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水火二将会梁山
    到底是魏定国、单廷珪一手训练出的凌州精锐,纵然是身体的疲劳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但无论是列阵的速度还是军阵的杀气,比起大多州府的厢军来,强了何止一筹。

    即便此刻已是敌人的关胜,见到眼前的凌州精锐,也是不由自主地点头,对身旁的郝思文说道:“到底是魏定国,就凭这一手练兵之法,就已然不输给郝兄弟你了!”

    郝思文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很快又摇了摇头,说道:“凌州的兵马在我等所见过的州府厢军中,确是少有的精锐,或许以前和小弟相比,当是在伯仲之间,但是现如今嘛…”郝思文眉头一扬,“比起我梁山所练的精兵,怕是远远不如!”

    关胜愕然,不禁哑然失笑,想想也是,梁山的练兵之法,乃是结合了俊辰后世的练兵之法、张韫几十年的练兵经验,再加上先贤的练兵心得,总结所得出的一种全新的练兵之法,此法所练的精兵比起当今练兵法所练的精兵,强了何止百倍,郝思文本就精于练兵,如今遇到此等全新高效的练兵法门,眼界、能力较之原来提高了何止一筹,如何还能将寻常练出的精兵放在眼中。

    关胜想通此中关节,面带微笑不在言语,秦明见魏定国、单廷珪二人已领兵出城,驱马来到关胜身边,问道:“关胜兄弟,敌方兵马已出,是你去还是我去?”

    关胜想了想,“还是我去吧,我在蒲东时,与这二人多少有些交情,若是能说得二人归顺梁山,少得一场厮杀,也是好事!”

    秦明心中不以为然,一点也不认为二人为这般归顺,可关胜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拂了关胜的面子,点头道:“也好,兄弟多加小心,俺在后面给你掠阵!”

    关胜点点头,拍马走了出来,朝着二人遥遥一抱拳,朗声道:“二位将军,多日不曾相见,不知进来可好?”

    魏定国正和单廷珪商量,看谁先去搦战,忽见敌阵走出一将,正待喝问时,却听得敌将开口,顿时只觉声音甚是耳熟,魏定国一时想不起来,扭头看向一旁的单廷珪,“兄弟,这个声音这般耳熟,你可知这厮是何人?”

    单廷珪心思细腻,微微一笑,指着关胜道:“看这厮的装扮、兵器,应该就是蒲东关胜那厮了……”

    “什么?”魏定国一听这个名字,立马火冒三丈,也不等单廷珪说完,径直驱马上前几步,手中长刀一指关胜,怒喝道:“关胜,你这个无君无父的逆贼,朝廷哪里有半点对不起你,你竟敢背反朝廷,亏得你这厮往日总是自称自己是三国时关羽的后人,想那关云长何等忠肝义胆,怎会有你这等背主小人,若是你还有一点羞耻之心,就自己下得马来,背缚双手,待得剿灭梁山贼寇时,我自会在圣上面前为你求情,保你不死,你且想清楚了,免得你关氏门楣因你而蒙羞!”

    关胜生就红脸,如今却是更加红了,头上甚至冒出袅袅白烟,不为别的,都是被魏定国气得,总算他还有几分理智,青龙刀一指,喝道:“魏定国,关某并非怕你,但有些话还是要说个明白,如今天子昏庸,不思好生治理天下,反倒一味宠幸奸佞,好端端的天下被他弄的乌烟瘴气,四周蛮夷更是时刻想着入侵中原,我家哥哥念你二人也是良将,特让我来此劝说,他日兴兵北伐,剿灭蛮夷,你二人亦可名垂千古,若是你二人还不知进退,就伸头试试,看我这青龙刀利是不利!”

    关胜别的本事或许没继承多少,但关羽的傲气和得罪人的本事他倒是全部学到了,这话莫说是魏定国了,就是单廷珪在后面听了,也是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呸!你刀利,老子的长刀也不是吃素的!”勃然大怒的魏定国长刀一摆,用力一夹胯下战马,骤马飞骑出阵,如同南方离火临凡一般,朝关胜呼啸而来。

    关胜冷冷一哼,手中青龙刀刀面一侧,直接驱马迎了上去,直接恶斗了起来,单廷珪心知关胜武艺在己方二人之上,恐魏定国有失,连忙叫过一旁副将,嘱咐了几句,挺枪骤马杀了出来,“魏兄勿慌,单廷珪在便来了!”

    关胜心中更是恼怒,奋力一刀砍向魏定国,魏定国连忙伸刀架住,但关胜刀重,压得他是龇牙咧嘴,“上不得席面的狗肉,有本事便都来吧,且看关某能不能斩得你二人!”说罢,青龙刀一收,紧跟着刀光闪起,就待将单廷珪一并卷了进来。

    秦明在后面早就等得手痒难耐,先前关胜要去劝降,故而他也只能忍了下来,如今谈崩了开打,又见单廷珪准备来个以二打一,再看看关胜又有将两人一并收拾的打算,他哪里还能容许,大声嚷道:“关胜兄弟,且留下一个给我!”直接掣起手中狼牙棒,照着胯下战马狠狠来了一下子,战马吃疼,撒开四个蹄子朝着单廷珪冲了过去。

    关胜听见叫声,也是知道秦明手痒,青龙刀微微一敛,让过单廷珪,单单将魏定国卷入刀芒之中,单廷珪亦是远远地就瞧见了秦明,不看别的,光看那根狼牙棒,便已知来人是谁,“又是一个叛国逆贼,今日便让我来超度了你!”,用力一夹胯下马,手中长枪急抖,借着马速对着秦明分心便刺。

    秦明对来枪视而不见,狼牙棒照着单廷珪的脑门便砸了下来,单廷珪虽然对自己枪下的准头有把握,能保证一击即中,但他更知道,秦明挨一枪,未必便死,自己若是挨上一棒,那绝对是十死无生,当即收回长枪,一式“举火燎天”,迎了上去。

    “叮”的一声,单廷珪的精钢长枪顿时被秦明砸成了弓形,虽然他心中早有准备,但依旧双臂巨震,差点拿捏不住长枪,也是他性格坚韧,咬牙接了下来,秦明轻轻“咦”了一声,“不错啊,有两下子!”狼牙棒便砸为锁,妄图将他手中长枪锁走。

    单廷珪好歹也是武将,岂能这么轻易如秦明所愿,而且他敏锐地感觉到,秦明如今的力道比起先前那一击是远远不如,心中冷笑,“原来也只是个上山健,只会靠着马力来一下的家伙!”长枪一荡,荡开狼牙棒,趁着秦明回棒的机会,双手略松了松,缓了缓有些麻木的双手,跟着便展开手中的长枪,对着秦明便是一番猛攻。

    四人分成两对厮杀了起来,魏定国拼劲全力,和关胜斗了个难分难解,而秦明那里则是令人大跌眼镜,狼牙棒居然守多攻少,完全被单廷珪的长枪压在那里,若不是单廷珪也是害怕被秦明来个决死反击,怕是早已将秦明拿下。

    秦明似是也知道自己如今的局面,心里估摸着打了有二十个回合,暴喝一声,将单廷珪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反击,生生将长枪,护在胸前,哪知秦明喝完,尽然调转马头就往远处跑,顿时将单廷珪气得是好气又好笑,手中长枪朝着秦明一指,“秦明休跑,今日你纵是逃到天边,本将也要追你到天边!”跟着长枪一招,“弟兄们,随本将追敌,定要活捉秦明那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