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淫贼授首
    李俊辰也好,王英也好,两人谁都没有想到会在此时此地此景下遇到,彼此在叫破对方之后,王英衣不蔽体地对一旁叫道:“叔父,这人就是李俊辰,乃是宋江哥哥的死仇,若是杀了他,宋江哥哥定有重赏!”

    就在王英叫他叔父的同时,俊辰已然跃起,朝着王英就是横扫的一枪,王英这厮知道有俊辰在,他一时是别想染指那女子,赶紧朝着他叔父身后一跳,嚷道:“叔父,这小子一点也不把你放在眼中,杀了他!”

    俊辰适才一枪的目的,本就不是在于杀人,而是要将淫贼从女子身边迫开,在王英跳开后,俊辰身形一闪,迅速闪到李清照身前,微微侧首,轻声道:“姑娘,你还好吗?”

    身后顿时传来一阵窸窣声,“还好,这位壮士还请放心,且专心对付他们便是!”

    得了李清照回复的俊辰,轻轻点点头,跟着面色一冷,看着正在那里窃窃私语的王英叔侄,手中银枪一指,“王英,你这淫贼,我在清风山看在花荣面上、在江州看在晁盖面上,已经两次绕过你的性命,如今你还不思悔改,意图**良家女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我必取你性命,以告慰那些被你侮辱过的女子!”

    王英大怒,不顾自己几乎是寸缕不着,就想冲过来和俊辰拼命,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他叔父伸手拦了下来,“嘿嘿,年轻人,口气不要这么大,不要以为你能打赢王英就能万事大吉了,实话告诉你,今天老夫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待杀了你们两个,我在好好享用这个小娘子!”说罢,腾空一跃,似一只苍鹰一般扑向俊辰,手中钢刀更是直取俊辰头面。

    “姑娘,你赶紧找个地方躲一躲!”俊辰侧首说了一句,上前两步,银枪划了一道弧线,仗着枪长,直挑那人小腹。

    “好个恶毒的小畜生!”那人怒骂一声,连忙将钢刀收回,护在要害,只是在他落地的时候,仍觉得裆部一阵凉飕飕的,忙低头一看,就见自己裤子上不知何时被捅了老大一个洞,自己的小弟弟也在不停向上缩着,彷佛在说外面有多么冷一般。

    “八十老娘倒崩了孩儿,想我“飞天蜈蚣”王邪行走江湖那么多年,今日差点栽在你手上!”王邪一阵后怕,只觉得后背似是也湿了一片。

    他这一说,俊辰便想起这是何人,冷哼一声,银枪一指,“哼!我道是谁,原来是蜈蚣岭上的那个人渣,平日里没空去那里铲除你,今日遇上了,正好一并除了!”

    王邪越听越气,到最后直接大吼一声,“且看今日谁除了谁!”自一旁抢过双刀,一个交叉,脚步一错,跟着两道刀光就劈了出去,俊辰也不甘示弱,掌中银枪一紧,左右一荡,荡开王邪双刀,跟着就是一枪中宫直进,王邪也是反应迅速,双刀即时收回,架住了这一枪。

    杨再兴怀抱银枪,靠在墙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待看到王英拿起朴刀,准备上前夹攻时,开口叫道:“嘿嘿,那个张着胸毛的胖子,两个打一个算怎么回事,还是和我玩玩吧!”

    王英本来只想和王邪一起收拾了俊辰,然后带着李清照跑路,可被杨再兴这么一说,立马改变了主意,“老子先砍了你!”跑了两步,跟着跳起来当头就是一刀。

    杨再兴侧身闪开这刀,目光径直朝着王英胯下看去,颇为惊讶地叫道:“哟,没看出来,你长得那么矬,那个驴货到挺像回事,只是……”不自觉间银枪交到右手,声音跟着一冷,“只是和你这厮长的一般恶心,还是除了好!”银枪化做一道银光,直奔王英胯下。

    王英吓了一跳,他可以不要自己这张脸,但是这个东西就是他的命,那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朴刀直接一竖,挡住了杨再兴这一击,原本以为杨再兴一击不中,不会在攻击这里,不想他眉头一挑,一枪接着一枪,全是对着王英那话,把王英逼得手忙脚乱,哇哇乱叫。

    王邪虽然色心不改,身手也没降,但到底上了岁数,加之废观中也没有蜈蚣岭上的那般地利可以让他利用,原本轨迹里他就不是武松的对手,如今遇到身手不输武松的李俊辰,加之俊辰也恨极了这种淫贼,出手更是毫不留情,自然也是凶多吉少,在他凌厉的攻杀下,不到二十招,便被挑飞双刀,惨叫一声,饮恨枪下。

    王邪的惨叫声让王英心中一颤,让他心中升起一阵明悟,不由高声嘶叫道:“李俊辰,有种的就自己来和爷爷过招,叫个小毛孩子来,算怎么回事!”

    “哼!到死由不自知,小爷超度你,那是看得起你!”杨再兴闻言撇撇嘴,就待加紧手中枪。

    “好!今日我就让你这个淫厮后悔来到这个世间!再兴退开!”冷冷的声音从李俊辰的口中传出,显然已经到了必杀之心。

    杨再兴也听出俊辰的杀意,环抱银枪站到了一旁,王英转头恶狠狠地看着俊辰,握刀的双手不住地颤抖着,“就你这德行,也想和我过招,你真的以为你天神附体不成,不自量力!”

    俊辰的语气中带着无尽的蔑视,王英素来不服任何人,此刻更是被他的态度气的七窍生烟,“爷爷干你八辈祖宗!”双手奋力将刀举过头顶,踉踉跄跄冲着俊辰过来。

    “找死!”俊辰眼中寒芒一闪,银枪疾吐疾收,就听得“哐当”一声,跟着便响起一声非人般得急促尖叫,不仅将李清照、杨再兴吓了一跳,就连远远的林冲等人也听到了叫声。

    李清照心念适才救她的青年,急忙探头一看,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俏脸立刻布满红云,赶紧啐了一口,将头扭了过来,原来适才俊辰那一枪,并没有取走王英的性命,只是将他那用于作恶的驴货挑了下来,遭此重创的王英哪里还能忍得住,当即尖叫了起来。

    杨再兴先是一愣,跟着便摇头咂咂嘴,说道:“哥哥,你这般一枪,固然是保住了一众女子,可是按这厮的心性,保不准会开始祸害起男子来,依我看,不如好好炮制一番这厮,“人棍”就挺不错的!”

    俊辰朝杨再兴翻了记白眼,心下摇头,真不知他从何处学来的这些东西,倒是王英听到这话,双手捂着胯下,忍着剧痛,嚷嚷道:“李俊辰,是男人的,就给爷爷一个痛快的,别想着那些零碎的,不然爷爷就是死了,也要日日夜夜纠缠你,将那小娘子日日夜夜压在身下……”

    “扑通!”俊辰的身后突然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俊辰急忙转头看时,见是李清照倒在了地上,他赶紧上前一试,发觉还有鼻息,想来定是被王英的污言秽语气的晕了过去。

    俊辰心中恨极,当即抱起李清照,疾步朝外走去,王英那厮见俊辰要走,咧开嘴嚷道:“小白脸,你着什么急,你会不会啊,不会就回来,王爷教你!”俊辰转首看了他一眼,眼中不带一丝生气,脚下一踢,地上一柄钢刀直飞向王英。

    王英身受重伤,本就不能动弹,只顾着过嘴瘾,全然顾不到别的,直到钢刀插进他咽喉,冷风倒灌进来的那一刻,王英金鱼眼一瞪,双手下意识地摸向咽喉,只是他还没有摸到,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哼!便宜你这厮了!”杨再兴撇嘴骂了一句,转身跟着俊辰走出废观,只留下王英叔侄残缺的尸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