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四十章 “天纵神威”杨再兴
    “胜过你掌中的戟?”那人就像听到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同伴,“他说要我胜过他掌中的戟!”

    他的同伴似乎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不可置否地摇摇头,“还是快些吧,晚了就算赶到了,恐怕也碰不上了!”

    “说的也是!”他转过头来,眼眸深处悄然掠过一丝战意的光芒,双腿用力一夹战马,长枪一拧,似道流星般闪过,“记住某家名字,山后杨再兴!”

    在杨再兴手中,只是银枪一拧这般简单,但在吕方的眼中,这速度已经快到了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敢发誓,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快的枪,而使枪的人看起来比他似乎还要小上几岁。

    要跟上这个速度,吕方自认做不到,只是他不是属于那种稳定型或是爆发型的武将,而是那种感受危机时,突然爆发潜力的那种,就如同原本力扛石宝四十多回合一样,在千钧一发的关头,竖戟接下了这一枪。

    “咦!”杨再兴非常惊讶,吕方在最后关头挡了下来,显然出乎他的意料,撤回银枪,看了几眼吕方,颇为兴奋地叫了起来,“好,不愧是吕布的后人,我们继续在来过!”也不等吕方答话,直接挺枪又欺了上来。

    吕方有些欲哭无泪,先前那一枪已经让他吓的三魂不见七魄,完全是出于本能才接下了这一枪,如今杨再兴以为他武艺果是高强,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那杆枪使得真如风车一般,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当然眼下的杨再兴还是有些少年心性,远不比后来大战杨幺和金兵时来的成熟,枪法难免有些花哨,给吕方也留下了不少喘息的机会,饶是如此,吕方也早已是左支右绌,手忙脚乱。

    冷管家虽然不会武艺,但也不妨碍他看出吕方已经招架得非常吃力,如果可以,他恨不得自己也能冲上去帮帮吕方,只是年老力衰,又哪里能行,心急如焚的他转头看向那些同伴,大声喊道:“吕方一个人撑不住多久了,你们都赶紧上去帮忙啊!”

    原本一个个口若悬河,说的尖酸刻薄,自我感觉良好的己几人,这会早已是面无人色,抖似筛糠,哪里还会有勇气上前助阵,冷管家的喊声,仿佛就像一根导火索一般,一经点燃,就看他们一声呐喊,连滚带爬逃也似的离开,那速度快的,就连杨再兴的朋友也有些目瞪口呆,“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你们,你们……”老人哆嗦着手,指着一个个远逃的背影,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吕方斜眼看到冷管家的情形,不禁大呼一声,“冷叔!”

    只是他的对手乃是杨再兴,并非是寻常的阿猫阿狗,如此大的破绽,他哪里会错过,冷笑一声,“和我杨再兴过招,也敢这般分心,真以为我不敢杀人吗!”眼中杀机一现,银枪化成一道银芒,直取吕方咽喉,招数没变,但那速度较之原来,快了何止十倍!

    杨再兴此举,将他那懒散观战的朋友吓了一跳,“杨兄,你做什么,不是说好的,只是切磋嘛!”翻手取过錾金枪,直接打马上前,希望能救下吕方,只是三人有些距离,杨再兴枪又快,如何赶得及!

    冷管家听见呼声,知道吕方陷入绝境,更是老泪纵横,来滚带爬地爬了过来,希望能替吕方一死,只是连纵马的都只是在尽人事,他一老人,还能比马快吗?许是知道自己不可能赶上,爬了几下之下便坐在地上,呼天喊地地哭了起来,“老天爷啊,你能不能开开眼,救救我们少东家啊!”

    老天爷有没有听见没人知道,两个清晰的字眼,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看箭!”箭头的那抹亮光一闪,瞬间出现在杨再兴咽喉前一寸处,若是他执意要去吕方性命,那么他也必然会被一箭穿喉!

    少年心性的杨再兴似乎还没有日后的铁血风骨,直接回枪挑落了来箭,看也不看吕方,银枪顺着来箭的方向一指,喝道:“来者何人!竟施暗箭偷袭,岂是大丈夫所为,有本事就上前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郝思文心中真叫一个苦涩,好不容易才把先锋的职务抢到手,却没想到和自己搭档的縻貹着实不靠谱,三下两下地就跑的没影了,害得自己快马加鞭的一路寻找,这縻貹还没找到,反而看见吕方遇险,天生有些侠义心肠的郝思文也没来的及细想,直接从身后取过平素很少使用的三石强弓,一箭直取杨再兴,虽说是迫的杨再兴回枪自救,保住吕方性命,可也因为三石弓弓力过强,致使自己双臂脱力,无力再战。

    杨再兴等了半天,也不见郝思文应声,心中大怒,“怎么,莫不是看我年轻,这便看不起我吗?既如此,那么我便不客气了!看枪!”一夹马腹,舍吕方奔郝思文而去。

    吕方年少,兼之还未经过宋江的厚黑熏陶,心中不仅还有着礼义廉耻,更有着一份侠义心肠,虽说自己仍是拄着画戟,喘着粗气,仍然勉力支撑着,高声呼道:“不要走,你的对手是我!”

    杨再兴只做充耳未闻,吕方自是不愿放他过去,强自一拉马头,想要赶上,不料却早有人拦在他的去路,“就你这样子,还是不要追了,就是追上去,以你眼下的状况也不可能会是对手,你若是想玩玩,就让我陪你玩玩吧!”一摆手中錾金枪,温言劝道。

    吕方正想答应,冷管家却是爬到他的马前,一把抢过马缰,哭喊道:“少东家,你可不能再比了,吕家可就你这一根独苗,若是你死了,谁来延续吕家的香烟啊!”句句直戳吕方心窝,原本举起的画戟又无力地放了下来。

    虽然说杨再兴奔马如飞,郝思文的双手也是颤抖依旧,只是他一点也不担心自身的安全,他相信自己的兄弟不会坐视他遇到生命危险。

    果不其然,杨再兴银枪递出的这一刻,一柄宣花斧凭空出现,朝上这么一撩,便将杨再兴自认十拿九稳的一枪撩上半空。

    “老郝,你没事吧!”縻貹及时出现,一斧撩开杨再兴一枪,回头又咧嘴朝着郝思文笑道。

    郝思文自是没有好气的回了一句,“还没死呢,”又怕縻貹担心,赶紧又道,“只是手有些脱力,一时使不得枪,縻兄弟,这年青人厉害,你可千万小心!”

    “哟,是不是啊!”縻貹转过头上下一打量,对郝思文道:“如今这世道,莫不是变了,咱哥哥这么厉害,眼前这娃娃也这么厉害,难不成咱们真的已经落伍了不成?”

    杨再兴听了他的话,杵枪仰天打个哈哈,“黑大个,你哥哥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有一句话你说对了,你还真是落伍了,小爷我就是要比你强上不少!”

    縻貹可不是什么好脾气,杨再兴这么挑衅的话听在他耳里,让他立刻把脸黑了下来,虎着声音道:“娃娃,你莫不是真的嫌命太长不成!”

    “哼!”杨再兴银枪一舞,凌空挑起一朵枪花,“多说无益!黑大个,你我手上见真章吧!”

    “气煞我也!娃娃,纳命来吧!”縻貹暴跳如雷,直接抡起大斧,直冲杨再兴而去。

    “来得好!”杨再兴冷冷一笑,执枪正面迎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