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神机军师”的心意
    俊辰负伤而归,虽说伤势并不严重,但还是立刻在整个梁山引起轩然大波,以鲁智深为首的群豪,立时就要下山,前往大名府找卢俊义讨个说法,亏得有许贯中、孙安、林冲等人的再三解释和劝阻,言明此事系田虎从中做梗所导致,群豪这才作罢,纷纷表示日后定要寻上一个机会,让田虎那厮也知道什么叫做疼。

    群豪是武人,即便是蒋敬、王佐这般的书生,身上依旧有一股豪迈之气,自是容易劝说。可是梁山上还有那么几个人可就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了,让李俊辰着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痛并快乐着。

    花荣那日在清风山将妹子花容交与俊辰,一则是想避免像王英此类人的骚扰,二来未必没有托付终生的意思,扈三娘、宿金娘时常在梁山进出,虽然心里有些小疙瘩,但总算还是默认了,只是花容看起来性格豪迈,但终究还有有着女儿家的矜持,与俊辰之间终不如金娘二女那般洒脱。

    只是看到俊辰负伤而回,在宿金娘的主持下,花容放下女儿家的矜持,和二女一道,对着俊辰先是一通口诛笔伐,逼得他立下多达五十多项保证,然后又是极尽温柔的服侍与照顾,让俊辰陷于温柔乡中不能自拔。

    当然,俊辰是舒服了,可有些人自是苦不堪言,就像是安道全安太医,三个小娘子为了让自己的心上人能够早些康复,每日里都是生拉硬拽地把他拖去把脉,逼着他滋补调养的方子,只要是敢有一点迟疑,就伸手拔他的胡子,闹得安道全实在是受不了了,捧着自己没剩下几根的稀拉胡须,跑到许贯中面前哭诉,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老泪纵横地哭诉自己受到的非人虐待。许贯中倒是颇为同情他的遭遇,只是也有心无力,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被三女折腾的够呛,建康府同上梁山的哥俩,互视哀叹一声,心中同时升起“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念头。

    让二人感到庆幸的是,俊辰的身体一向不差,恢复起来的速度也快,他们脱离苦海的日子也不回太远,只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就在俊辰伤好,许贯中、安道全准备庆贺脱离三女魔掌的时候,梁山迎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客人。

    梁山山下的酒店在朱富的经营下,日渐红火,但凡往来江湖人士、商队、豪客,只要是条件许可,哪怕是绕路,也要来他的酒店坐上一坐,喝上一杯,也正因为如此,酒店规模是一扩在扩,现如今,比起郓城县里曹正酒店的规模,自是要大上许多,让朱富心里也颇有一种成就感。

    刚送一支来此打尖的商队离开,看门前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朱富心里再一次感觉自己当日收到兄长来信,狠狠心下的决定有多么的明智,如果还是窝在沂水县,只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眼下这般成绩。

    朱富在门前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酒店的伙计和来往客人都已见怪不怪了,知道这个掌柜每日里都喜欢这么站上一会,他们是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丝毫不用去在意他,到时候他自己会回神。

    就如熟客们都知道的那样,约莫一刻钟的时间过后,朱富回过神来,四下看看,正待进店时,忽见远远地似有尘土扬起,心中不免诧异,都到了这里,居然还有人敢如此奔马,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留在原地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间不长,就可以清晰的看到,远远的有四名骑士在朝着这边疾驰而来,待得离酒店还有一箭之地时,四人不约而同地勒住奔马,放慢了马速,朱富心里不由暗暗点头,“看来这四人还是知道江湖上的规矩。”

    一箭之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待到得酒店门前时,打头的一个青年四下看了看,转首看着一旁说道:“军师,就是这里吗?”

    边上一个道袍竹冠的青年微微点头,“就是这里了!”

    “可是这里连个酒店招牌也没有,你确定咱们没有找错地方?”那青年用手中马鞭指指酒店,语气中带着三分怀疑。

    道装青年慢条斯理地解释道:“大郎,咱们是干哪行的,能明目张胆的把招牌挂出来吗?这不是存心招官兵来进剿吗?纵然梁山家大业大,不怕进剿,但官兵三天两头过来找麻烦,对于山寨的发展也会大有影响不是!”

    “原来如此!”领头青年点点头。

    朱富在边上听得几句,心中已是知晓,这几位怕不是又来山寨入伙的,如今的朱富比起原本轨迹来,见识上不知高了千百倍,待人接物也不似原本那样唯唯诺诺,端是得体大方,往来商队、江湖豪杰无不称他一声朱掌柜。

    朱富心中既然认定了几人乃是入伙,自是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招呼道:“小弟乃是本店掌柜朱富,不知几位好汉这是打哪里来?”

    一听朱富名字,四人连忙翻身下马,那道装青年朝着朱富一抱拳,说道:“原来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笑面虎”朱富朱掌柜,小弟朱武,见过兄长!”

    “朱武!”朱富嘴里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只觉得似在哪里听说过,但又偏生一时想不起来,正巧这时有人离开酒店,口中直呼“好酒!”这才猛地醒起,俊辰一日提及江湖上的智谋之士,其中有一人不正是朱武!”

    想到此处,朱富心头一片火热,连声问道:“阁下可是少华山的“神机军师”朱武?”

    朱武轻咦一声,“不想朱兄也知朱武区区贱名!”

    朱富连连摆手,脸上带着一丝憧憬,说道:“哪里是我知道,乃是一日我李俊辰哥哥与许贯中哥哥二人论及当今天下智谋之士,我正巧从门外经过,听得朱兄弟的名字,由此方知有朱兄弟啊!”

    朱武明显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不由一愣,久久长叹一口,“想不到我朱武偏居少华山,虽尝自比诸葛、茂公,然也只是自娱而已,不想天下扬名的“小孟尝”居然也知贱命,真是喜不自胜!”

    朱富摇摇头,“我家哥哥常说,有才者自是有才,无能者自是无能,纵然是明珠蒙尘,亦终有闪闪发光的那一日,朱兄弟又何必如此呢!”

    朱武听罢,细一思量,朝着朱富恭敬一揖,“朱武受教了!”心中却素未谋面的李俊辰又多了一层敬仰之心,随即转头指着打头青年和余下二人道:“朱兄,我来为你引荐一下,这位便是小寨寨主,江湖人称“九纹龙”史进的史大郎,这位是“跳涧虎”陈达,这位是“白花蛇”杨春。”

    朱富朝着三人一抱拳,又是好一通恭维,听得三人当真是心花怒放,连连摆手,口中兀自说道“不敢当!”朱武瞧在眼里,心中又是一叹,“果然不愧是梁山,人尽其用啊!”

    一阵寒暄,朱富亲自招呼几人进店,店中伙计见掌柜亲自招呼,哪里还敢怠慢,好酒好菜如流水般送了上来,不多时,桌上便是酒香四溢,肉香盈鼻。

    陈达乃是好酒之人,闻到好酒哪里还能忍住,连忙端起酒碗,一口饮尽,连声道:“好酒,真是好酒!”

    朱富在一旁为陈达又满上一碗,笑吟吟地说道:“此酒名为梁风酒,乃是我家李俊辰哥哥耗费了无数精力,方才酿得,端是酒中极品,每月仅此一项,就为我梁山换为钱粮无数。”

    史进三人自是齐赞美酒,朱武却又是心中一惊,对李俊辰的佩服又深了一层,“我少华山还是在过着剪径、打家劫舍的日子,而梁山却已走上正轨,有着自己的钱粮收入,如此这般下去,梁山怕是终能成就大事!如能在此一展抱负,我朱武也不枉此生了!”

    朱武一念至此,手上也开始活络起来,频频敬酒,一时间桌上杯来盏去,气氛颇为热闹。

    这边吃喝热闹了,门外去传来了煞风景的声音,“老头,你且抬头看看,你说的酒店可是这里!”

    新建QQ群,,欢迎大家的加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