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宁可养着他们
    “一、二、三、四…”,“嘿、哈、嚯、哈…”随着张韫老教头每一次旗帜的挥动,训练场上的士卒,亦跟着做出了相应的动作和吼声。

    看着训练场上挥汗如雨的士卒,张韫老教头面上还是严霜一片,可在他的心里真是甭说有多满意了,在他几十年的军旅中,到梁山以后才真正带出来让他自己都为之满意的士卒,铁血肃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也许这才是我们汉人的希望吧!”张韫老教头的心里不禁这样想到。

    许贯中自从上了梁山,每日都喜欢站在山坡上看上一会操练,除了张韫,他也许是梁山唯一一个可以清晰感受到这些士卒变化的人,从一个个吊儿郎当、自由散漫的喽啰,变成眼前这一个个铁血精悍的士卒,许贯中也不禁暗自颌首。“凝练的眼神,不动如山的意志,一个个有着信仰的士卒比起那些混吃等死的喽啰,要强上无数倍。”

    “大师兄!”听见这个声音,许贯中不用看也知道来人,毕竟满山上下能这么叫他的也就一人而已,“小师弟,此番淮西之行,收获果真是不小!”许贯中也不回头,直接说道。

    “是啊!”李俊辰走到许贯中的身边,和他并排看着训练场上的热火朝天,“淮西荆楚一带真正的英豪,几乎都被我一起带来了梁山,”李俊辰说的是云淡风轻,但是那份笑意,还是显出了他对自己此行的满意。

    看了一眼颇为得意的小师弟,许贯中笑着出言打趣了一句,“我可是听鲁大师他们回来说,你把那宋江逼得没路走,靠着晁盖下跪磕头才捡回一条命。”

    说到宋江,俊辰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语气中带着从未有过的凝重,“师兄,我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感觉,这个宋江会是我们前所未有的强敌,这个人脸皮够厚,两面三刀的功夫玩的炉火纯青,很轻易就能得到江湖上那些见惯冷暖的江湖汉子的心,如果不得势还好,若是有朝一日,有权有势有兵的话,那么这个人就会是我们最强的敌手!”

    许贯中摇摇头,背起双手说道:“小师弟,你怎地自己也陷在其中了?能得到那些汉子的心又如何,天下是靠一刀一枪打出来的,他厚黑就让他厚黑好了,喜欢收买人心就收买人心好了,这样的真面目早晚有被拆穿的一天,哪比得上我梁山的肝胆相照,哪里还能有比得上我梁山的强军,”许贯中指了指山坡下的训练场,“小师弟,你有些着相了!”

    俊辰苦笑一声,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是有些过于担心了,“大师兄说的是,小弟确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许贯中点点头,依然全神贯注地看着训练,忽地转过头看着俊辰,说道:“小师弟,听说你这次明明可以活捉乃至杀死那纪安邦,为何还要放他走,听杜壆、杨志他们说起来,此人无论是武艺还是用兵都是上上之选,这样当他走,不怕日后凭空树一强敌?”

    “大师兄,你觉得要实现我们的报复和理想,就靠我们梁山这些兄弟,够吗?”俊辰沉默了一会,幽幽地反问道。

    许贯中想了想,摇头道:“就靠我们梁山这些人,哪里会够,即便我们的精兵精绝天下,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同时对抗几个国家!更可况,北方草原的强盛,又哪是积弱的赵宋可比!”

    “是啊!以我们的实力,或许联合上江南的方腊,河北的田虎,对抗赵宋乃至于消灭赵宋都没有什么问题,更何况我们的力量还在一步步的增强,”俊辰长长吐了口气,深邃的目光望着晴空,“但是要对抗北方的野狼,仅仅靠我们又哪里够,需要的是整个汉家的英雄豪杰联合起来才行,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宁可放走纪安邦,宁可养着张勇、时问彬的原因,相信有着一日,梁山与异族兵锋相见时,他们自然会归入我们帐下!”

    “果然如此!”许贯中笑了,在他看来兵可以练,但将却难求,草莽间固然有着一些将才,但是更多的则是莽夫罢了,仅仅靠着他们,不要说对抗草原异族,就是与赵宋过招,未免也有些不够,“看来做你的师兄,不但要给你做军师,还要替你开导手下,我怎么觉得我越来越像那些豪门大族的师爷或是管家了?”许贯中难得幽默了一把,小小地吐槽了一下俊辰。

    “师兄这是能者多劳嘛!”眼见许贯中有说教的倾向,俊辰不动声色地朝后挪了几步,待两人岔开一个身位,立刻转头就走,许贯中本待和俊辰说些什么时,却发现身旁早已没人,扭头看时,见俊辰已经走远,扬声道:“小师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去找时文彬好好聊聊,大师兄记得早些回去休息,站久了对身体不好!”俊辰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这小子!”许贯中嘴上不说,心中却感到一股暖流流过,让他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做为一个官声不错,做事也凭着自己本心的人,时文彬当日会选择跟着俊辰走,固然是出于一种保护郓城合城百姓的缘故,原本打算在山上学徐庶进曹营,不发一语,整日就闭门读书的他,居然发现山上的百姓似乎比他在郓城的百姓还要安居乐业,让他有一种颠覆人生的感觉。

    “这到底是为什么?这里只是山寨,明明前途渺茫,为什么百姓的脸上反而充满希望,城中百姓的脸上却看不到这些!”时文彬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在他看来,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的。

    带着这个疑问,他把自己反锁在屋内,冥思苦想了几日,想的双鬓发白,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若是容他这么一直这么想下去,只怕是一直到他死的那天他都想不明白,所幸的是,他闭门苦思没有几日,便有人敲响了他居所的门。

    原以为会是山寨想了起来,派人来提取自己,不想出门一看竟是自己原先郓城治下的百姓。

    看见自己原本治下的百姓,时文彬心里觉得定是被山寨欺压,前来找自己主持公道,便摆出一副青天老爷亲民的样子,让大家有事尽管说,一切有他做主。

    在一番扭捏之后,这些百姓终于说明里来意,原来山上不比山下,学问只是富家子弟的专利,在梁山上只要想学,都可以读书识字,只是军师许贯中平时事务繁忙,哪里有那么多功夫来教人读书识字,而那些先生也只是按照俊辰交代的东西,每日里一遍一遍重复地给喽啰们灌输,要他们去教孩子们读书识字,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

    这些百姓大多有些岁数,读不读书,识不识字也已经无所谓了,可是他们的孩子还小,如今有了读书识字的机会,他们又怎么会放过,只是为了不给山寨增加负担,他们便想到了时文彬,一起来到时文彬的门前,请求时文彬可以帮助大家,教导孩子们读书识字。

    若是往日还在郓城时,时文彬估计看都不会看他们一眼,只是在山寨时间住了一段时间,读了一段时间的书,闭门苦思了几日,反倒让他感觉好像回到了昔日求学的时候,看着那些百姓希冀的目光,他一口应承了下来,开始教导起孩子读书识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