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魏定国的狂妄
    朝廷以童贯为帅,调集各处兵马征讨梁山的消息很快就为梁山所获,军师许贯中丝毫不敢怠慢,一面与鲁智深、朱武商议如何营地,一面命马灵火速赶往登州,告知俊辰此事。

    此时的登州刚刚被梁山接手,正是借着宗泽在登州的威望,使得被宋江一伙人祸害过的登州及时稳定了下来,本来俊臣还想着和刘敏、宗泽好好商讨一番今后登州发展的方向,怎奈马灵的到来,使得他不得不返回梁山,只能将登州交与刘敏、宗泽,并辅以刘以敬、上官义二人。

    刘敏全然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当上太守的这一刻,当这一刻来临时,他激动的浑身发抖,难以自已,待稍稍平静,连同刘以敬、上官义二人,在俊辰面前郑重表示,定会和宗泽一起,繁荣登州,为梁山海军守好基地,登州在则人在,登州失则人必亡!

    俊辰对这样的说法一向就不感冒,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一个热血男儿才会有的承诺,直接和众人洒泪而别,在他们不舍的目光中,策马奔驰而去,只是谁也没有看见,在城门的背后,李清照在侍女的陪伴下,默默地注视着俊辰离去的背影,心中暗暗为他祝福。

    不得不说,北宋末年朝廷的办事效率着实低的有些吓人,在俊辰从登州返回梁山之后,童贯所调集的人马才堪堪到齐,择吉日誓师出征。

    童贯虽然把军权看的特别重,但做为临敌主帅他却非常不合格,时常在两军对垒之际,找一后方城池躲在其中,任凭麾下将士在前线拼命厮杀,也许是觉得这次只是讨伐贼寇,他丝毫不放在心上,任命凌州兵马都监魏定国、单廷珪二人为先锋,先大军两日出发,至梁山水泊边安营下寨,他自引大军两日后出发,必要剿灭梁山。

    朝廷兵马出动的消息,一点也瞒不过时迁和马灵,二人得到消息,自是第一时间传回梁山,俊辰在得知先锋乃是魏定国、单廷珪二人,便召集所有头领,商讨如何迎敌之事。

    关胜世代居于蒲东,离得凌州颇近,对于凌州的军务、将领都有一定的了解,“那魏定国人称“神火将”,擅长火攻,脾气暴躁;单廷珪人称“圣水将”,擅长水计,为人冷静,二人平常素以单廷珪的意见为主,但一临战事,却是以魏定国的意见来行事,依在下看,我们可以以魏定国为突破口,待拿下他后,在图谋单廷珪。”

    关胜说完,颇为自得地抚须微笑,不想俊辰听完,哈哈一笑,“关将军所言虽然有理,但只是对付他二人还不用如此,据我所知,这二人一向自视甚高,若是我等亲去营前搦战,以此二人的脾气,自是会立刻出马应战,只要二人出马,嘿嘿…”俊辰冷冷一笑,“那么他们也就不用回去了!”

    关胜、呼延灼等人听了这话,一个个心中都泛起一丝苦涩,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如今已是朝廷将领的通病,都是眼高于顶,丝毫不把旁人放在眼中,纵然是自己的同僚也是如此,而造成这些的原因还是因为北宋时期极度的重文抑武,让很多武将的心态发生了一定的扭曲,似乎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不同之处。

    苦涩归苦涩,仗还是要打的,俊辰既然这般说了,那么必然也是要人去做才行,关胜、呼延灼等人自恃上山晚了,而且是降将身份,比不得林冲等人,赶紧起身道:“哥哥,小弟愿领兵去打头阵!”

    关胜几人一请战,聚义厅立刻就闹腾了起来,诸如秦明等人,又怎肯落于人后,亦是纷纷起身请战,李逵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见众人请战,也是乐得不行,在后面大呼小叫,项充、李衮见李逵在这里咋呼个不停,也跟着他没头没脑地咋呼起来,急得樊瑞忙在一旁拉扯三人。

    俊辰眼见群雄纷纷请战,心中也是颇觉欣慰,至少这个时代常见的畏敌不前,遇敌不战的毛病并没有在梁山上出现,只是此刻他脸上带着的那丝笑意,让群雄的心中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魏定国这人就如同他的绰号一般,性烈如火,自接到汴京来的调集兵马的命令后,第一时间便聚集了麾下的精锐兵马,挥军赶往汴京汇聚,若是如此也就罢了,毕竟这是他的性格便是如此,单廷珪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可谁也没想到,童贯尽然会委任二人做为先锋,先于大军赶往梁山,为大军的后续到来铺平道路,搭建营寨,魏定国接令后,则是满脸欣喜,回到自家军中,对单廷珪道:“你我兄弟久居凌州,整日里除了操练兵马,就是看着曾头市的那些女真人,四处欺凌百姓,这次朝廷征讨梁山,我二人说不得要立下大功,然后请的朝廷颁下旨意,剿灭曾头市!”

    单廷珪看着一脸兴奋的搭档,心中也是颇为高兴,做为一个有强烈爱国心的将领,时常都能看见在曾头市受不了欺凌的百姓逃来凌州,心中自是恨不得灭了曾头市,怎奈没有朝廷旨意,擅自出兵的话,即便能够剿灭曾头市,到头来等着他们的也只会是行刑场上的一刀罢了,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以他们凌州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曾头市的对手。

    二人既然存了这样的心思,那行动起来的动作就快了许多,原本童贯只是要二人早两日出兵即可,但在二人的求战心切下,竟整整早了五日,就将器械粮草准备齐全,童贯对这等临战当先的将领也是喜爱异常,不仅没有出言责怪,而且直接承诺,只要能踏平梁山,那么就一定遂了二人的心愿,率大军平了曾头市。

    得了童贯承诺的二人更是干劲十足,原本每日行三、四十里便可安营歇息,如今在二人的求战心下,愣是每日行了近七十里,方才安营歇息,在如此行军速度下,五千先锋不多日便以到得郓城,郓城太守见朝廷兵马到来,自是百般讨好,请二人将兵马安置在城中,但二人略一商议,觉得此举不妥,还是按童贯吩咐,将营寨立于离梁山二十里处,便于兴兵攻打。

    二人本想着歇息两日,待第三日天色放明,便兴兵搦战攻打,却没想到才仅仅过了一夜,第二日便有人上门搦战,营门口的守门士卒不敢怠慢,连忙入营禀报二人。

    魏定国闻讯,哈哈大笑,对单廷珪道:“我二人来此,本就是为了剿灭他们而来,不想他们不知仗着地利守护巢穴,反倒上门挑衅,当真是不知何为死字,也罢,就待你我出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相比于意气奋发的魏定国,单廷珪无疑要冷静许多,“兄弟切莫小看那梁山,须知彼处也有像林冲、鲁达这般豪杰,手段武艺应当不在你我之下……”

    “诶!”魏定国满不在乎地一扬手,“那是他们没有遇到你我兄弟,才让他们有此声名,今日既遇你我,哪里还有他们的好果子吃,传令下去,大开营门,三军列阵,与那梁山贼寇见个高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