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高唐州之战(十一)
    相比与官军大营的振奋,和前日的热闹,梁山大营无疑显得冷清了很多,群雄一个个低头坐在中军帐里,就连那往日最活跃的李逵,看到今日这气氛,也是老老实实地坐着,大气也不敢出。

    “大伙这是怎么了?”俊辰从帐外走了进来,看见帐中的群雄一个个低着头,颇为诧异地说道。

    “兄弟,你还问我们这是怎么了?”鲁智深心里藏不住事,第一个跳了出来,“如果是一对一,或者是摆开阵势了打,我们谁也不怕那呼延灼,可问题是……哎!”鲁智深一摸光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林冲亦跟着站了起来,“兄弟,我久在汴京,见识过契丹、西夏派来京师的各种骑兵,可是从未见过今日这种全身披甲,武装到了牙齿的骑兵,一排排地冲过来,就那排山倒海的气势就让人心里先怕了三分啊!”林冲现在想来,都难免有些心有余悸。

    “兄弟用的虽然不是什么强弓,但是这连珠箭乃是兄弟最拿手的本事,如今居然连马身上的皮甲都射不穿,且不是说,只有他打咱们,没有咱们打他的份嘛!”宣赞用右拳狠狠地了一下左掌,不无恨恨地说道。

    帐中群雄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言下之意无不是觉得呼延灼拿出来的这杀手锏着实可怕,不知该怎么对付。

    俊辰在帐中来回扫视了一眼,开口说道:“各位兄弟说来说去,无非是觉得呼延灼的马队难以对付,如果我说,要破此军易如反掌……”

    俊辰此言一出,莫说是鲁智深,就连最为淡定的朱武也为之色变,“咕噜”一声,林冲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涩声问道:“兄弟,你说的是真的吗?”

    俊辰傲然地点点头,“军中无戏言,二哥几时见过我说假话!”

    林冲想了想,摇头道:“这倒是从未有过,只是这事……”林冲说着,又摇起了头。

    俊辰见林冲还是不怎么相信,正待开口时,忽地门口传来项充的声音,“俊辰哥哥,杜壆兄长押着一队大车到了。”

    俊辰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好了,现在不用我再多说什么,要破呼延灼的所需的东西,杜壆兄弟已经全部运来了,众位兄弟若是还有什么疑问,随我出去一观便知。”说完,施施然走了出去。

    林冲等人眼睁睁地看着俊辰走了出去,留下一帐尚摸不着头脑的众人,鲁智深一拍光头,“不想了,反正也想不出,洒家就去看看,到底有些什么东西!”说罢,双手一背,径直走了出去,有了一个带头,剩下的人就好想找到突破口一般,三三两两地跟着走了出去。

    杜壆静静地守在车队附近,营中的士卒本想帮着卸车,皆被他用冷冰冰的眼神瞪了回去,让营中的士卒都不由开始嘀咕,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让杜壆如此紧张。

    俊辰快步跑了过来,见一大群士卒远远地围着杜壆,但却没有一人敢靠近,心中也为杜壆的尽心尽职而感动,大步走进人群,朝着杜壆就是一个熊抱,“杜兄,一路辛苦,有你在真好!”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让杜壆一张古井不波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感动,也许有人也对他这么说过,只是他能分辨出,俊辰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待俊辰松开手后,朝着俊辰一抱拳,说道:“主公,军师命在下所带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还请主公派人点验!”

    俊辰摆摆手,“不用了,我梁山兄弟都是割头换颈的生死兄弟,如何会做得假,大可不必!”

    俊辰与杜壆说话间,林冲等人也跟着俊辰到了此处,俊辰朝着众人看了一眼,指了指停放的大车,说道:“众位兄弟,你们适才不是问我,如何打破呼延灼的马队吗?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们,答案就在这大车上,众位兄弟上前一看便知!”

    林冲等人将信将疑,迟迟不愿上前动手,李逵见没人动手,嚷嚷道:“各位哥哥不动手,那么俺来吧!”说完,大袖一甩,跑到一辆大车前,朝着项充努努嘴,“兄弟,搭把手!”

    项充看了一眼众人,见没人反对,于是走到李逵身边,二人一同使力,将车上所罩帷布,露出了车上所载之物。

    “这是……”林冲等人的瞳孔不禁为之一缩,跟着便见林冲脸露欣喜地看着俊辰,没有没脑地问了一句,“兄弟,研制成功了?”

    俊辰点点头,问道:“如今,二哥还对破呼延灼马队有所怀疑吗?”

    林冲、鲁智深等人的脸上不禁浮起红云,尽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中已然没有苦恼,有的只是轻松。

    梁山既有了对付呼延灼马队的办法,那漫漫长夜对于这些好厮杀的家伙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俊辰本想连夜提审韩滔几人,只是看众将一个个都在讨论次日刚如何做,也就由得他们,待捉得呼延灼几人后,在一并处理。

    好容易熬到天亮,众将饱餐战饭,带着麾下人马走出营寨,直接与野外摆开阵势,官军的哨官见状,不敢有丝毫迟疑,连忙将此事报知呼延灼。

    呼延灼接讯,嘿嘿冷笑几声,“不知死活的草寇,看来昨日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这就赶不及的过来送死了,传令下去,全军列阵,准备迎敌!”

    呼延通赶紧劝道:“兄长,梁山草寇素来诡计多端,昨日新败于我军马队之下,今日就复来挑战,其中怕是有诈……”

    呼延通还未说完,呼延灼几人就哈哈笑了起来,“兄弟之言有理,若是贼人晚几日来,我定会考虑他是否安排诡计,如今只过一夜,如何能破得我军马队,更不消说我已将马队二十匹为一排,用铁索连之,以成连环马队,这草寇又如何得知,以我度之,这些草寇定是不甘心昨日之败,今日想来报昨日一箭之仇罢了。”呼延灼捋了捋颌下短须,语带轻蔑地说道。

    呼延通立时闹了个大红脸,讪讪退下后,细细一思,也确如呼延灼所说那般,顿时暗怪自己没有思虑周全。

    呼延灼见无人在说话,满意地点了点头,“大开营门,出阵迎敌!”

    呼延灼一声令下,整个营寨就如同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一般,迅速运作了起来,不多时,就大开营门,一队队兵马开出营寨,如同梁山一般摆开阵势。

    呼延灼立于帅旗之下,远远地看着梁山的阵势,冷笑一声,“不知死的贼寇!传令下去,连环马队,即刻出动!”

    梁山一早摆开阵势,等了好久才见官军姗姗来迟,秦明等好斗之人都将目光投向俊辰,以其自己先行出马,不想俊辰只做没看见一般,只是看着官军阵势,一言不发,让秦明等人好生没趣。

    就在几人想开口向俊辰请战时,不知谁喊了一声,“快看,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几人连忙抬眼朝前方看时,就看敌阵如同被一刀劈开的海水一般,直朝两边散开,露出中间的连环马队,直接朝着梁山这边冲了过来,两侧的十余骑张开搭箭,朝着梁山这边抛射而来,中间几骑,则是骑枪在手,恨不能将你捅个对穿。

    秦明等人见了,面上无不变色,虽然心中已然知道破解之法,但看到如此排山倒海一般压来的连环马队,身上还是忍不住冷汗直流,“此种攻势,哪里是人的血肉之躯能够抗衡!”想着想着,看向俊辰的目光中不由充满了敬畏。

    眼看着呼延灼那边已经发动,俊辰一直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对林冲说道:“我们也开始吧!”说着,直接调转马头,朝后退去。

    呼延灼看着连环马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敌阵,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自得的笑意,身旁的金成英、呼延绰等人亦是忍不住出声赞叹,让他不禁开始憧憬打破梁山以后,获得朝廷嘉赏的日子。

    只是他并没有憧憬太久,一缕急促的破空声打破了他的思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