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高唐州之战(十三)
    呼延灼呆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呼延氏几代人心血,就这么没了,不仅没了,而且几乎是一战而没,连个种都没有给他留下来。

    如果是对契丹,又或者是对西夏,拼出这样的结果,他并不觉得意外,可是眼下对的不是契丹,也不是西夏,而是梁山,一伙他眼中的草寇罢了。

    “不,我不信,这不是真的!”呼延灼双眼赤红,须发皆张,疯狂地咆哮着,“都跑什么,给我上,给我一起返身杀回去,把马队救出来!”

    眼见自己的吼声没有一丝效果,让本就怒火中烧的呼延灼怒火更甚,直接驱马上前,照着逃跑的士卒就是一鞭,直打的脑浆崩裂,横尸当场,“都给我停下,返身杀回去!”

    若是平时,也是这招还有用处,只是如今军无斗心,士气全无,又哪里还会有人听他的,瞅着自己杀一儆百也没有效果,呼延灼高举双鞭,就待大开杀戒。

    呼延灼已经失去的理智,可呼延通与呼延绰没有,二人赶紧上前抱着呼延灼的臂膀,大声叫道:“灼兄,马队没了,我们还可以再练,只要我们把命留着,回到汝宁,咱们可以再练一支连环马,到时在来找梁山贼寇报仇!”

    两人的话对呼延灼来说,就如当头棒喝一般,将他从似癫似狂中惊醒过来,看着战场上四处乱窜的己方士卒,以及呼啸而来的梁山人马,他的脸上出现一丝落寞,只是很快这丝落寞便被恨意所取代,“我们走,回汝宁!”

    “现在才想走,莫不是晚了些吧!”呼延灼话音刚落,陌生的声音便传入了他们的耳内,随之而来的便是耀眼闪烁的银光。

    “叮”,银光刚刚开始闪烁,就被人挡了下来,金成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直接接下了这一击,“你们走,趁着他们还没有全部追上来,赶紧走!”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金成英直接打断道,“若是有机会,日后记得给我报仇就是,快走!”也不管三人答应不答应,一挺手中的镔铁龙舌枪,直接朝着正面的李俊辰攻去。

    “走,我们走!”呼延灼看了一眼金成英,十分干脆的调转马头,狠狠地一鞭抽下,战马吃疼,撒开四蹄狂奔起来,呼延通二人亦是最后看了眼金成英,然后如同呼延灼一般,催开战马狂奔起来。

    单独留下殿下的金成英,已然完全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全然都是进手招数,或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也许有着那么一丝对生的渴望,但是他却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豁出命去,只怕连一个人都没法拦的下来。

    俊辰被他一番抢攻,也着实忙乱了一会,只是真论及枪法,金成英又怎么会是俊辰的对手,凭着一股血气和拼死殿后的决心形成的哀兵之势,在俊辰出神入化的枪法和高昂的士气之下,渐渐失去了作用,很快便只有苦苦支撑的份。

    虽然林冲等人已经追了上去,自己也已经对呼延灼的撤退做好了相应的安排,只是对于自己被金成英挡住这么久,心中还是有些难以释怀,眉头微微一蹙,轻喝一声,“好枪法,在接我一招看看!”

    就见俊辰急抖手中银枪,让金成英感觉自己身周好似出现八朵急速旋转的寒梅,在一瞬将全部的花瓣全部朝其射来,“这是什么招数!”金成英只觉亡魂大冒,飞快舞动手中龙舌枪,只是他起先就消耗了不少气力,适才一阵狂攻消耗亦是不小,哪里还能全部遮拦住,就听得“噗嗤”、“噗嗤”的声音,他的双臂先后中枪,龙舌枪再也拿捏不住,直接掉在了地上。

    俊辰扫了他一眼,喝道:“绑了!”自有士卒一拥上前,原本还想挣扎一二的金成英,怎奈双臂中枪乏力,只能任人捆绑。

    呼延灼座下是千里良驹,可呼延通、呼延绰二人骑的只是普通战马,速度哪里比得上踢雪乌骓,也就是呼延灼刻意放慢了速度,时间长了,也渐渐地被拉开了距离。

    呼延通到底是久厉沙场之人,败阵的经验无比丰富,知道是呼延灼在放慢速度等自己,可是身后的追兵乃是携大破连环马的胜势而来,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的。

    呼延通咬咬牙,面色一肃,终是做出了决定,朝着呼延绰叫道:“绰弟!”呼延绰转头看过来时,就见呼延通朝他郑重地一点头,他当即会意,勒停了战马,催马走到呼延通身边,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呼延灼似是有感应一般,回头高声叫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赶紧走,再不走就真没机会了!”

    呼延通苦笑一声,头也不回地吼道:“你走!我们留下断后,金将军支持不了多久,如果我们也跑,那到头来谁也跑不了,但你要记住,这个仇,将来你一定要报!”

    呼延灼虎目含泪,他也想回头,只是他也知道呼延通说的是对的,“保重啊!”狠狠地照着踢雪乌骓又是两鞭子,“要活着啊!”

    呼延通朝着身旁的呼延绰咧嘴一笑,“兄弟,连累你了!”

    呼延绰则是可有可无朝他翻了个白眼,“从小到大,有好事的时候你什么时候想到过我!”

    呼延通“哈哈”一笑,“说的也是!”跟着面色一冷,手中铁枪一举,高声呼道:“将士们,你们都是跟随我们三兄弟多年的大好男儿,如今我军兵败,贼寇就在我们身后,这般下去等着我们的只会是千古的骂名,为了身后的名声,为了自己的荣耀,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跟着我,再一次向那群贼寇,发起冲锋!”手中铁枪一平,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梁山追兵反冲过去。

    呼延绰扫视了一眼那群败退的溃兵,一言不发,绰起手中的尖刀,跟在呼延通的身后发起了冲锋,那些溃兵被呼延绰的眼神扫过,看看发起冲锋的呼延兄弟,再看看自己,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脑门,“我们不是懦夫!”一声大喊突兀地响了起来,很快喊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多的溃兵拿起自己手里的武器,跟在呼延兄弟身后,发起了他们最后一次冲锋。

    只是这临时鼓舞起的勇气,真的就能有用吗?如果有呼延通兄弟二人有霸王项羽或是李存孝之勇的话,或许还真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可惜的是他们有的却只是一股血气之勇罢了,能做到的只是稍稍迟缓梁山的追击速度罢了。

    呼延通连挑几名梁山士卒,很快就引起了注意,就在他准备一枪刺向一旁的士卒时,月牙铲从旁伸出,直接将他这一枪撩到了半空,而他身旁的呼延绰,他所能做到的则是堪堪架住秦明呼啸而来的狼牙棒。

    呼延兄弟的武艺并不差,只是他们遇到了不是自己所能对付的人,呼延通在鲁智深的神力下,仅仅是随意蹦跶了两下,就被和尚一杖拍下马去,至于呼延绰也好不到哪去,也就是秦明记得生擒的命令,否则呼延绰早就死在了他的棒下,饶是如此,他也仅仅多撑了两招而已,就被秦明一棒击毙战马,直接摔了下来。

    俊辰追了一阵,见呼延灼已经看不见背影,被勒住战马,看着身后姗姗来迟的朱武,问道:“朱兄,可有看到韦豹将军?”

    “韦将军?”朱武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要……”眼中智慧的光芒一闪,马上兴奋了起来。

    俊辰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呼延灼怕事追不上了,只是他是跑不了的,跑了那么久,要是还能从杜壆的手上逃脱,那我真就要佩服他了!”稍稍顿了顿,“既然他有人对付了,那么现在就该是拿下高唐州的时候了!”

    朱武朝着俊辰一抱拳,“谨遵哥哥将令,我这就去安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