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六十章 高唐州之战(二)
    于直坠马,后面观战的温文宝不干了,大喝一声,“贼寇胆敢杀我兄弟,莫不是以为这就能走吗?且留下你的命来!”催马战马,一挺长枪,这便杀了出来。

    “来的好,老子正好还没杀过瘾,这就送你们去凑成一对!”史进调转马头,三尖两刃刀一亮,就欲上前。

    史进这是要包圆的节奏啊!唐斌还好,得了俊辰关照的他,知道这场仗没这么容易结束,有他上阵的时候,可是秦明不会这么想,他和大名府的索超一样,是个没架打就浑身难受的家伙,眼看着史进调转马头就要迎上去,哪里还能忍住,大喊一声,“兄弟少歇,这个就留个我吧!”也不管史进答应不答应,抡起狼牙棒就奔温文宝去了。

    秦明都这么说了,史进还能怎么办,只能勒住战马,就看见秦明将狼牙棒抡了一个半圆,朝着温文宝的天灵盖就落了下来,温文宝见秦明来势凶猛,双手擎住长枪,朝上一架,大吼一声,“开!”

    又是“咣”的一声,温文宝只觉双臂一震,下意识地稍缩了缩,终是接下了秦明这一击。

    秦明轻“咦”了一声,咧嘴一笑,“有两下子,咱们再来过!”抡起狼牙棒便打。

    温文宝这会还在因为硬接了秦明一棒而胸口发闷,只是这位仁兄甚是硬气,“来就来,谁怕谁啊!”挺枪又迎了上来。

    真说起来,温文宝地的身手也不算太差,至少和秦明交手,纵是落于下风,偶尔还是能还上几枪,逼得秦明不得不回手招架,若是他与于直换个对手,也许能多支持一阵,只可惜他遇上的是秦明,力量上的绝对差距,不是偶尔还上一两枪所能弥补的,交手十余合,便被秦明自下而上的一棒撩飞长枪,跟着一棒砸中天灵,落得个脑浆崩裂的下场。

    高唐州的厢军这个时候的动作真叫一个整齐,齐齐向后转,口中直嚷嚷,“不好啦,于将军、温将军都叫贼人杀死了!”

    秦明勒住战马,哈哈笑道:“都慢些,俺不赶你们,回去告诉高廉,换两个有些份量的,似这般都货色就不要拿出来了,拿来也不够杀的,哈哈……”

    高廉这会正高坐太守府,那份安逸的样子,叫人看了都会觉得他胸有成竹,一点不把城外敌军放在眼中,就是王天霸、姚刚二人瞧了,也是暗暗佩服他的气量。

    很快地,太守府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声音之响,连高坐己位之上的高廉都听得清清楚楚,“哈,定是于、温二位大破敌军,遣人前来报捷,来人,速速将府外将士带进来!”

    太守有令,自是很快有人将府外叫嚷的士卒带了进来,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士卒衣衫不整,看那样子,怎么都不像打了胜仗,还不等高廉问话,他反倒一跪,哭诉了起来,“大人,不好了,于将军、温将军都被那…那梁山贼寇给杀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乍闻此信,原本还是一副胸有成竹样子的高廉猛地站了起来,那恶狠狠地表情,让那个禀报的士卒不自觉的缩了一缩,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大人,于将军、温将军被…被梁山贼寇杀了!”

    连着两遍都是同一个答案,由不得高廉不信,失魂落魄一般地坐了下来,口中兀自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这两位在高唐州可都是勇冠三军的……”

    王天霸和姚刚二人在一旁看到高廉这副表情,在心中不由鄙夷的笑了起来,“为了给咱们一个下马威,硬是要抢着出战,可你们也要有那本事才行,没那份本事,何苦要揽这份差事,枉自送了性命!”

    只是高廉好歹是是高俅的子侄,他们在心里鄙视可以,但是在面上他们还是有责任去给高廉挣回这个脸面,二人互相看了看,齐齐出列道:“大人,这些草寇如此胆大妄为,擅杀朝廷命官,简直是目无王法,末将二人请战,定要为枉死的于、温二位将军报得此仇!”

    高廉抬头看着二人,心里是非常的复杂,如果有可能,他真不想让这二人出马,若是输了,一切还好说,咱们老大不笑老二,大家一般无能,若是胜了,岂不是让他们笑话自己高唐州无人,只是眼下自己手上只剩薛元辉这一人,这身手和于直、温文宝也只是伯仲之间,若是出马,说不得也是有去无回,没奈何之下,高廉长叹一声,“也罢,就劳烦二位出马走上一遭,本官这就赶往城头,为二位擂鼓助阵!”

    秦明在城门前等了一阵,不见有人出城迎战,想挥军攻城,但是看看城头弯弓搭箭的样子,只怕还没有靠近,自己带的这点人就全部报销了,让他就这么收兵回营,他心里也有些不甘,这还没有打过瘾不是,正在那里患得患失的时候,忽然听见城里鼓声响起,顿时让他喜笑颜开,“哈哈,总算是把你等出来了!”

    不大功夫,高唐州城门大开,当先跑出两员将官,一人面如锅底,眼如黄金,须若铁丝,声如铜钟,膀大腰圆,手持笔撵挝,胯下黄骠马,当是王天霸;另一人面如黑炭,两道浓眉,一对立目,端如怒目金刚,掌端一条大铁枪,胯下芦花马,乃是姚刚。

    秦明眼见二人仪表非俗,不由升起爱才之意,将狼牙棒横在马上,抱拳道:“二位将军,如今这世道天子昏聩,奸臣当道,良将皆生避祸之心,二位何苦要为这奸臣卖命,不如一同入伙梁山,岂不美哉!”

    秦明觉得自己这番话说的有理有节,二人听了就算不纳头就拜,也不致于当众翻脸,不料那二人听了他的话,哈哈大笑起来,王天霸指着秦明,喝道:“你就是那个叛国降贼的秦明吧,真不知你哪来的胆子,尽敢在此大放厥词,你也就是在些无名下将面前可以耍耍威风,若是早遇上我等,只怕早就去那酆都城了,哪里轮到你在这里放肆!”

    秦明当真气的头领生烟,不在废话,虎吼一声,掣起狼牙棒,直奔二人而去,王天霸见秦明来势汹汹,对姚刚道:“姚兄,此人便交由我来对付!”端起笔撵挝,直朝秦明的狼牙棒迎了过去。

    “铛”的一声响,狼牙棒在半空被笔撵挝拦个正着,两人同时手臂一震,各自倒退两步,秦明略略动动手臂,咧嘴道:“有两下子,比适才那小子强多了!”

    王天霸也同样动动手臂,金铁铮铮的声音传来,“这算什么,厉害的还在后面呢!”

    “哈哈…”秦明当真是气往上撞,几时见过这般不知死活的人物,当下不在言语,抡起狼牙棒直接冲着王天霸的脑门而去。

    王天霸也不甘示弱,擎起笔撵挝,与秦明战在一处。

    秦明自是虎吼连连,一根狼牙棒使得如同风车一般,上下翻飞,妄图以力降伏,若是寻常兵器,这般打法倒也算了,可是这长挝那是后唐猛将李存孝的独门武器,使这般武器者,岂可同日耳语,就见王天霸使开笔撵挝,挑、锁、砸、扎,各路法门一一用出,让秦明顿时只觉有力无处使。

    两人战约三十余合,唐斌、史进看的面色越来越差,虽然秦明依旧是虎吼连连,但是很明显,在王天霸的那杆笔撵挝之下,他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攻少守多,若是这般下去,只怕败阵只在眼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