

    “安邦兄,你又何必如此?”杜壆见他说的决绝,不免也有些黯然。

    “杜壆,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道不同不相为谋,想必你今日所来就是为了救你们这些人吧,”纪安邦朝后面看了一眼,冷笑道:“只怕是你杜壆长上三头六臂也休想救的一人走,听我句劝,回头是岸,否则你今日也给我留下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杜壆也不想在多说什么,“多说无益!你我就看看今夜到底谁能留下谁!”长矛一抖,驱马直取纪安邦。

    “来的好!”纪安邦大喝一声,一震掌中刀,迎了上来。

    二人再斗,比起先前险上万分,二人之前并未拿出全部的真功夫,如今可是连自己压箱底的功夫都拿了出来,就见火光之下,一道亮如白昼的刀光掀起寒光,不分上中下三路,一股脑地向杜壆卷去;杜壆也不含糊,手中的长矛如同活了一般,就像一条藏住七寸的毒蛇那样,招招留有后手,一旦纪安邦出现空隙,长矛立刻就像毒蛇一般,寻隙直进。

    又恶斗了三十余招,二人齐齐暴喝一声,双马一触即分,纪安邦双手颤抖,气力似是有些不济地说道:“老杜,这么多年没见,你的功夫还是这般了得!”

    纪安邦气力不济,杜壆也好不到哪去,在马上摇摇晃晃,脸色发白,苦笑道:“你也不差,比起当年强了许多啊!”

    “投降吧,你们没有机会了,有我在,定然不会让你有事,我们一道回西军,一起回老相公的麾下。”纪安邦苦口婆心地又劝了起来。

    “哈哈…”杜壆闻言,居然笑了起来,“纪兄,你说我没机会了,照我看,是你们没有了机会才对!”说罢,从怀中掏出一物,随手一抛,趁纪安邦劝说时,双手使力用长矛一挑,顿时就看见天空中出现了一朵美丽的烟花。

    “那是什么!”烟花乍现,不少兵卒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就连邬长、贾居信也是如此。

    也就是烟花当空的这一刻,异变陡生,一大蓬箭雨从天而降,直入官兵阵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