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高唐州之战(十五)
    宋太祖赵匡胤留有祖训:外地兵马,一律不得进城,违者,以造反叛乱论处!”

    高廉作为高唐州太守,焉能不知道此条祖训,只是一来他眼馋眼前这支人马,迫切地想要将它留下,万一以后在发生什么叛乱,自己的小命也有保障,不用在巴巴地等着汴京的高俅派来援军;二来嘛,高俅在这个时代也确实可以称得上权倾朝野,除了蔡京以外,其他人是休想和他分庭抗礼的,有殿帅府太尉在上面顶着,他高廉行事自然是百无禁忌了。

    高廉这个举动在他自己看来没什么,但在韦豹看来可就是太难以置信了,一直到城门大开的那一会,他那张的老大的嘴巴还是张在那里,看着那城门的门洞直发愣,边上的郝思文看见围豹久久没有动静,催马上前几步,在他身后伸手狠狠的扭了一下。

    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直接让韦豹回到了现实中,正待朝着郝思文大发一通脾气,不想郝思文悄悄向他努努嘴,他这才幡然醒悟过来,他这还是在高唐州外,当下只能把气生生地压进肚子里,大手一挥,“全军进城!”

    只是在进城的这当口,韦豹还是忍不住轻轻向郝思文抱怨了一句,“郝兄弟,你这手也太重了吧,就不能轻一些吗?怎么跟俺婆娘似的!”

    郝思文额头上黑线直冒,什么叫跟你婆娘似的,只是此时此地他也不便发作,只能跳过这一节,轻轻道:“韦兄弟,梁山的成败可就都在你我的身上了,待进的城后……”郝思文没有明说,只是看了韦豹一眼。

    韦豹心领神会,微微点了点头,“兄弟放心,俺省的了,嘿嘿……高廉,高俅!”

    韦豹的人马离城离的并不远,不大功夫便以到了城门门洞这里,高廉见韦豹已然入城,当即乐呵呵地从城头上走了下来,打定主意一会一定要对韦豹好生笼络,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走了。

    也是高廉命中注定有这一劫,俊辰也好,朱武也好,想到了很多种如何应对盘问的办法,都觉得有被识破的可能,甚至想过,等到夜深人静之时,让时迁偷偷打开,在混进城去,只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他们看来最难的一步,竟然是不费任何吹灰之力就成功了,若是他们二人在此,只怕也只有仰头长叹的份了。

    韦豹穿过门洞的时候,正巧高廉从城头上走了下来,他看见韦豹正打马从自己眼前走过,顿时乐了,连忙朝着韦豹一招手,“呼延将军,你我还真是有缘,将军才进城,我就从城头下来,莫不是上天都在表示,将军与高某当有同地为官的福份啊!”

    高廉这话仔加上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让韦豹不自觉地一哆嗦,顿时只觉得浑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但他也只能咬着牙在那里点头,暗暗地伸手将身侧都囊中金锏抽出。

    也是凑巧薛元辉晚了一步从城楼上下来,居高临下的他正好看见了韦豹这个暗地里的动作,“要糟!这不是朝廷的援军!”薛元辉心里咯噔一下,只是这会他离得高廉有些远了,要救也不来不及,当下直接大喝一声,“你是何人!想要干什么!”

    “嘿!还算个有见识的,既然发现了,那还等什么,弟兄们,给我杀!”韦豹全然没有被拆穿的尴尬,直接把金锏抽出来,照着身边的士卒就是一锏,直接将他打成两截。

    郝思文见韦豹这就动手了,也是无语的摇摇头,按他想来最起码要等大部分人马进城了在动手,没想到这才没进来多少人马就已经交上手了,当下也只能舞起手中长枪,指挥人马抢占城中要紧地方。

    高廉到了这会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梁山诈开了城门,手足无措的他立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口中直叨叨,“这该如何是好啊!”总算薛元辉多少还有些本事,一边指挥人马迎战,一边从城楼台阶上背起高廉,直接将他背到一处暂时没有刀兵的地方。

    只是薛元辉心里也清楚,梁山兵马已经进来了,那么高唐州的陷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听着城门那里喊杀声越来越弱,城中四处也开始渐渐有了喊杀的声音,他心中更加着急,朝着高廉急切地说道:“大人,如今贼寇已然入城,若是现在再不走,少时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一听到“走不了了”,高廉“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不管他有多贪恋权位,但在内心深处,他还是非常怕死的,听薛元辉这么一说,他赶紧点头,“对,我们马上走,这就走!”

    只是他才跑出几步,就狐疑地回头看了一眼薛元辉,“薛将军,你会一直保护本府的吧!”

    薛元辉跟了高廉那么多年,哪里听不说他这话的意思,连忙跪下道:“大人,小人誓死保护大人杀出一条血路,护送大人返回汴京。”

    高廉要的就是他这句话,满意地点点头,正待再说什么的时候,就见高唐州刑狱主事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高廉面色不悦地道:“慌什么,只是贼人小股草寇罢了,翻不了天,你既然来了,就去牢中将柴进带来,本府要带着他一起上路!”

    那主事和薛元辉听的是目瞪口呆,从没听说过要逃命的时候还想着要多带个人的,很快那主事反应过来,跳脚道:“大人,您赶紧走吧,莫要再去想那柴进,适才您刚走,就有几个黑衣人闯进大牢,将那柴进给劫走了!”

    “什么!”这个消息对高廉来说,就像是溺水的人得到一根烂掉的草绳一般,本以为还能获救,但得到的却是更大的失望,气急之下,高廉哆嗦着手指指着主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薛元辉听着喊杀声越来越近,知道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大人,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急切的喊声让高廉清醒过来,转身就走,只是才跨出一步,转头看了一眼薛元辉,然后飞快地伸手从他腰间抽出到来,“噗嗤”一刀,将那名主事捅了个对穿。

    “哼!连个人都看不住,我要你何用!”高廉将手中带血的钢刀往地上一扔,看着身旁呆住的薛元辉,皱着眉头道:“怎么,还不赶紧走吗?”

    薛元辉回过神来,赶紧摇头,连忙捡起地上的钢刀,护着高廉朝最偏僻的一处小门走去。

    只是高廉的官服着实显眼,没走出多远,就被眼尖的梁山士卒看个真真的,“高廉在那边!”

    一声高亢的叫声传来,将高廉吓的一个踉跄,扭过头去一看,就看见无数手持刀枪的士卒正朝着这边杀来,高廉一把抓住薛元辉的手臂,“薛将军,这当如何是好?”

    薛元辉能有什么办法,苦笑一声,“大人,你赶紧跑吧!就让末将最后为您效一次力吧!”用力地将高廉的手拨开,掣起钢刀,大吼一声,手中钢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接捅进了高廉的腹中。

    “你……”高廉显然没有想到薛元辉敢这么敢,可腹中的剧痛又是那么真实,哆嗦着手指指着薛元辉,口中尽是血沫,已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嘿嘿……”薛元辉残忍地笑了笑,将钢刀用力一抽,高廉应声倒在血泊之中,“大人,这可怪不得我,这可是你教我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