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闻焕章的军令状
    徐京也好,李从吉也好,对于天门阵的了解都只是一知半解,只在民间闲话中听闻它威力无穷罢了,但实际如何,他们确无从而知,如今的他们,只是沉浸在闻焕章愿意出山的喜悦中。

    既然闻焕章答应了,二人自是不敢有所怠慢,紧赶慢赶地要闻焕章师徒赶紧上路,闻焕章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在他看来,至少要给他们一些收拾东西的时间,哪有才答应就要上路的道理,只是他心中也明白童贯的小人心性,也就遂了二人愿,带着屈均则登上了前往军前的马车。

    童贯听得闻焕章到来,心中兴起一种莫名的得意,“你们都做不到的事,结果还是我童贯做到了,让你们这些人看不起我,待我平定了梁山,带着这闻焕章回汴京,看你们还能怎地!”一想到蔡京、高俅等人可能会出现的铁青面孔,童贯脸上也是闪过一阵得意。

    做为一个长期混迹于军中的人物,童贯似乎更懂得如何和人去打交道,待得闻焕章到时,他居然不顾自己太尉的身份,竟是直接上前搀起闻焕章,亲自引着他们师徒二人来到中军帐。

    虽然这个动作并不起眼,古时许多名臣、名帅都曾这般做过,但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许多人偏偏就吃这一套,闻焕章和屈均则若不是熟知童贯是何等人,怕在童贯此举下,入得童贯幕中。

    接风宴的规模在平素看来并不起眼,但在军中却显得是那么的突出,足以彰显童贯对闻焕章师徒的重视,待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童贯终是按耐不住,急切地说道:“我大军征讨那梁山,现今略有挫折,我今欲布下阵图,与贼寇在决高下,久闻先生身怀兵家韬略,故还请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童贯这等人物摆出如此姿态,闻焕章心中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在来时,他师徒二人心中已然存下了,要和梁山较量一番的心思,微一沉吟,开口道:“不知太尉对百年前宋辽之战的天门阵可有所了解?”

    “天门阵!”帐中众将闻言,无不巨震,做为军中将领的他们,就算在孤陋寡闻,但对于百年前压得宋军束手无策的天门阵还是听说过的,酆美更是失声道,“难不成如今这世上还有人能重现此阵不成?”

    相比于酆美的失态,童贯则是欣喜若狂,“如此说来,先生能在此地重新摆下天门阵?若是如此,此战则我军必胜!哈哈……”童贯说着,得意的笑了起来。

    闻焕章与屈均则闻言,互相看了看,脸上均露出一丝苦笑,“这天门阵磅礴无比,主阵副阵共一百零八之数,在下穷二十余年之功,与小徒日夜钻研,至今也只是略得皮毛而已。”

    “先生怕是过谦了,”童贯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若是天门阵简单,百年前何至于压得我泱泱大宋喘不过气来,只是先生能否重现此阵,还请告知童某!”

    “重现天门阵怕是不太可能!”闻焕章微闭双眸,摸了摸颌下长须,全然不顾童贯渐渐变色的面孔,坚定地说道,“但是……”

    “但是什么?”童贯的语气已然带着几分不悦,听得徐京也不由为自己老友捏了一把汗。

    “但是,在下穷二十余年之功,从天门阵中悟得另一阵法,依在下看,此阵若是得其人,其威能绝不输于天门阵主阵!”闻焕章双眸一睁,眸中精芒一闪而过。

    “嘶…”童贯也不禁为闻焕章突然冒出的气势一摄,但很快便回复了过来,强自按耐心中的一丝喜悦,“真的可以媲美当年的天门阵?”

    “确然如此!只是……”闻焕章似是有所顾虑,话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

    “先生有什么话,只管说来便是,莫不是觉得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童贯渐渐不耐起来,语中也渐渐没有了起初的敬重。

    “我要十员大将,以及至少五万兵马,以及至少三个月的时间…”闻焕章面不改色,直视童贯。

    “哈哈…”童贯想过很多说法,但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顿时被气的乐了,“先生没有和我开玩笑吧,十员大将,五万兵马,你怎么不说让本太尉将帅印一并交与你!”

    闻焕章心中一叹,但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若是太尉大人不信,闻某与小徒愿立下军令状!”

    “闻兄,万万…”徐京闻言,面色大变,赶紧出声劝阻。

    “啪”,童贯用力地一拍桌子,嚷道:“好,既然先生都这般说了,童某人若还是有什么怀疑,那未免就有些小人,”转首看向帐中所有将领,“自即日起,军中大小将领皆听从闻先生指挥,若是敢有不从者,军法从事,定斩不饶!”

    众将心中一凛,齐齐起身道:“谨遵太尉意旨!见过闻先生!”

    童贯对众将有这样的态度似是廷满意,朝着闻焕章诡异地一笑,“不过,闻先生,三个月的时间未免有些太长了,这样吧!”童贯伸出一根手指,“一个月,本太尉只给你一个月,这一个月要什么给你什么,若是过了一个月,嘿嘿……”童贯奸笑两声,意味深长地看了闻焕章师徒一眼,不再说话。

    闻焕章怔怔地看着童贯,伸手一把拉住欲要理论的屈均则,悠悠叹了口气,“好吧,那就一个月吧!”

    闻焕章如此人物到的童贯军营,自是瞒不住梁山无处不在的情报网,俊辰接讯后,立即召集众将商议此事。

    在听得“天门阵”的名号后,杨志第一个站了起来,情绪激动地高叫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世上怎么还会有天门阵的阵图?”

    林冲等人连忙安抚杨志,让他坐下再说,杨志依言坐下,待得稍稍平复后,对着众人道:“百年前宋辽一战,我杨家先祖大破天门阵,此阵的创始人颜容连同阵图皆在破阵一役中湮灭,这在杨家族谱中有明确记载,做不得假,而且从未听说过颜容还有什么传人存在于世,既无传人,又哪来什么天门阵现世,还请主公明鉴!”

    “杨兄弟所言,我自是相信”,俊辰笑着点了点头,起身来到杨志身前,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是天门阵也好,不是天门阵也罢,昔日杨家诸位先豪能破得,难道我如今梁山那么多位兄弟就破不得吗?”

    杨志猛地站了起来,失声道:“破天门阵,这……”很快又无力地坐了下来,摇头道:“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人间第一凶阵的天门阵啊,昔日杨家先豪也是准备了近一年,牺牲无数,才能破得此阵,如今我们哪有这么多时间准备!”

    众将听了杨志的话,也不禁神色黯然,一个个皱起了眉头。

    “哈哈…”一个突兀的笑声传来,让众人心中顿时恼怒起来,尽皆向着笑声来处看去,才发现赫然是俊辰。

    “兄弟,你这是……”见是俊辰发笑,林冲按下心中不快,出言问道。

    “杨将军有句话说得很对,我也不信这个世上有人能够重现天门阵,但如果是一些副阵的话,我相信还是有可能的……俊辰扬声说道。

    “可天门阵的副阵也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杨志皱着的眉头未见消解,反而更深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大家可能忘了一件事”,俊辰亦是诡异的一笑,“以那童贯的为人,怎么会给人那么长的时间来准备,仓促上阵,又岂能如昔日那般,有如臂助!”

    “这……”杨志若有所悟地低下头来。

    俊辰转首看向林冲,“二哥今夜可有雅兴,陪小弟前往一观这闻焕章所布之阵!”

    “哈哈”,林冲爽朗一笑,“兄弟既有此兴,我自当奉陪到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