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七十四 你打算如何安置柴大官人
    高廉死了,死在了他引以为心腹的薛元辉手上,俊辰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心中不免腹诽了两句,“这厮就这么死了,到还真的是便宜了他!”

    本来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个杀了高廉的人,可是却不想传来一个让他苦笑不得的消息,这薛元辉也着实倒霉,杀了高廉以后便想着要投诚,可是他偏偏遇上了李逵。

    原以为这李逵也是梁山的人,这薛元辉急忙拉着高廉的尸体,向李逵表示自己杀了高廉,这就要向梁山投降,换做旁人,看见他要投降,又有杀了高廉的功劳,都会将他暂时看押,交由俊辰处置。

    可是李逵这厮脑子有点一根筋,薛元辉说什么他一点没听进去,他的眼睛一直都盯在高廉的身上,不,应该是尸体上,要知道他只认识高廉的样子,而眼前这个军官尽然带着高廉,莫不是准备诈降?这个想法在他那单纯的脑子一旦生根,那就真是难以驱除了,突然暴起,手中的板斧冲着薛元辉就是一下子,没有任何防备的薛元辉来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李逵一斧劈成两截。

    对于李逵的这般举动,俊辰也只是一笑而过,说起来这薛元辉也是柴家庄被毁的帮凶,没有他的助阵,就靠殷天锡,哪里可能做到,“铁牛那厮人呢?”

    “来了,俺在这里!”说起来这人还真不经念叨,俊辰才问到他,这厮就自己钻了出来,只不过他回来的时候,身上居然还背着一个人。

    看着李逵身上背着一人,俊辰不禁有些奇怪,“铁牛,你这是跑什么地方去了,你背上背的是谁?”

    不等李逵答话,时迁“嗖”的一声出现在了俊辰身边,轻声道:“哥哥,铁牛兄弟背的就是柴大官人,时迁无能,一直到今日韦将军诈城之时,才找到机会救出大官人。”

    俊辰听的李逵背的是柴进,赶紧快步上前,和林冲一起将柴进从李逵身上扶了下来,不看还好,这扶下来一看,顿时将俊辰几人的肺都快气炸了,现在的柴进蓬头垢面,满身伤痕,若不是那张脸还能依稀看出柴进的相貌,否则谁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往日丰颜玉润的柴进!

    俊辰瞪了一眼时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迁儿,你给我一五一十全部讲来!”

    时迁见俊辰发火,也不敢有所隐瞒,赶紧把这些日子以来,高廉的所作所为全部说了一遍,只让林冲口中恨恨地念叨,“高廉,高俅,哼!”直接转身就走。

    俊辰知道林冲去干什么,莫说是林冲,就是他也恨不得去将高廉鞭尸一顿,来平息胸中的怒火,只是眼下容不得他这么做,拉过时迁吩咐了几句,时迁点头而去,俊辰低头轻轻呼道:“柴大官人,柴大官人!”

    柴进冥冥中只觉得自己好轻,就好像飘在那里一样,急地觉得似是有人在呼唤自己,强自用力地睁开眼睛,“我这是在哪?”待模模糊糊地看见俊辰的面孔,强子挣扎着抬起手来,“兄弟,你我这莫不是在梦中相见吗?”

    俊辰强忍着流泪的冲动,握着柴进的手,说道:“大官人,你且放心,你我不是在梦中,高唐州已经被我打下,我这就带你回去!”

    时迁动作很快,一架马车不大功夫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俊辰不干怠慢,赶紧将柴进抱进车中,转身对朱武道:“军师,你辛苦一趟,带着铁牛和时迁,再带五百人马,这就返回梁山,叫安道全全力救治大官人,不得有误!”

    朱武也多少知道一些柴进和梁山的渊源,自是赶紧点头,倒是李逵听见要他回山,满脸的不高兴,嘴里尚自嘟囔着什么,俊辰一眼瞟见,大声喝道;“铁牛,你在那里说些什么,大声些,让弟兄们都好好听听!”

    李逵听见俊辰这般叫他,浑身一激灵,脸上露出一丝谄媚的笑容,双手乱摆道:“没,没有,什么都没说!”一副滑稽的表情,让因为柴进的遭遇而心中悲戚的群雄,尽皆一乐,多少冲淡了心中的悲戚。

    看到李逵这副耍宝的样子,俊辰莞尔一笑,转身探头到车内,对柴进道:“大官人且先回梁山,山上自有良医为大官人调养身体,定然无碍!”

    柴进听到俊辰的声音,强自挣扎着,但他实在太虚弱了,只能躺在那里说道:“兄弟,兄弟,你不随我…我一道回去吗?”

    俊辰摇摇头,“我在这里尚有一些事情要做,少时便回,大官人放心就是!”

    柴进见他这般说了,心下稍安,但仍不忘关照一句,“且记得早些回山才是!”

    俊辰点点头,转身对朱武道:“军师,大官人就拜托了,一路上注意安全才是!”

    朱武朝着俊辰一抱拳,“哥哥放心!朱武定然不辱使命!”说罢,纵身跳到车辕上,手一招,喝道:“出发!”

    五百精兵簇拥着大车缓缓离去,李逵提着板斧,苦着脸,看着俊辰道:“哥哥,你不要铁牛了?要将铁牛撵回梁山去?”

    俊辰被他气得乐了,作势欲打,这厮见到俊辰真的动气了,赶紧将两把板斧塞到腰间,大袖一甩,掩头而跑,口子兀自嚷嚷,“哥哥莫打,铁牛回去便是!”

    和尚也好,鞭尸回来的林冲也好,看到李逵这个德行,一个个都开怀大笑起来。

    笑了一阵,俊辰转头看向众人,开口道:“传令下去,命各部仔细打扫战场,打开高唐州钱粮府库,开仓放粮,周济穷苦百姓,投降士卒仔细甄别,剔除细作,先行编入各部,待回山后再做具体安排!”

    众人齐齐抱拳,“遵命!”便各自散开,带兵行事去了。

    待众人散去后,俊辰猛然想起一事,右拳重重地一捶左掌,懊恼道:“怎地将此事给忘了!”

    林冲此时尚未走远,见俊辰这般表情,不禁感到奇怪,走上前问道:“俊辰,你这是为何?莫不是有什么疏漏不成?”

    “咳!不为旁事,只是将祸害柴大官人的行凶者殷天锡这厮给忘了,若是不将这厮抓了,如何对不住柴大官人对我梁山的百般关照!”俊辰见林冲发问,长叹一口,摇头道。

    林冲听完,先是一愣,跟着“哈哈”笑了,拍了拍俊辰的肩膀说道:“我还当是什么事,原来只是这事,你且放心,那厮没能走脱,大哥入城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这厮,只是找到这厮时,他还和大哥叫嚣要让他姐夫砍了大哥的秃头,大哥一时火起,直接一杖将他拍死了!”

    俊辰听得殷天锡已死,也是呆了一呆,很快省悟过来,口中兀自恨恨地道:“该死的东西,就这般死了,还真是便宜他了,本来还想着将他带回梁山,待柴大官人好些时,让他亲手处置!”

    听俊辰提及柴进,林冲心中一动,看着俊辰沉声道:“俊辰,我有一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俊辰听林冲说的严肃,也是有些奇怪,转头看向林冲,“二哥,你我兄弟不比旁人,没有什么是不能讲的,但说无妨!”

    林冲看着俊辰的眼睛,不喜不悲地说道:“你且告诉我,你打算如何安置柴大官人!”

    “柴大官人吗……”俊辰仰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转颜朝着林冲一笑,“二哥以为呢?”

    “……”

    “我只欠他三柱清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