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初败征讨军
    栾廷玉在阵前大战辛从宗,打得是火星四溅,栾廷玉自上梁山来,甚少立得战功,对于可以出战的机会极为重视,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术,一阵阵狂澜般的攻势压向辛从宗;而身为兖州兵马都监的辛从宗,虽然桀骜不驯,对自己的身手极度自信,但是平素却甚少有出手的机会,此次跟随童贯征讨梁山,也是他为数不多可以出战的机会,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手中的蛇矛更是舞的飞快,就如同卷起一阵阵狂飙一般。

    不管是临阵观战的童贯还是官军众将,还是在营盘寨楼上观战的俊辰等人,无不被如此激战所震惊,纷纷拿之与自己的武艺相印证,均觉得受益非浅。

    “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在听到辛从宗和邓宗弼二人的名字后,为何会有所失态了”,林冲看着场中两人以死相拼的恶斗,突然对一旁的俊辰说了这么一句话。

    “哦?”俊辰转过头来,笑着看了林冲一眼,“二哥如今觉得这辛从宗的武艺能看入眼了?”

    “嗯!”林冲点点头,伸手指着场中恶斗的二人,“栾教师的武艺,在我梁山也是顶尖高手的行列,就是我要与之交手,若要想胜,也非要两百招开外,那辛从宗往日名声不显,尽能与栾教师拼至如此程度,足以堪称劲敌,此人如此,相信那邓宗弼也定然不会差到哪去!”

    “邓宗弼吗?”俊辰颇为玩味地说了句,扭头看向一边,“这人如何,恐怕只有武松兄弟最有发言权了,你说是也不是,武松兄弟!”

    武松听见唤他的声音,闭上眼略想了想,语带缅怀地说道:“邓宗弼这人昔日和我在十字坡交过手,虽然是在马下,但是他的身手着实高的惊人,若非取巧,我怕自己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武松看向俊辰,目光中带着恳切,“只是这邓宗弼也是光明磊落之人,明知小弟有伤在身,只是侥幸胜了一招,也依然放过了小弟,小弟恳求哥哥,待胜得朝廷大军后,可以饶过这邓宗弼性命!”

    俊辰点点头,“此事没有问题,不止是他,此番来的朝廷将领,若是有可能都当以生擒为上,不过如今…”俊辰说到一半,扭头看向交战场,对林冲等人道:“二哥,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该下去活动活动了呢?”

    林冲闻言,故意伸了个懒腰,说道:“休息了这么久,也该下去活动活动了,弟兄们,你们说是也不是!只是…”林冲转过头来,看了俊辰一眼,“俊辰你就不用去了,此战交给我等就是了,你好歹也是一寨之主,哪能老是去和人拼命不是!”

    林冲话音刚落,边上附和的声音立刻此起彼伏,“就是,哥哥你在上面看着就是!”

    “放心吧哥哥,我们保准把童贯给你收拾了!”

    “就这么些家伙,哪里还需要哥哥你亲自出马!”

    你一言我一语的,让俊辰不知该说什么,众人见俊辰无语,彼此间悄悄使个眼色,一窝蜂地拥了下去,“这些家伙…”俊辰只觉得心里一阵阵暖流流过,眼眶似是有着一些热热的感觉。

    不得不说,俊辰对战场上的童贯,了解还是比较到位的,林冲等人才披挂整齐,驱马跑出营门,官兵阵上就跑出了两骑,直取正在鏖战的栾廷玉。

    秦明向来觉得就是应该自己以一敌众,哪里能见的旁人以多打少,如今见了,自是义愤填膺,暴喝一声,“哪里来的鸟人,竟敢以众欺寡,莫不是觉得我梁山好欺不成!”当下一驱战马,就待出阵。

    只是他没想到,一向打头阵的他竟然会被人抢了先,就看见边上一骑飞奔而出,瞧那方向,分明是本着手持双剑的邓宗弼,秦明忙瞪大了眼睛看去,待看清那人时,放生大叫,“孙大个子,你太不讲究了,留一个,千万记得留一个给我!”赶紧一催座下战马,跟在孙安身后,飞骑追了上去。

    于是乎,孙安拦下了邓宗弼,二人均是使双剑的高手,顿时就见四条手臂,四把宝剑,在半空中往来交错,一上来就是各展绝技,打了个旗鼓相当,秦明落后一步,没有了选择余地,只能将满腔怒火发泄在了马万里的身上。

    看着没头没脑打来的狼牙棒,马万里暗暗啐了一口,“草,真当老子是弱鸡不成,今天就让老子好好露上一手!”大吼一声,手中大刀自下而上,硬碰硬地和秦明怼了起来。

    辛从宗和栾廷玉两人打了近百招,心中也是知道凭着正常的手段,想要拿下眼前这人怕是不可能了,便想着以暗器取胜,于是手中蛇矛奋力引开栾廷玉的铁锤,调转马头便跑,“今天算你狠,有本事就莫来追!”一边喊,一边暗暗将藏在囊中的小标枪取了出来。

    栾廷玉见了这一幕,心中真是好气又好笑,这分明是他最擅长的做法,辛从宗在他眼前这般玩一遍,岂不是拿他当傻子嘛!心中既是明了他的做法,一夹座下的战马便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嚷道:“这便跑算什么好汉,有种的就和爷爷在打上三百回合!”一面又伸手至囊中,将流星锤取在手中。

    辛从宗见栾廷玉追来,心中暗喜,默默数了几个数字,猛地一拉马头,将手中标枪狠狠地扔向了栾廷玉,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所面对的也是一个玩暗器的高手,就在辛从宗拉住马头的一刻,亦将手中的流星锤抛了出去,两般暗器在空中碰了个正着,双双落地,二人见状,也为之一怔。

    “果然是贼寇,尽然暗器伤人!”辛从宗大骂一声,复挺矛杀了上来,“草,就你也配说我!”栾廷玉跟着大骂一声,抡起铁锤再次迎了上去,二人此刻都知对方擅长暗器,也均不在抱着这个想法,全靠自身武艺战了起来,凶险程度比之先前,超过了不知多少倍。

    就在二人激战正酣时,边上忽地传来一声惨叫,跟着传来的便是秦明的惊天暴喝,“似这等草包,也敢为兵马都监,童贯老贼,且与我拿命来!”马蹄声随着话音,直指童贯军阵。

    在后方的林冲见了,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长枪一招,“破敌就在今日,三军听我命令,冲啊!”直接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童贯见折了马万里,梁山借势发起冲锋,冷笑道:“莫不是以为我折了个将军,就会容许你等贼寇这般放肆不成!”直接招呼身旁众将,各自指挥麾下军马,准备迎敌。

    却不料他正做着迎敌准备,身后便传来了隆隆马蹄声,跟着便见士卒慌慌张张跑了过来,“不好啦,梁山贼寇从背后杀过来了!”

    “什么!”童贯听了这话,失声大叫了起来,“似此这般,该当如何是好?”

    酆美见童贯已然惊慌失措,心里就已明了,今日之败已成定局,“太尉,我军已失锐气,贼寇士气正旺,我军当先避之,待来日再战!末将率人留下断后!”

    “对对对,赶紧撤!”童贯听了酆美的话,赶忙点头,调转马头便向没有兵马的地方跑去,主帅一跑,剩下的那些将领和士卒哪里还有战心,亦是跟着童贯身后撤退,唯独酆美带着中军五千人马迎了上去。

    也是酆美武艺高强,中军兵马强悍,硬生生地挡住了梁山兵马半柱香的时间,终究还是因为寡不敌众,除了酆美仗着身手杀出一条血路,其余兵马尽皆覆没。

    梁山人马在林冲等人的率领下,一路追杀出了三十多里,方才收兵回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