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圣水军的覆灭
    秦明和单廷珪的战马,都是亲一色的西夏战马,无论是速度还是耐力都是一样的,秦明占了先跑的优势,使得单廷珪在后面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可也总是差不那么一线,让他是又气又恼。

    他是又气又恼,殊不知逃在秦明的心里,比他还要郁闷上几分,在秦明看来,自打那一次在高唐州接下那诈败的活下来以后,他就一直在走霉运,似乎这诈败的活从此以后就是他秦明的专利一般,每每有要诱敌诈败的,俊辰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秦明,这让生性刚猛的秦明情何以堪啊!

    又用力狠狠朝着胯下战马抽了一鞭,“这是老子最后一次干这活计,若是还有下次,叫哥哥找别人干去,老子是打死也不干了!”秦明心中愤愤不平地想道。

    单廷珪是为了自己追不上秦明而着恼,秦明则是为了诈败的事情而愤愤不平,却不知如今还有一伙人居然也在郁闷着。

    童贯兴兵六万余人攻打梁山,在兵力上梁山居于绝对的下风,纵然是士卒的战力远在朝廷之上,俊辰也决不允许自己的士卒产生无畏的损伤,基于这个原则,俊辰和许贯中、朱武等人一番商议,便决定分开水火二将,一一对付,以关胜的身份激起二人的火气,再以秦明诈败将单廷珪引至伏兵处,一举拿下单廷珪,至于魏定国,以关胜的武力而言,只要肯放下身段,耗去他的锐气,生擒活捉当不在话下。

    水泊梁山多的是水,既然有水,则必然有洼地,有洼地则定是梁山水军的天下,须知自打关胜领命攻打梁山以来,阮小七和张顺失手被擒后,梁山水军每日里除了操练还是操练,就没有遇到过出战的机会,时间短还好,这时间一长,阮氏兄弟也好,李俊、张顺也好、都难免会产生一丝怨气,直说俊辰偏心,只顾带着陆上豪杰下山,把他们这些水上英雄忘到脑后。

    他们有这般想法虽然可以理解,但确是有些冤枉了俊辰,在俊辰的心中,水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无论是眼下梁山的安全,还是日后奇袭燕云,都离不开一支强大的水军,只是要他将水军当作陆上部队使用,他是绝对不会愿意的,可一旦遇到需要水军出手的时候,他自是不会有丝毫犹豫,眼下便是这般。

    小七等水军头领郁闷了很久,本来商量好了,这次官兵来犯无论如何都要在俊辰那里讨得出战的机会,只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不用他们开口,俊辰便已经将任务交给了他们,惊的小七半天合不拢嘴,如果他有机会去后世走一圈,他一定会说,“幸福来的太快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可以出战的小七兴奋得一晚上没有睡着,哪怕是到了埋伏的地方也还是不住地四下张望,口中不住地念叨,“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呢……”

    阮小二见小七坐立不安的样子,心中是好气又好笑,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无论是武艺、统兵还是水性都在自己之上,可是这跳脱的性子却始终改不了,也许正是这样,哥哥才不敢让他统军,改由自己和李俊来统军,可即便如此,阮小二心中也丝毫没有一丝怨意,因为他知道,就算是自己做选择的话,应当也会是如此,小七如此跳脱的性子,若是统军则就是对全部兄弟的不负责任了。

    “好了,小七!坐下来休息一会,秦明将军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要过来了!”阮小二终究还是看不下去,板起脸来说了小七一句,小七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转头看见自己兄长那阴沉的面孔,立刻脖子一缩,不在言语,耷拉着脑袋坐在那里,可即便如此,他的手脚依旧动个不停,彰显着他此刻心情的焦急。

    莫说是他,就是阮小二和李俊,心情也是万分焦急,两双眼睛透过眼前密密麻麻的芦苇丛,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唯一一条路。

    秦明从战场跑了出来,一路上紧跑慢跑,简直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跑到了这里,在他看来,这单廷珪实在是太精明,太多疑了,每每追个一段就要停下来看看,搅的他秦大将军不胜其烦,也要隔三差五地停一停,用言语好生刺激一番单廷珪,这才使得单廷珪一路追了过来,饶是如此,也是将秦明累的口干舌燥,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喝上一气。

    看看眼前就差不多就该是埋伏的地方了,秦明心里送了一口气,直接调转马头,手中狼牙棒指着追来的单廷珪,沙哑的声音喝道:“单廷珪,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何苦如此追着我不放,莫不是真以为秦爷怕你不成吗?”

    单廷珪勒住战马,仰天打个哈哈,大声喝道:“秦明,似你这等武艺,也干背叛朝廷,你若是有本事从本将枪下逃脱,只管试试,若是没那份本事,那就乖乖来本将枪下受死吧!”长枪一抖,一驱胯下马,冲着秦明便奔了过去。

    “老子和你拼了!”秦明悲愤地大吼一声,手中的狼牙棒抡了抡,朝着单廷珪便打了过来,单廷珪冷冷一下,“来的好!”手中长枪不住地点出,和秦明再度战到了一起,看那架势,这次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和秦明继续完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二人动作越打越大,手中的招数也是越变越快,只是单廷珪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和秦明打着打着,竟然是越来越靠近湖滩。

    单廷珪心中没由来一紧,一种前所末有的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不好!怕不是中了这厮的计吧!”单廷珪心中暗叫道,抽个冷子往四下里一看,顿时也是抽了口凉气,四处芦苇丛生,分明是埋伏的最佳场所,先前为了立下头功,又觉得秦明功夫不如自己,便一路追了下来,如今他既已清醒过来,自是想着该如何脱身。

    只是他如今想要脱身,似乎已经晚了,也不知哪里传来一身呼哨,芦苇丛中传来一阵响动,跟着便看见三根绳套从中抛出,径直朝着单廷珪套来,单廷珪大惊,想躲开,那是不可能的,秦明的狼牙棒时刻不离他的要害,驱马避开,那更不可能,脚下的洼地满是淤泥,马蹄陷了进去,哪里这么轻易就能拔得出来!

    “收!”随着一身大喝,三根绳套无一例外地套中了单廷珪的双臂和颈项,硬生生地将他从马上拉了下来,他还想挣扎着爬起来,但是小七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一个闪身从埋伏地冲了出来,一个泰山压顶,死死地压在他的背上。

    “秦明哥哥,辛苦了!”小七手上一边捆绑单廷珪,一边没忘了和秦明打声招呼。

    “好了好了,这些就算了,”秦明随意摆摆手,“后面的士卒就快到了,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放心吧,秦明哥哥,”小七朝着两边努努嘴,单廷珪听见两人这般说,心里更是凉了半截,“原来他们的目标不光是我,还有我麾下的精锐,可笑我单廷珪,枉自熟读兵书,到头来……”

    单廷珪越想心里越是悲哀,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扯起脖子叫了一声,“都回去啊,别过来啊!”

    他是好心,希望麾下的将士能活着,可他忘了,他在“圣水军”将士心中是什么地位,听到他的声音更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放箭!”眼见敌军进入埋伏圈,李俊和阮小二哪里还会客气,直接一声大呼,顿时数不清的箭支从芦苇丛中飞出,一波一波洒向奔来的凌州兵马,直将射得惨叫连连,人仰马翻。

    单廷珪在小七的身下看得的目眦俱裂,“住手啊!我叫你们住手啊!”可是他自己也知道这是战场,没有会因为他的叫声而停下来,他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痛苦地说了句,“我们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