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杀人者,梁山也!
    不管是哪个地方或者国家的百姓,一看到有人随意杀人,第一个反应都是扔下能扔的东西,大声嚷嚷着逃命,只是这样做的结果,只能从心里激发行凶者的凶性外,更是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他们手上。

    宗泽在登州虽说是很得民心,但却不得上官的欢心,几十年来一直如此,以至于他的府邸都只能是远离登州的繁华闹区,离开太守府足有近一柱香的路程。

    宗泽唯恐俊辰在城内路途不熟,特地派了一名管家为俊辰引路,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城内的乱象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每个百姓的脸上有的只是恐惧,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向城门的方向逃跑,以至于那名管家没有引多少路,便在滚滚人流中和俊辰失散。

    幸运的是,俊辰是一名后世来人,如今也是上过战场杀过人,但对血腥味还是有一种发自本能的排斥反应,不管多么淡薄,只要有这么一丝味道,他都能够嗅见,靠着这个本事,一路寻向了太守府。

    离得太守府越近,这尸体也就越多,死了的,直接倒在血泊里一了百了,没死的,也是倒在血泊里哀嚎,他们未来的人生只能在残疾中渡过,眼前的一桩桩、一幕幕,让俊辰心中好恨,不仅是对滥杀无辜的宋江的恨,更多的则是对赵宋这种阉割百姓血性的恨,眼中闪烁的是仇恨的光芒,冲着太守府的方向,就是一声怒吼,“宋江,留下命来!”

    此时的登州太守府内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陈明知道自己不谙武事,也是贪生怕死,故而花重金从江湖上罗织了一大批亡命之徒为羽翼,护卫自己的安全,虽然卞祥有万夫不当之勇,而燕顺等人武艺也算可以,但是在这些亡命之徒不计生死的打法下,也是颇有些吃力的感觉,也是亏得他们杀进了太守府,花荣在宋江再三的恳求下,终是拿起了弓箭,也正是有了他的加入,才让他们的厮杀速度快了起来。

    “啊”“啊”,随着卞祥将最后一名亡命之徒劈成两半,燕顺一刀抹掉了陈明的师爷,偌大的太守府院子里就只剩下跌坐在地上发抖的陈明,就见他双手撑地,不住地向后爬着,口中颤抖道:“你们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轮不到他来做主,就见燕顺满脸狞笑走上几步,手中大刀高高举起,“老子过来送你上路了……”

    陈明双手抱头,喉咙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浑身一个激灵,顿时屎尿齐流,一股恶臭立马在空气散开,举刀欲劈的燕顺顿时直犯恶心,踉踉跄跄连退好几步,在边上呕吐不止,就连站的远远的宋江,也是皱着眉头,掩鼻后退。

    “大哥,后院的家眷也都叫我等杀了,收拾的金银细软都在这里,看不出这厮着实会收刮,就这怕是比我们整个揭阳镇都要多的多!”穆弘带着人从后院背着大小不一的包裹,笑着走了出来,“我草,这是什么味道?燕金毛,你搞什么鬼!”只是很快便被这味道雷到了,冲着燕顺吼了起来。

    可怜燕顺吐了了稀里哗啦,又被穆弘这么一骂,险些气得背过气去,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理亏,当下通红着眼睛,强自忍着想吐的冲动,拖着刀走到陈明身前,扭曲着脸吼道:“叫你不给老子面子!”恶狠狠地一刀劈下,陈明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砍成两截。

    将陈明砍成两截的燕顺还不解气,正准备在补上几刀以疏解胸中的郁闷,一直在后冷眼旁观的宋江说话了,“好了,燕顺兄弟,人都已经死了,就这么算了,按我之前说的,在墙上留下字来,其余兄弟赶紧收拾一下,尽快离开这里,免得被人撞上,惹来一些麻烦。”

    老大都发话了,众人心中齐齐一凛,燕顺直接上前,一刀剁下陈明大腿,在地上蘸些鲜血,就在墙上写了起来,顿时就见骨屑肉屑横飞,不大功夫,在墙上出现几个血淋淋的大字“杀人者,梁山也!”

    其余人则立刻动手开始收拾,这时候就显出人多的好处,不大功夫吴用便附到宋江耳边说道:“哥哥,该收拾的都差不多了,可以走了!”

    宋江见这会还没什么人来,心里也是颇为高兴,伸手一招,“弟兄们都辛苦了,我宋某人也不说那些客套的,待回到河北,这次所有的收获拿出五成来,分与众位兄弟,剩下五成上交晋王!”

    这些粗豪的汉子,平日里身上也没有几个钱,听得宋江说拿出五成分与他们,顿时欣喜若狂,“多谢哥哥!”只觉得浑身都有用不完的力气,手脚也加快了几分,恨不得肋生双翼,立刻飞到河北。

    穆弘和燕顺一向以宋江心腹自居,遇事当先,眼下也是走在最前,只是满心欢喜的他们全然没有想到,就在他们伸脚跨出太守府门的那一刻,李俊辰的银枪突地出现在出现在他们眼中,跟着攥住枪尾用力一拦,将二人直接逼退几步,退入府中。

    俊辰逼退二人,直接横枪与背,缓缓步入府中,语中杀机闪现,“宋江,你也休再做什么春秋大梦,今日你和你手下这些丧尽天良的畜生,一个也别想走!”

    宋江发现自己自打认识李俊辰,只要他在场,自己就讨不了好,眼下也是这般,铁青着脸没有说话,他不说话,不代表其他人也是这样,尤其是卞祥,就见他朝着地上狠狠地吐了口浓痰,斜着眼嚷道:“你TM谁啊,还别想走,今天爷爷教你个乖,别没事老是充好汉,小白脸!”

    手中开山巨斧一抡,粗如象腿的手臂上筋肉虬结,一声暴喝,朝着俊辰脑袋便落,俊辰见他来势凶猛,也不敢硬接,只能闪到一旁,卞祥也是那种得礼不让人的主,仗着自己一身水牛般的力气,巨斧在他手中就如一根稻草一般,舞得密不透风。

    “嘿,小白脸,刚才口气不是挺大吗?现在就不行了,怕不是被浑家吸干了吧!”卞祥手上不停,那张嘴也是不含糊,张口便让,让俊辰心中甚是恼怒,“莫不是真以为我怕你不成!”眼中寒芒一闪而逝,瞅准一个空子,手中银枪划出一道银芒,在卞祥新力未生之际,直接刺在他的斧面上,让他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

    “嗯?”卞祥端着斧子愣了愣,马上便恼羞成怒起来,他几时吃过这种亏,直接怒吼一声,抡斧劈了过来,孙立到了这会,心中想着该是自己露一手的时候,转身对宋江道:“哥哥,你带着兄弟先走,我上去助卞兄弟一臂之力!”也不等宋江说话,掣出钢鞭,揉身欺了上去。

    宋江这等人精,哪里会看不出孙立的想法,只是眼下小命要紧,直接招呼一声,“兄弟们速速随我离开此处,两位兄弟,我们河北再见!”说罢,一点也不客气的扭头就走,吴用等人见宋江走了,自是连忙跟了上去。

    孙立与卞祥合战俊辰,只是到了这会,他的心中还打着两面逢源的主意,猛地扫出一鞭,朝着卞祥嚷道:“卞兄,你先走,我来挡住他!”

    卞祥愣了愣,俊辰哪会放过这种机会,银枪顺着空当便奔着他的咽喉而来,全赖孙立眼疾手快,伸鞭架住这枪,“快走啊,这里我比你熟,我有办法脱身!”

    卞祥看了他们两眼,不再说话,一掣大斧扭身就走,孙立又和俊辰斗了约莫二十个回合,心里估算着卞祥应该走的远了,钢鞭猛地一收,跳出圈子,朝着俊辰抱拳道:“李兄弟,还请收手,听在下一言!”

    俊辰长枪一抖,抵在孙立胸前,“哼,伙同宋江,残杀同城百姓,你还有何话可说!”

    孙立面色不改,“请听我一言,若少时兄弟还想杀我,孙立悉凭处置!”

    俊辰想了想,长枪依然抵着他的胸口,“你说吧!”

    孙立暗暗松了口气,定了定神便述说了起来,听得俊辰面色变了变,几次三番想用力刺下去,但还是没有动手,末了长叹一声,“你走吧!希望你所言是真,否则纵是天涯海角,我也必毙你于枪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