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高唐州之战(九)
    王林撒开座下赤骅骝,手中开山大斧高举,风驰电掣一般直奔秦明。

    秦明正嫌韩滔不够份量,打的好不过瘾,见王林这般冲了上来,心中大喜,当下舍了韩滔,手中狼牙棒凌空舞个棒花,照着王林的大斧迎了上去。

    斧棒相交,“哐当”巨响,两般兵器在半空中迎个正着,就见秦明钢牙紧咬,王林怒目圆睁,二人双臂同时使力,都意图在力量上压倒对方。

    韩滔在一旁稍稍休息了一会,见秦明、王林相持不下,顿生相助之心,暗暗取过弓箭,稍事瞄准,对着秦明就是一箭,秦明一时不察,不及躲避,被箭矢正中左臂,正在角力的双方立刻失去平衡,王林的大斧直接压了过来,总算秦明还算武艺高强,在最后关头奋起余勇,狼牙棒朝前一捅,堪堪将王林势在必得的一击打到一边。

    “无耻!”

    “卑鄙!”

    在后观战的唐斌、史进二人见韩滔使暗箭伤人,尽皆大怒,一人舞刀,一人绰矛,直接跃马出阵分取二人。

    韩滔本想再射一箭,直接取了秦明性命,只是唐斌见他还想行暗箭伤人,直接将手中长矛掷出,韩滔吓了一跳,赶紧牵马避开,唐斌快马赶到,拔起插在地上的长矛,朝着韩滔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猛攻,迫的韩滔手忙脚乱。

    王林虽被秦明最后那一捅破坏了即将到手的一击,但是他的脸上却浮起阵阵冷笑,在他看来,要拿下一个受伤的秦明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是他忽略了秦明的斗志和史进坚决救援的决心,用单手持棒的秦明与王林稍稍周旋,史进便已赶到,三尖两刃刀一展,顿时将王林卷入一片刀影之中。

    秦明固然是憋了一肚子火,唐斌、史进又何尝不是如此,待见到秦明被暗箭所伤,更是火上加火,手上的攻势也愈发地狂暴,王林还好些,还能招架的住,韩滔可就不行了,在唐斌越来越快的招数之下,终是慢了一拍,被唐斌抓个正着,手中长矛横着一扫,顿时将韩滔扫落下马,长矛跟着一压,抵在韩滔胸口,大吼一声,“绑了!”

    王林听到唐斌吼声的那一刻便知道不好,百忙之中往唐斌那边瞥了一眼,正巧碰到唐斌也往这边看来,王林在唐斌的眼神看到一抹冷意,心中没由来一慌,手上也跟慢了一分,史进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手中三尖两刃刀变劈为刺,中宫直进,直捣王林胸腹。

    总算王林还是有些本事,在避无可避之际居然直接朝着马背上一躺,逃过了这开膛破肚的一击,饶是如此,还是将王林吓的冷汗直冒,也不等身子坐直,半躺半趴时便是一声大叫,“撤,撤,赶紧给老子撤!”手上大斧更是在马屁股上一划,战马吃疼之下,更是如离弦之箭一般驮着王林逃离战场。

    秦明三人见王林落荒而逃,也不追赶,三人哈哈一笑,当下压着韩滔,得胜回营。

    当夜,俊辰率大队人马赶到,听秦明三人禀明白天战事,也是大喜,当即给秦明三人各记大功一件,待回梁山后再做封赏,眼下还是当以对付呼延灼兵马为重。

    相比于梁山的热闹,官军大营则是一片愁云惨雾,呼延灼见首战大败,更是折了韩滔,顿时大怒,就欲将王林治罪,亏得呼延通等人求情,这才免于治罪,许他戴罪立功。

    按照呼延灼的意思,想立刻组织兵马去梁山大营夜袭,在他看来,像梁山这等草寇哪里知道什么防范,必然一战而下,只是他才提出,就遭到营中众将的一致反对,众将皆认为大军一路辛劳,兼之新败,如果趁夜以疲劳之师袭营,怕非但不能得到因有的效果,反而可能因为疲乏乃至士气的原因,陷入危险的境地。

    呼延灼连番遭拒,面子顿时有些挂不住,冷冷哼了一声,直接拂袖而去,留些众将在原地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还是呼延绰较为圆滑,对金成英三人抱拳苦笑道:“我这个兄长就是这个臭脾气,并非是针对谁,就是往日叔父在世时,他也是说翻脸就翻脸,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金成英三人心中本有些不快,但见呼延绰已经这么说了,再有什么不快,也只能放在心里,金成英不无担心地说道:“若仅仅是脾气臭些,到也罢了,若是明日与贼寇开兵见仗,他也是这般脾气,依着王林将军所说,只怕我等想要获胜,真为不易啊!”

    “金兄只管放心,虽说呼延灼这厮平日脾气臭了些,但他打仗的本事还是能拿得出手的,不会因为今日被我等拂了面子,而肆意胡来。”呼延通在一旁接过话头,替呼延绰说了起来。

    金成英也知道呼延通为人,见他也这般说了,只能点点头,“只能如此了,希望明日莫要让我等失望才是!”

    一夜无语,翌日清晨。

    李俊辰早早便带着人马摆开了阵势,“梁山”大旗下,李俊辰手持梅花亮银枪,身后林冲、鲁智深、秦明、韦豹等数员大将一字排开,手中的刀枪在初起的晨光照耀下,交相辉映。

    呼延灼细细地看着梁山的阵容,“林冲、秦明、鲁达、韦豹……都是一些叛国逆贼!”手中双鞭一紧,就待出马。

    一旁的王林还在为昨日的事耿耿于怀,瞅着呼延灼有出马的意思,抢先一步,跨出半个马身,对呼延灼抱拳道:“呼延将军,王林昨日不慎败于贼寇之手,今日还请将军准许王林出马,斩将立功,以雪昨日之耻!”

    彭玘亦跟着上前抱拳道:“韩滔将军与末将相交莫逆,彭玘不才,今日当出阵擒的一、二贼子,以换回韩滔将军!”

    呼延灼见二人求战心切,也不愿拂了二人心愿,沉声道:“二位将军务必小心,切莫折了大军锐气!”

    二人领命,各自挺起手中兵器,跃马而出,梁山阵上见敌军阵中跑出二将,顿时一阵骚动,众将一个个地都抢着要出阵,还是俊辰一锤定音,“秦将军三人昨日辛苦,今日还是稍事休息,还请韦豹和郝思文兄弟辛苦一趟,出马迎敌。”

    韦豹得令,掣出双锏,对秦明道:“老秦,你且放心,昨日那个拿斧子的害你中了一箭,兄弟今天就把他拿回来,任你处置。”也不等秦明说话,和郝思文二人各自一催战马,直接跑出阵去,只留下秦明在那里兀自生气。

    韦豹跑出阵来,手中金锏一指王林,“那个拿斧子的,昨日靠着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有能耐的,今日不靠那暗箭,咱们只凭手上的家伙说话,你可有胆!”

    王林被韦豹一番抢白,气的三尸神暴跳,“老子放你毛的暗箭,今日谁跑谁是孙子!”大斧一扬,奔着韦豹面门就是一捅。

    韦豹自是不会被他捅到,微微侧头,左手金锏跟着向外一隔,右手金锏顺势朝着王林左臂狠狠落下。

    郝思文见韦豹已经和王林交上了手,手中枪随意一抖,对彭玘道:“现在就你我二人了,要不咱俩也玩玩?”

    彭玘为救韩滔而来,也不搭话,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一振,直接就使开了自己的绝招,烁烁刀光直接将郝思文卷入其中,直将后方观战的宣赞吓了一跳,一擎云月刀,就待出马。

    唐斌见状,奇怪道:“宣兄弟,你这是为何?难不成还想以二敌一,此非英雄好汉所为啊!”

    宣赞斜了唐斌一眼,没好气道:“郝兄弟不是那人敌手,我出马替他回来,如何叫以二敌一,坏了规矩!”

    唐斌先是一愣,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宣兄弟真是关心则乱,郝兄弟身手如何,你我皆心知肚明,眼下敌将仗着血气之勇,一时压着郝兄弟,只是时间长不了,郝兄弟不久就会开始反击,兄弟放心便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