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高唐州之战(一)
    梁山兵马刻日离山,兵发高唐州,一时间只见,刀锋如雪,红缨蔽日,鞍上将似南山猛虎,座下马如北海苍龙,端的是枪刀流水行,果然人马撮风行。

    俊辰看着梁山人马,军容严整的样子,不由想起第一次带兵出征时的混乱样子,不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林冲一身戎装,策马来到俊辰身旁,“兄弟,时候差不多了,该出发了!”

    俊辰转首看向林冲,指着正列队的人马,“二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出征吗?那副混乱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得,现如今,我们终于有了一支像样的队伍了…”

    林冲细细地看了一眼眼前的人马,“是啊,想不到我林冲今生还有机会统领这样一支人马,纵然战死疆场,我也无憾了!”

    俊辰皱皱眉头,说道:“二哥,大军尚未出征,此时轻言死字,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吧!”

    林冲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兄弟,我是武将,马革裹尸乃是为将者最高荣耀,只是眼下我还不会死,至少我们的理想还没有完成前,我是不会死的!”

    俊辰转念一想,觉得此战也并非什么九死一生,高廉也没有什么法术,单凭军队战力和高峰武力,高唐州也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人物,不以为意地耸耸肩,马鞭朝前一指,“出发!”

    梁山大队人马征讨高唐州,如此大的阵仗和动静,高廉怎会不知,只是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巧高俅从殿帅府拨来助阵的大将也赶到高唐州,急着去迎接汴京来人的他,冷笑着说道:“林冲这伙草寇平日里就在梁山窝着,老爷想要来剿捕你们,还真不是件容易事,如今你们倒是自己跑来老爷这里送死,倒是能成全你家老爷,待来日开兵见仗,定叫你等草寇见识一下老爷的厉害。”当下也不以为意,直去迎接汴京来人。

    高俅对自己这个子侄当真是极其看重,不仅是通过殿帅府的公文,调呼延灼兵马来援,更是从自己的殿帅府中调出十员将佐,其中还不乏像王天霸、姚刚这样骁勇善战的人物,对高廉的维护可见一般。

    高廉也甚是机灵,见十人中打头的王天霸和姚刚二人,一个是膀大腰圆,一个如怒目金刚,打眼一看就是有勇力之人,虽然他口中屡放豪言,但是他心里也知道高唐州的几个统制,武艺只属一般,如今得了这两个有勇力之人,当真是心花怒放,连忙叫下属准备酒宴,替王天霸等人接风洗尘。

    高廉的接风宴哪会这么简单,美酒美食,歌舞美姬是一个都不差,待到酒酣时,更是遣人送上十盘金银,言明这仅是用来答谢十人来援的小意思,待打破梁山贼寇,另有重谢。

    王天霸、姚刚等人虽然武艺精熟,但在殿帅府中确不招人待见,几时见过这等架势,顿时一个个双眼双红,气喘如牛,拍着胸脯和高廉保证,只要有他们在此,定然可保高唐州无虞,打破梁山贼寇。

    高廉自是不会把这种话放在心上,甚是在心里还有些暗暗瞧不起这几个人,暗自腹诽叔父怎么会把这些人派来高唐州,看上去似乎很厉害,可是翘那吃喝和收钱的架势,高廉觉得自己可能有些看走眼了,怎奈人都来了,只能走着看了。

    梁山人马晓餐露宿,先锋秦明、史进、唐斌三人更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行军速度较之中军更是快上一些,不日便已到的高唐州地界。

    秦明性急,眼见加入梁山以后,武艺、兵法强过他者,比比皆是,而且还有愈来愈多之势,心中也是颇为着急,唯恐没有机会建功立业,此次出征高唐州,他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才抢得正印先锋职务,正是该建功之时,于是请来唐斌、史进二人,说道:“二位兄弟,哥哥委我等三人为先锋,如今兵马已到高唐州,正该是你我建功之时,我意欲即刻到高唐州城下搦战,不知二位兄弟意义如何?”

    唐斌在山上有些日子,多少知道些秦明脾气,是个三天不打架就手痒的家伙,俊辰委他为先锋,多少有些让他看着秦明的意思,只是史进年青气盛,加之新近并入梁山,正想着找机会好好露上一手,听到秦明这话,正中下怀,连忙出声附和,“哥哥所言甚是,史进愿祝哥哥一臂之力!”说罢,便将目光投向唐斌,唐斌还能说什么,一来秦明、史进皆同意,自己纵然反对,也于事无补,二来则是他自己也想去高唐州见识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高廉究竟是什么人。

    三人一拍即合,各自披挂整齐,带齐人马直奔高唐州。到的高唐州下时,秦明正待出马叫阵,不想边上史进,朝二人抱拳道:“二位哥哥,小弟新来驾到,尚未立得寸功,这头阵便交由小弟来吧!”说完,提起三尖两刃刀,催马便出,只让秦明一肚子火气憋在肚中,发不出来。

    史进打马来到城下,仰头看到城头兵卒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模样,嘿嘿一笑,戟指喝道:“高唐州有哪个不怕死的赶紧出来,你史进爷爷的家伙渴的紧,速速出来受死!”

    城头守城官不敢怠慢,赶紧派人飞马急报高廉,高廉接报,还未说话,一旁的王天霸、姚刚二人却早已是急不可耐,直接出班说道:“大人勿忧,今有我二人在此,但凭那梁山贼寇来多少,我二人便杀多少,献于大人驾前!”

    二人话音刚落,那边便有高唐州统制于直叫了起来,“大人,俗话说,“杀鸡焉用宰牛刀”,王、姚二位大人一路鞍马劳顿,还未曾好好歇息,如此便上阵,岂不是让人说我高唐州不识礼数,无人可用乎!小将不才,愿请命出战,若不能胜,甘愿军法从事!”

    眼见于直出班,一旁的温文宝也不甘寂寞,跟着出班嚷嚷道:“小将生于高唐州,今生生为高唐人,死为高唐鬼,今日愿于于统制一同出战,定将贼将人头献于大人座下!”

    高廉大悦,直接拍板吼道:“好,说的好!不愧是本府爱将,高唐州知名豪杰,本府这便准了,你二人这便去吧,务必将梁山贼寇人头给本府取回来!”说完,不动声色地瞥了眼王天霸、姚刚二人。

    二人领命,赶紧去到校场,点起一千人马,风风火火地就出了城,在他们看来,不过一伙水洼草寇罢了,哪里会是朝廷经制兵马对手,要灭他们,一千人马足矣。

    二人出城时,正遇上史进还在那里骂阵,于直心急,张嘴便回道:“你们这伙不知死的贼寇,焉敢来犯我家城池!”

    史进也不是什么好脾气,叫来人只敢张嘴骂人,不敢出马交手,心中火气更甚,喝骂道:“你们这些个有嘴没胆的腌攒小人,除了那张嘴,还有什么本事若有胆时,便出马见个真章,无胆时,快滚回家中吃奶去!”

    史进这话直把于直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也不交代什么,直接拍马舞刀杀了出来,史进见了,大叫一声,“来的好!”掣起三尖两刃刀便迎了上去。

    两把钢刀在半空交个正着,“咣”的一声,刀上传来的大力,立时把于直震的双手一麻,跟着便是一咧嘴,“好大的力气!”

    史进嘿嘿笑了两声,“厉害的还在后头!”不给于直喘息的机会,抡刀又上,于直顾不上自己手麻,赶紧迎了上来,只是他哪里见过三尖两刃刀这种又可捅,又可砍的兵刃,没几招便是左支右绌,刀法散落不堪,史进则是越战越勇,趁着二马错蹬之际,回刀一抹,便将于直一刀砍下马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