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高俅还是那个高俅
    高唐州一战,高廉等人殒命,王天霸、呼延灼等人被被俘,这个结果对于高俅来说,无异于在他脸上狠狠地打了两个巴掌,以他的痞子心性,哪里还能咽下这口气,包括方腊、田虎在内的大大小小势力,都一致认为高俅会有很快说动宋徽宗,再度发兵攻打梁山。

    月余时间很快过去了,让所有势力跌破眼镜的是,高俅除了派人去捉拿被俘将领的家小,最终无果而返,又大发了一通脾气以外,居然就在也没有动静了,顿时让所有势力为之失声,高痞子改换心性了?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那种瑕疵必报的性子怎么可能说改就改,那他这是怎么了?所有人的脑海中都不由自主地打起了问号。

    其实这个答案非常简单,他在等人。与其说是等人,不如说是在等兵,精兵。

    从朝廷各地州府和梁山几次的交手情况来看,高俅总结出了朝廷的将领还是有点能力,但是麾下的兵卒不行,通常梁山只要强硬一些,那么无论是汴京还是各地的精兵都只会是向后转,进而发展成兵败如山倒。

    空有将而没有兵,而且梁山的将比起朝廷来丝毫不弱,这如何报仇?高俅为此事着实头痛了一阵子,到头来还是高封和孙静的话让他恍然大悟,朝中还是有着一支精兵,就是童贯的胜捷军。

    童贯这个人,高俅自认还是非常了解的,要权要名要钱,权,不容许任何插手枢密院;名,统兵打仗博朝野名望;钱,是个太监都贪财,要满足他的条件,并不是容易事,而高俅偏偏是这个朝廷里,为数不多可以完全满足他的人。

    既然要请童贯相助,高俅自是不敢有所怠慢,连忙命孙静备下一份厚礼,亲自登门拜访。

    童贯对于高俅的来访一点也不奇怪,毕竟这个朝廷的精兵也就那么一点,可以动用的更是少的可怜,而他的胜捷军就是属于可以动用的那批,两贼见面,自是少不了一番寒暄,童贯见高俅不点破,那么他自是乐的不去点破。

    高俅见童贯明知来意却不点破,心中也是有些微恼,只是他有求于人,只能按下不快,微微叹口气,说道:“我侄儿高廉,想必童太尉当有所听闻,在高唐州为官,与那梁山贼寇素无瓜葛,却不料被那些贼寇兴兵犯境,到头来为那些贼寇所害,当真可怜!”说着,眼眶微微红了红,似是有眼泪在里面打转。

    童贯听的心里直撇嘴,就你那个侄儿还可怜,坏事可没少干,面上却是义愤填膺,重重地一拍茶几,“当真是无法无天的贼人,难道真的是没有王法了吗?”

    高俅见童贯还是不肯给句痛快话,只能自己把话挑明,“先前派去征讨梁山的人马,不是投降就是被俘,无一能竟其功,思来想去,本官觉得非带带兵将领不够尽心,就是麾下兵马也不够精锐,久闻童太尉麾下胜捷军,乃是当世一等一的雄兵,还请童太尉不吝其军,出兵为小侄报此血仇!”

    高俅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童贯再也不能当做听不懂,微微沉吟了一会,直接点头道:“既然高太尉如此看得起童某,童某再推辞就是看不起太尉了,只不过我麾下的胜捷军如今都在休整,最多只能出兵五千……”

    “五千!”高俅的心里瞬间凉了半截,真的想指着童贯的鼻子骂上一通,“这五千顶个屁用!”只是他不能,若是骂了,别说五千,就是一个兵都别想有。

    童贯见高俅面色发黑,微微一笑,掐着手指算了起来,“太尉莫急,且听童某说来,胜捷军出兵五千,汴京也并非无兵无将可用,从禁军中选出五千精锐也并非什么难事,飞龙将军酆美、飞虎将军毕胜都是有万夫不当之勇,足可随军出征!”

    “即便如此,才仅仅一万人马,若要征讨那梁山,怕还是远远不够!”高俅不住地摇头,似是对此不甚满意。

    童贯见高俅确实急了,也不在卖关子,直接说了起来,“仅此一万,当然不够,此外可在命八、九座军州以及一、两位节度使,他们各出麾下最精锐的五千人马,命其兵马都监及节度使带来,共计五、六万人马,如此当可保万无一失!”

    “好!”高俅猛地一拍大腿,高声叫了起来,“只是调哪几座军州和哪处节度使人马为好,还请童太尉示之一二。”

    童贯低头沉思了一会,开口道:“可调睢州兵马都监段鹏举、郑州兵马都监陈翥、陈州兵马都监吴秉彝、唐州兵马都监韩天麟、许州兵马都监李明、邓州兵马都监王义、洳州兵马都监马万里、嵩州兵马都监周信、凌州兵马都监魏定国、单廷珪、沧州兵马都监邓宗弼、兖州兵马都监辛从宗,并上党太原节度使徐京、陇西汉阳节度使李从吉,十一处五万五千人马,连同汴京一万人马,共计六万五千大军,相信荡平那梁山,填了它那所谓的八百里水泊!”

    高俅这个殿帅府太尉完全就是徽宗送给他的,他哪里知道用兵打仗的门道,只听得童贯说的如许多战将、如许多人马,当真是心花怒放,直接一拍大腿,“得童太尉相助,高廉侄儿的仇算是有着落了,明日早朝,我便启奏圣上,保举童太尉挂帅,荡平水泊。”

    高俅报仇的目的达到了,童贯带兵打仗结交将领的目的也达到了,两人互视一眼,尽皆笑了起来。

    次日早朝间,待得三声净鞭,三呼万岁后,高俅直接出班,将梁山兴兵攻打州府,以至于各地州府多有损伤,府库钱粮更是被洗劫一空,徽宗本来就是一个喜欢享受的皇帝,听得钱粮被洗劫一空,顿时大怒,直接于御座上怒喝道:“此贼怎敢如此胆大妄为,众位卿家有何良策,只管说与朕听!”

    高俅就在等徽宗这句话,正待接口时,一旁的蔡京抢先一步出班,直接奏道:“此事决非某位将军一力可以做到,当派重臣领军,辅以大军,方可一战成功!”

    徽宗闻言,龙颜大悦,抚须微笑道:“太师之言甚和朕意,列位卿家,你们有谁愿意领军,征讨那梁山贼寇!”

    高俅本在诧异蔡京为何会出班助言,只是他转念一想,便已明白蔡京是在为子出气,待见徽宗出口相询,忙开口答道:“此事非童太尉亲自领军征讨方可!”

    蔡京这个老人精,听高俅答得如此之快,哪里会不知二人已经商量妥当,自是毫无异义,亦是附和道:“老臣附议!”

    徽宗见两位重臣都这个意思,便出言问道:“童爱卿,既然太师和高太尉都属意你领兵,不知你意下如何?”

    童贯早已准备停当,连忙奏道:“古人有云:孝当竭力,忠则尽命。臣愿效犬马之劳,以消心腹之患!”

    徽宗大悦,立即颁下圣旨,赐予金印,许他征调各处兵马,待取齐后,刻日兴兵,征讨梁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