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俊辰初会李清照
    王英是个淫贼,看到女人就会流口水,宋江并非不知道他这个毛病,但他没有任何选择,一来王英是他的救命恩人,二来清风山是他的根本,是他的心腹,如今被俊辰就这么杀了,宋江不怒是不可能的,可他也深深地畏惧俊辰那可怕的武艺,以至于在登州的日子都有些魂不守舍。

    卞祥虽然看不上王英,但总算也是一个识得大体之人,也知道王英对宋江有救命之恩,看着宋江魂不守舍的样子,心中对俊辰也有些不爽,提起自己的大斧,在宋江的房外,大喝了一声,“哥哥,我这就去砍了那什么李俊辰,给王英兄弟报仇!”

    晁盖、花荣听到吼声,赶紧走出自己的房间,就看见燕顺、穆弘几人也是提着自己的家伙走到卞祥身边,“卞大个子,平日里我看你很不爽,但就冲你今天肯为兄弟报仇的心,我燕顺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以前那些事就不要放在心上!”

    卞祥咧嘴一笑,大手一招,“弟兄们,走咯!”花荣正要上前拦阻,却感觉右手被被死死抓住,心知乃是晁盖,正想问时,却见晁盖朝一旁努努嘴,花荣看时,顿时心里凉了半截,就看见宋江不知何时出了屋子,嘴角若有若无地洋溢着一丝笑意。

    “都给我站住!”不知是何人,在众人身后大吼了一声,燕顺等人听得出这不是宋江的声音,尽皆大怒,欲转过身来找此人算账,不想待他们转过身来,却看见吴用朝着宋江躬身行了一礼,“哥哥,就算要为王英兄弟报仇,也不可这般行事啊!”

    燕顺几人大怒,手中家伙一紧,就要上前找吴用理论,宋江亦扭头看着吴用,面上不阴不阳,“学究先生有何谋划,在场的都是自家兄弟,但说无妨!”

    吴用斜眼瞟到燕顺等人满脸怒容,宋江目无表情,知道这是自己跻身宋江心腹的唯一机会,清了清嗓子,说道:“哥哥,兄弟们大可不必如此,依小弟看,大可行借刀杀人之计,借朝廷之手除掉李俊辰,如此这般虽不能亲手杀之报仇,但却可坐观二虎相争,我等坐收渔利!”

    此话一出,燕顺等人自是摸不着头脑,晁盖、花荣满脸震惊,宋江却是颇感兴趣地看了看吴用,笑道:“军师有何妙计,不妨说来听听!”

    吴用听宋江这么说了,心中也是送了一口气,知道宋江接纳了自己,不露痕迹地看了孙立,轻声道:“听闻这登州太守陈明,乃是那蔡京心腹,与蔡京之子蔡攸更是相交莫逆,而那李俊辰前不久打破高唐州,已是得罪了高俅,在得罪蔡京的话,嘿嘿……”说着,以目视孙立,直瞧得孙立头皮发麻,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哥哥若是要杀那陈明,小弟愿头前领路!”

    “好!”宋江双掌一击,“提辖愿带路,真是再好不过了,众位兄弟尽皆听军师调派,定要叫你李俊辰知道我等的厉害!”

    “是!哥哥!”众人齐齐抱拳应了一声,只有花荣、晁盖暗暗叹了一声,默然无语。

    在收下孙新夫妇几人之后,俊辰便在静静等待着登州的变故,杨再兴、余化龙年轻,耐不住宗府内每日一成不变的生活,整日里直嚷嚷着要去城外耍耍,俊辰不胜其烦,便让林冲带着几人去刀鱼寨宗方处,方才让自己耳根清净起来。

    宗府虽然地方不大,但在府后依然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也是古时建筑的特色,只要有一点空间,都会建上一个花园,俊辰每日都在这里抚琴练武,虽然等宋江动手等得甚是心焦,但能这般忙中偷闲,以养心性,倒也让他颇有所得。

    也许是触景生情,又或者是心有所感,俊辰不知怎地,忽然响起了自己在后世时常会听的一首歌,不自觉中轻声吟唱了起来,“莽莽乾坤方圆几何,长传我千百年民族魂魄,旧日宫墙,寻常巷陌,是谁把英雄的故事一说再说……”

    李清照自被俊辰救回宗府以后,调养了几日,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她身体渐渐好转以后,每日闭上眼睛,都会不自觉地想起那个横枪挡在她身前的年轻身影,让她总有一种想亲近的感觉,每每思及至此,她的脸都会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暗骂一声自己这是怎么了。

    为了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她索性起身走到书桌,取过文房四宝,研磨起了墨汁,只是当她研磨好了墨汁,提起笔来,确又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心中脑中全是那个身影。

    “哎!”她幽幽叹息一声,放下手中笔,转身推开窗户,想着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能够换个心情,只是当她推开窗户以后,一阵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的歌声传入来她的耳中。

    “这是……”一种闻所未闻的曲调,一种从未听过的歌词,可是最让李清照怦然心动的,还是唱歌的声音,“不行,我要去见他一面!”心里暗暗地和自己说了一遍,李清照直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绕过一些植株和零星花丛,李清照终于在被植物包围的凉亭中,见到了一直在她梦中出现的人,尽管眼前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可正是这个背影让她久久难以忘记,甚至为之脸红心跳。

    她在那里痴痴地看着,甚至于忘记了自己来是为了干什么的,她能忘记,但俊辰不会,他的一身好武艺为他带来了良好的听觉,在李清照到来之时他便已经听到了脚步声,只是他确信在宗府内没有人会害他,来的怕也是侍女之流罢了,直到他此曲终了,方才开口,“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但奇怪的是,俊辰等了一会,也没见人说话,但自己的直觉是不会错的,心中的诧异让他转过身来,就见到身穿鹅黄色衣裙的衣裙的李清照正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美人,美景,绿荫成画,好一幅天然的美卷,俊辰不由也有些看得呆了,来到北宋这些年,他也并非没有见过美女,李师师、扈三娘、宿金娘无一不是美人胚子,只是李师师更多的是摄人心魄的美艳,扈三娘几女更多的则是英姿煞爽的能战佳人,而眼前这人和她们截然不同,是一种散发着浓浓书卷之气的淡然之美,“原来这就是李清照!”

    俊辰虽然有些看得呆了,但总算还是有了些免疫力,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让自己从唯美的画卷中醒了过来,缓缓走了过去。

    李清照见俊辰走了过来,心中直如鹿撞,“他过来了,他过来了,我该怎么办?”只是俊辰走到她身前,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李俊辰见过姑娘,不知姑娘近来可好!”

    李清照只感觉一股浓浓的男子气概迎面而来,这是她在陈文昭身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不知为何,竟然羞红了整个脸颊,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我还好,清照多谢官人的救命之恩!”说完,逃也似的飞快跑了,留下俊辰在原地,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