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她就是李清照?
    登州在俊辰的全盘计划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一环,不仅仅是可以为梁山的远洋贸易提供天然的良港,更是在不远的未来,梁山出兵燕云时,那支奇兵的始发地。

    一直以来,俊辰都想将登州直接纳入梁山的掌控之下,只是苦于梁山除了军师许贯中之外,没有可以出任一州之首的人选,此事才一直耽搁下来。

    如今乐和来梁山求援,俊辰便再一次想起此事,觉得虽有宗泽帮衬,但是宗泽在登州也属于被打压的对象,所能提供的帮助有限,既然如此,还索性不如取了登州,将登州置于梁山的管辖之下,总比事事受人制肘来的好。

    有念及此,俊辰便找来许贯中,将此事与他细细说了一遍。许贯中听完,只觉得有些苦笑不得,感情他这位小师弟是把他当成荀彧了,凡事都让他留守后方,自己却去四处征战,虽然俊辰不曾明说,但是他却心中明白,俊辰这是在担心他的安全,毕竟论及身手,俊辰可是远胜于他。

    鉴于登州除了宗泽以外,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就是宗泽,也是梁山的自己人,两人细细商议了一番,便决定由俊辰先行带着几名头领下山救人,同时拿下登州府的控制权后,再从梁山调派人手下山,将登州实际纳入梁山管辖。

    就在两人商议下山人选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声,二人愕然,居然有人敢在这里争吵,只是当听清门外的声音后,许贯中的脸上出现在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看着俊辰的眼神放佛在说,小师弟,这个事还是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可没有办法!

    俊辰脑门上赫然出现了几根黑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轻轻叹口气,说道:“门外是何人争吵,有话且进来在说!”

    俊辰的话才说完,就听见门外想起一个傲娇的声音,“听见没,你们的哥哥发话了,下次招子放亮一些,别什么人都拦!哼!”

    俊辰脑门上的黑线更加清晰了几分,这话怎么听怎么像一个女土匪,就在他想起身出去训斥几句时,就看见一个靓丽的身影闯了进来,见了俊辰,不由分说,一把揪住俊辰说道:“李俊辰,听说有人跑来梁山救援了?老娘告诉你,这次下山,你要是敢不带老娘下山,你看老娘敢不敢要你好看!哼!”说完,直接把手一松,转身就走,只留下屋内呆若木鸡的两人。

    良久,许贯中起身拍了拍俊辰的肩膀,强忍着笑意走出屋子,只留下俊辰一人坐在屋内,待走得稍稍远些时,才放声笑了起来,屋内的俊辰听见若有若无的笑声,自嘲般地笑了笑,“这叫什么事啊!”

    宗泽自晁说之来到登州后,总算是有了一个臭味相投的朋友,只是平日里这两个老头大多都是在争吵,起初争吵时,宗方、宗老夫人、晁老夫人都会出来相劝,到得后来,索性也就由得他们去,反正这两个人属于一天不吵,就浑身都不舒服的类型。

    这日宗泽正在府内读书,正读到兴头上时,晁说之风风火火地闯进了书房,不由分说,一把抢过宗泽手上的书卷,拉着宗泽就往外走。

    宗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被他拉至院中时才反应过来,用力地甩开晁说之,喝道:“晁老头,你又在发什么神经,没看见老夫正在读书吗!”

    要是晁说之低个头,给宗泽陪个不是,这事也就过去了,可这个倔老头哪里会这么做,直接就是脖子一拧,撇着嘴硬声道:“这破书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没有看过,走走走,跟老夫去船厂看看去!”

    宗泽这个气啊,顿时将颌下胡须吹的老高,哆嗦着手指骂道:“你个老没正经的东西,那是破书吗?那是儒家历代先圣穿下来的东西,到你这张破嘴里就成垃圾了?好好好,你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如若不然,老夫我今日和你没完!”说着,四下里找了起来,看那架势,是非要找个什么趁手的家伙来和晁说之说道说道。

    晁说之鄙夷似的看了宗泽一眼,说道:“我说你看的是破书,你还不信,我且问你,你看的那书,能教你如何造船吗?能让你出海吗?能让你统领千军万马上阵杀敌吗?”

    晁说之如连珠炮一般的一串话,让宗泽一时有些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回答,看着宗泽语塞,晁说之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在他看来,能把宗泽问到这个地步,远比自己造出一艘千料海船来的畅快。

    可宗泽是什么人,原本可是日后入主中枢之人,即便是在这个时空,也是让李俊辰甘心俯首,尊称一声“宗老”的人物,又岂会被晁说之难住,只是在他想反驳几句时,一个家丁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宗泽点头会意,直接便跟着这家丁朝门口走去。

    正在那里洋洋自得,捻须微笑的晁说之见宗泽要走,顿时心里老大的不愿意,赶紧出声叫道:“宗老头,你这是要去哪里,咱们还没有把话说清楚呢!”

    宗泽回头看了他一眼,“晁老头,我有正事,你我之间的玩笑以后再说!”晁说之见宗泽一脸正色,心中也是一凛,缓缓点头,不再说话。

    宗泽随着家丁来到门房,就见门房的床上正躺着一名女子,李俊辰正陪伴在侧,宗泽上前一看,面色大变,失声道:“三瘦!”连忙用力抓住俊辰,喝道:“她这是怎么了!”

    俊辰颇觉奇怪,宗泽怎会这般失态,莫非她与这个女子认识不成,只是眼下也不便询问,开口道:“伯父勿忧,她应该只是连日奔波,颇为辛劳,再加上受了些惊吓,以小侄看来,最好请为郎中为她调理一二为好!”

    宗泽素来相信俊辰为人,适才只是情急之下的反应罢了,听的俊辰说完,自是赶紧招呼府中侍女,将她移入厢房之中,同时派遣家丁请来郎中为她把脉诊治,待听得郎中说其无碍,只需好生静养即可,方才放下心来。

    宗泽引着俊辰来到院中,自有家丁奉上香茗,俊辰眼见宗泽抚着茶碗愣神,一言不发,心中有些奇怪,轻声叫道:“伯父…伯父……”

    宗泽正在想着适才女子之事,有些走神,听得俊辰叫他,手不禁一颤,将茶水泼出少许,“何事?”

    俊辰笑了笑,心中无奈地摇摇头,伸手从宗泽手上接过茶碗置于几上,开口问道:“伯父,您还好吧,莫非身体有何不适?”

    宗泽摇摇头,叹口气说道:“我并无什么不适,只是看见三瘦,不禁想起其父,心中一时有些感叹罢了,”宗泽抬眼看向俊辰,“适才有些慌乱,倒是忘了问贤侄,你是如何和三瘦在一起的?”

    俊辰听宗泽口中几次提到“三瘦”,只觉自己似乎听到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不由反问道:“伯父,人好好一个姑娘家,您为何老是叫她三瘦,难道说她就是这个名字不成?”

    宗泽摆摆手,“诶……一个女孩怎么可能叫这个名字,说起来她还是你本家,也姓李,双名清照,其父便是礼部员外郎李格非,……”

    “什么!”俊辰长身而起,不敢置信地看向厢房的方向,“她就是李清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