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毒计始现
    李清照跑的很快,几乎是一转眼就不见了身影,俊辰看着她跑远的身影,真是害怕她一不小心摔倒在地,本想伸手叫住她,却又怕因为自己反而害得她摔倒,忽而在那里呆呆地伸着手。

    宗泽这时正在府中四处寻找俊辰,远远地看见俊辰这副模样,心中也是奇怪,轻手轻脚地走进,顺着他伸手的方向看去,并未发现任何异常,“贤侄,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那个方向有什么不对吗?”

    俊辰这时方才醒悟过来,悻悻地收回手,心中暗骂自己,什么时候警觉性这般差了,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笑意,“伯父,你今日怎地有空来此,难道我们谋划的那事有结果了?”

    宗泽也并非像陈明他们认为的那样迂腐、顽固,只是他不屑与那等无知之辈啰嗦罢了,笑着点了俊辰几下,“你啊!难不成不是那事,我就不能来看看吗?”袖子一甩,佯装生气地背过身去。

    只是还没等他好好过过装腔作势的瘾,就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嚷嚷,“宗老头,你去哪了,还不赶紧给我出来!”

    听见这个声音,宗泽的额头上冒出几根黑线,愤愤转身对俊辰道:“贤侄,我告诉你,你尽快想办法把这个老头给……”

    “嘿,宗老头,你原来在这…咦!李小子,原来你也在这啊,正好,我也要好好和你说道说道!”宗泽半句没说道,就看见晁说之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看到俊辰,不由分说一把拉起就走。

    李俊辰与宗泽也是无可奈何,二人非常清楚这个老头的脾气,只能相视苦笑,任由他拉着来到正厅,“李小子,我说你是不是做甩手掌柜做的上瘾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来看看,难道说你对自己造的船一点都不关心?”

    俊辰连忙朝着晁说之行了一礼,正要说话,府外传来了嘈杂的吵闹声,声音响亮,几乎能将房顶掀翻一般,三人正奇怪间,就见宗方飞也似地从外跑了进来,口中嚷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宗泽家教甚严,见宗方半天说不到正题,用力一拍桌子,喝道:“打什么打,捡有用的说!”

    晁说之平素最喜欢和宗泽抬杠,见他这般呵斥宗方,忍不住就要出言帮腔,俊辰赶紧伸手拉了他一把,朝他摇了摇头,这才让他悻悻地打消了插画的欲望,而宗方也似乎特别怕宗泽,脖子一缩,赶紧道:“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伙人,在外面见人就杀,百姓吓得到处逃,如今这伙人奔太守府去了……”

    宗泽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俊辰更是将登州视为自己的属地,那么登州的百姓也就是他的百姓,虽然他们定下了让宋江去杀陈明,然后坐收渔利的计策,但当他们听到城中百姓因为宋江等人四处逃逸时,终究还是坐不住了,霍然而起。

    俊辰朝着晁说之施了一礼,诚恳道:“晁老,海船非但事关我梁山,更是事关我汉家文明的传承大计,俊辰不日便会派来水师人手,无论如何,还请晁老千万担待,助我一臂之力!”

    晁说之平日里虽然和宗泽不住地斗嘴,但也并非是那种不知轻重之人,眼见俊辰说的诚恳,心里已然知道事情的重要性,终是缓缓点头应承下来。

    见晁说之应承了下来,俊辰心里一轻,转头看向宗泽,恭敬道:“伯父在登州日久,素来得百姓拥戴,还烦请伯父带人在登州城内,救助安抚百姓。”

    宗泽点点头,“此事老夫自是知道,不过城内厢军不堪一战,几乎是遇贼便逃,而宋江等人皆是嗜杀之辈,若是他们害得陈明后,在城中大开杀戒,我等又该如何?”

    “他们交给我来对付!”俊辰的眼中精芒闪过,一股浓浓的杀气涌上英俊的面庞。

    “我知你有万夫不当之勇,可是须知双拳难敌四手,而且你…”宗泽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更何况宋江来的绝非一人,仅靠你一人哪里能行,不妥!”宗泽摇摇头,语气中带着不容质疑的味道。

    “无妨!”俊辰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转头看向宗方,说道:“宗方兄,劳烦你即可派人飞马前往刀鱼寨,立刻通知林冲,带杨再兴等人速速返回登州,相信有了他们,就绝对万无一失,不知伯父意下如何!”说罢,俊辰举目看向宗泽。

    宗泽微一思忖,还是点了点头,“好吧,就照你说的办吧!”

    见宗泽终是点头,俊辰和宗方二人互相点了点头,转身便往外走去,哪知俊辰才走出厅门,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羞怯怯的女声,“等一下!”

    不止俊辰,就连宗方也停下了脚步向后看去,就见李清照从厅中的屏风后面跑了出来,眼中满是担心和关切,柔声道:“官人切记要多加小心才是!”

    俊辰用力地点点头,“我会的,清照姑娘放心!”不顾宗方那充满震惊的眼神,当先出了宗府。

    宗泽见宗方愣在那里,用力咳了一声,呵斥道:“还不赶紧去!”被自己父亲这么一喝,宗方省起自己还有事情在身,亦是快步离去。

    宗泽待宗方离开,溺爱般地看了眼李清照,伸手抚须,面带微笑,与晁说之相携离开,只是很快便传回了他们爽朗的笑声,羞得李清照俏脸通红。

    宋江也好,吴用也好,也许在他们的心里并没有想过要大开杀戒,但是他们的手下却不是这样的人,尤其是定下了杀陈明,嫁祸梁山的计策之后,燕顺那些人就开始计划着要如何大杀一场。

    也是瞌睡遇到枕头,就在他们密谋之际,他们投宿的这家客栈的伙计正好来送开水,在门口听见他们说要在城中大开杀戒,自是吓得魂不附体,手中的开水壶直接一抛,扬声高叫,“不好啦,贼人进城啦,要杀人啦……”

    旁人听到这个叫声,定会想办法走了再说,但是燕顺等人不然,一个个地大笑一声,“哈哈,这真是省的弟兄们找借口了!”直接抄起各自的家伙,出了房间,见人就杀,将一家好好的客栈杀的血流成河,笼罩在一片血色之中。

    花荣、晁盖和俊辰相交日久,都为俊辰的想法所影响,在宋江手下也是走得最近的,二人自屋中出来,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待看到客栈中四处都是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当下再也忍不住,径直来找宋江,希望他可以出面阻止燕顺等人的行径。

    谁曾想,宋江面上依然带着他招牌一般的伪善笑容,“二位兄弟有所不知,既然要嫁祸那梁山,就必须要有绝对的牺牲才行,不然有怎能激起民愤和朝廷的怒火,二位只管放心,错开今日在登州,愚兄绝对不会允许这般动作!”说完,故作亲热地拍了拍他俩的肩膀,便当先走了出去,跟在他身后的吴用,经过二人时,亦是看了二人一眼,摇着头一言不发的跟着宋江出去了,留下已然愣神的二人。

    良久良久,花荣木然走出房间,朝着满地的尸体,双膝一软便跪了下来,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惨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