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孙立会宋江
    宋江到底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虽然看到手下人都是在他之后才陆陆续续赶来,但他还是搀着每个人的手嘘寒问暖,直让他们打心底感觉惭愧,觉得让宋江哥哥这般等他们是多么的不应该,更是坚定了要紧紧地跟着宋江走下去。

    可即便如此,众人在登州等了数日,还是不见王英和他那个叔父的影子,这下别说是宋江了,便是晁盖、吴用等人的脸也黑了下来。

    素来看不惯王英的卞祥,更是直接开口讽刺道:“就这厮,怕不是还在哪个窑姐的肚子上没有起来吧,叔侄两人共御一女,哈哈,说出去也是一段佳话啊!”更是挑衅似的瞟了眼燕顺。

    燕顺是个火爆脾气,心里也知道不是卞祥的对手,可王英好歹也是和他一起从清风山下来的老兄弟,再加上卞祥这般看他,让他哪里还能忍住心里的火气,用力一拍桌子,指着卞祥喝道:“你这厮给我把嘴巴放干净些,别整日里满嘴喷粪!”

    卞祥在田虎手下一向都是骂人的主,哪里有人敢骂他,眼下燕顺竟然敢拿手指他,让他立时火冒三丈,亦是一拍桌子,喝道:“你TMD再说一遍试试,看老子今天敢不敢砍了你!”

    燕顺全然没有注意到宋江脸色越来越黑,正待反唇相讥时,宋江猛地喝道:“好了!都是自家兄弟,都是为了救人而来,若是都这般,都给我滚回河北,我自己去救人!”

    两人见宋江发火,立刻从剑拔弩张的状态恢复了过来,彼此间瞪了对方一眼,悻悻笑道:“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这是在闹着玩呢!”

    宋江看了两人一眼,冷声道:“明日便动手,既然他到现在还没来,那么就不要来了!”说罢,直接拂袖而去,吴用、晁盖亦是看了两人一眼,摇着头跟着宋江离开,留下几个人在那里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登州城最清闲的地方,除了每日不务正事的知府衙门,就要数这登州的刑狱,每日里除了吃喝赌钱,就是赌输钱时,将牢中的犯人狠狠地打上一顿,来排解心中的郁闷。

    这日也不知怎么了,许是赌钱时赢大发了,狱头归福竟然买了不少酒肉来到狱中,那些狱卒见了酒肉,就如苍蝇见到臭肉一般,一个个地围了上来,恬着脸笑道:“归头,你今个是怎么了、花的血本来请弟兄们吃喝啊,若是让嫂子知道了,怕不是要搓板伺候吧!”说着,就将手伸向桌上的吃食。

    谁曾想往日里和他们称兄道弟的归福不仅竟然将眼一翻,更是拍开他们的手喝道:“去去去,谁有那个钱来请你们吃酒,且去把门给老子看好了,一会自有贵客来访,再去个人,把孙提辖给我好生请过来!”

    一众狱卒见归福这么说了,知道今日这酒是吃不成了,看着桌上的酒食,使劲吞了口口水,嘴里嘟囔着“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便一个个散开了,很快便有人按着归福的吩咐,带着孙立过来了。

    归福见着孙立,亲自动手取下孙立的手铐脚镣,满脸堆笑地说道:“孙提辖,近日来多有冒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您有这么一位大有来头地朋友,怎么不早说呢,若是早些说了,兄弟们哪会这般动静!”

    孙立心生一丝诧异,“有来头的朋友,难道是栾师弟?不可能啊……”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地说道:“归大人说笑了,孙立如今乃是阶下囚犯,提辖之事还是休要再提!”

    归福这种人也是见惯了各色人物,这话一听就知道孙立心中还是有着怨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得罪那人,脸上横肉抽动了几下,正待在说话时,就见一名狱卒行色匆匆地走了进来,见到归福就道:“老大,狱门外来了一人,说是老大的旧识,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归福看了一眼来人,转头满脸堆笑地对孙立道:“提辖先坐,我去去就来!”待孙立坐下后,他转身来到那人面前,轻喝道:“来的是什么人,你们几个没问问吗?”

    “能不问吗!可他不肯说啊,只说要找老大你啊!”那人顿时撞起来叫天屈来。

    归福见他这副模样,心中一动,“待我出去看看再说!”说罢,直接朝着狱门走去。

    孙立一个人坐在那里,心里其实也非常不是滋味,自己堂堂一个提辖,竟然也是让人说拿就拿,枉费了自己为了帮他,做了那么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只是并没有多少时间容他多想,一阵噪杂的脚步声响起,很快就看见归福一脸谄笑地迎着一个黑矮胖子走了进来,一见到孙立,归福立刻指着孙立介绍道:“哥哥,这位就是我们登州鼎鼎有名的兵马提辖,人称“病尉迟”的孙立孙提辖”,后又指着那几人对孙立介绍,“孙提辖,这位便是……”

    只是他没来得及多说几个字,就看见那黑矮胖子走上前来,笑吟吟地朝着孙立一拱手,说道:“小可宋江,见过孙提辖!”

    甫一听宋江名号,孙立面色大变,忙起身抱拳道:“可是那江湖上人称“及时雨”的宋江宋公明?”

    宋江心中颇为得意,但面上依旧笑意吟吟,点头道:“正是小可,不想提辖也听过小可的名讳!”

    孙立忙摆摆手,赶紧请宋江入座,自是少不了一番寒暄,推杯换盏,虽说是在牢中,但也算是宾主尽欢。

    待吃喝得差不多时,宋江放下手中酒杯,轻轻叹了口气,孙立见状,赶紧问道:“宋江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宋江看了眼孙立,面上带着一丝备份,说道:“宋某是在叹,似提辖这般的英雄豪杰,尽然也会被那些奸臣以那等莫须有的罪名关在牢中,这老天可曾开过眼吗?”

    孙立难得遇到一个会为自己鸣不平的人,顿时心中立刻将他引为知己,见心中的苦水一股脑地全部倒了出来,末了叹道:“想我孙立,为他干了如许多事,到头来却是落得锒铛入狱的下场,真是自作自受!”说罢,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宋江见孙立满腹怨气,面上带着不忿,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喝道:“朝廷如此晦暗不明,定是有奸邪小人从中作祟,蛊惑圣聪,宋江不才,在河北颇有些人马,愿和提辖一道,诛除这等奸邪,整肃朝纲!”说罢,眼中闪着一丝热切,直直地看着孙立。

    孙立一听,顿时愣住了,心中犹豫了起来,凭心而论,他是不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走上造反这条路的,只是当他想到自己所受的不公待遇,心中也生出一股戾气,有句话说得好,“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既生戾气,孙立哪里还顾得上那许多,迎着宋江热切而期盼的眼神,躬身拜道:“哥哥在上,请受小弟孙立一拜!”只是不知为何,孙立在说话的同时,脑中也不禁闪过一个年轻的身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