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闻焕章出山
    徐京、李从吉二人取的官道,在他们看来,如今这世道不太平,若是取小道,固然是近些,但难免有人劫道,就算二人不惧,但是打打杀杀下来,总是难免耽搁时间,官道虽是远些,但胜得太平,这一路行来,果真如预料那般,不多日便已到的安仁村村口。

    二人到得村口时,已是晌午时分,这一路赶来,难免腹中有些饥饿,就这么跑去闻焕章家,虽说他不会说什么,也会尽心款待二人,但二人如今好歹也是节度使,也是要脸面的人,哪能如年轻时那会行事,故二人轻声嘀咕一阵,决定在村口的酒店吃饱喝足之后再去闻府。

    村口的酒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只是这生意却未免惨淡了些,二人进的店来,随意点了些吃食,便在那里边吃边聊起来。

    李从吉脾气怪异,徐京可以说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此刻虽说已到安仁村,但心中仍是七上八下,“老徐,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握请的那闻焕章回去?”

    “把握?”徐京愕然,面上泛着一丝苦涩,“哪里来的把握啊,似他这般高人,不知往日里有多少达官贵人来请,都是无功而返,我来请他,无非是长着往日有着一些交情,尽力一试罢了!”

    “唉!”李从吉重重地一顿酒碗,“早知道这个鸟朝廷是这般德行,当年就不该受他招安,做个山大王,多逍遥自在,不用老来还要受这般鸟气!”

    “好了,此话以后休要再说!”徐京四下里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后,正色道,“要知道隔墙有耳,朝廷对你我本就不放心,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岂不是还要牵连王兄他们!”

    “……”李从吉一时语塞,默默地拿起酒碗一饮而尽,随即长身而起,“走吧,该去看看你的那位老朋友了!”

    徐京点点头,自怀中取出些许碎银,随手置于桌上,便于李从吉并肩而出。

    这二人在酒店中议论着闻焕章,殊不知在闻焕章家中,闻焕章与一个年轻人也正在议论着童贯征讨梁山这一役。

    年轻人自棋篓中捻出一粒黑子,置于盘上,“先生,依你来看,此次朝廷这般大张旗鼓地征讨梁山,事情究竟能不能成?”

    “呵呵…”对面那中年文士微微一笑,还了一手后,摇头道,“这次出兵,与其说是朝廷,不如说是蔡、高两家怂恿而成,以童贯的心性,若是带着他全部的胜捷军前往,或许还能与李俊辰一战,但是如今嘛……”

    “哦?这么说来先生似乎还是看好梁山咯?”年轻人顿时来了兴趣,“可是学生听说,在那征讨军中,可是有着先生昔日好友徐京徐节度,若是他有难,先生会相助哪边呢?”说这,脸上狭促地一笑。

    闻焕章一愣,手上捏着的棋子也随之掉在了棋盘上,他洒然一笑,“今天不下了”,直接一推棋枰,长身而起,楞楞地看着门外,“均则,你说你入我门下已经有多少年了?”

    年轻人立刻起身,恭恭敬敬地回道:“学生自六岁那年拜入先生门下,至今已经十五年了!”

    “十五年吗?不知不觉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吗?”闻焕章悠悠叹了口气,“想当年我也只是如你一般大小,现今确是已经老了啊!”

    年轻人正想回话,这是闻府中唯一的管家走了进来,朝着二人恭声道:“老爷,屈公子,门外来了两位军爷,说是老爷的旧识,特地来此求见老爷!”

    闻焕章看了屈均则一眼,见他眼中满是笑意,自嘲似的笑了笑,“这个徐京,看来还真是在打老夫的主意,也罢,让他进来吧!”

    不大功夫,一阵豪爽的大笑声便传了进来,闻焕章刚想去门口迎接,只是很快他的脸色便黑了下来,额头上隐隐有黑线冒出。

    能让养气功夫到家的闻焕章如此失态,只是因为徐京在大笑时,叫了一声“小蚊子”,不仅让闻焕章失态,就连屈均则也是呆若木鸡,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先生。

    闻焕章到底是闻焕章,就见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顿时便平复了自己被撩起的怒火,看着徐京道:“四眼蛇,你如今已经贵为节度使了,怎么还有空跑来我这穷乡僻壤的!”

    徐京摆摆手,打量了一番屈均则,“没事,只是路过此地,来此看看老友罢了,怎么,这就是你的弟子?看起来可真不像你啊!”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闻焕章朝他一翻白眼,“既然没事,现在人也看过了,那么你也可以走了,这位将军,对不住了,今日闻某身体不适,请恕寒舍不便招待!”说罢,直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徐京被闻焕章这动作弄的一点脾气也没有,直接噎在那里看着闻焕章,良久方才叹了一声,双手一摊,“好吧,自认识你来,就没在你手上讨得便宜过,老夫来此,乃是有事找你!”

    闻焕章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让徐京恨得牙痒痒,但是自己有求于他,只能暗暗地咽下这口气。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闻焕章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徐京,正色道。

    徐京轻轻点头,“你应该多少听说来一些,朝廷派出大军征讨梁山的事情吧!”待见闻焕章点头后,徐京便继续说了起来,将魏、单二将兵败以及童贯大军初战败阵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闻焕章听完,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半晌才摇头道:“徐老头,不是我说你,你真的觉得,我去了就能改变战局吗?”

    徐京心中微微一凉,诧异地说道:“难道说,连你都不能摆出无法让贼寇攻破的阵法吗?”

    “天下间哪有不破的阵法了,闻焕章白了徐京一眼,“既然有阵,那就有破阵之法,谁敢保证天下有不破之阵……”

    “先生,我们一直研究的……”屈均则突然插了一句,只是还没说完,便被闻焕章挥手打断。

    “不行,那个阵法绝对不行,你不是不知道,这个阵法乃是人间凶阵,怎么可以让它重现人间!”闻焕章想也没想,便出言拒绝道。

    “可是先生,既然不能让它重现人间,那我们一直研究它,又是为了什么呢?”屈均则非常罕见地出言反驳了起来。

    “我们研究它,是为了将来它再度出现人世时,可以有克制之法,避免昔日的惨剧再度发生,难道说你想昔日生灵涂炭之事再度重现吗!”闻焕章一拍桌上,大声斥道。

    “先生,你不是一直对那李俊辰都抱有好感,认为他是可以救得天下之人,那为何不用此阵来检验一番,看他是不是具备这个能力,更何况即便让我们来布阵,我们也不可能如百年前那般,将此阵完全重现出来!”屈均则见闻焕章情绪激动,便不在正面硬怼,换个角度说了起来。

    “这……”闻焕章被屈均则说中心中想法,不由颓然地坐了下来,良久看了屈均则一眼,“你真的想要这么做吗?”

    屈均则恭敬地朝着闻焕章一拜,“弟子已然决定!”

    “好吧!”闻焕章缓缓地点点头,“若是此阵被破,你又将何去何从?”

    “入梁山,一生辅佐李俊辰,助他成就万世不拔之业!”屈均则斩钉截铁地说道。

    徐京在一旁听得都听糊涂了,“你们这是在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怎么你还要去助梁山?”狐疑地看了闻焕章一眼,想从他脸上看出答案。

    闻焕章微微一笑,似是恢复了原本的儒雅,“助梁山吗?至少眼下还不可能,除非他能破的我布下的大阵才行!”

    徐京先是一喜,随即心中一紧,“闻先生,那你打算布什么阵图,不会故意放水吧!”

    “哈哈…”闻焕章哈哈一笑,傲然道,“放水?那岂是我所为,我等要布的就是百年前名噪一时的天门阵!”

    “天门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