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九十六 夜探敌阵
    “呼…”时迁扶着腰,喘着粗气,“哥哥,我说你们来看就来看吧,干嘛非要到树上去看呢?”

    俊辰转头看了一眼时迁,调笑道:“迁儿,你往日里不总是说自己轻功天下无双无对吗,怎么才走了这些路,在带着我和林冲兄长上树,就累成这德行,怕不是有了相好的吧!”

    时迁难得地脸一红,只是天色太暗无法看清,嘴里含糊地嘟囔着,便低着头不在言语。

    俊辰和林冲此来的目的本就不是调笑他,见他不说话了,便凝神定志,朝着下面看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让他和林冲的面色瞬间凝重了起来,就见官兵营中灯火通明,营中空出老大的地方,布下一个极为庞大的阵势,阵分五层,五色旌旗展动,似将五层隔离,却又似连绵相生,阵门似处处都有,却又似处处都无,隐隐现现,让人无奈难以琢磨,阵中更升起阵阵杀气,让人仅仅观之,就已为之胆寒。

    俊辰看了一阵,沉着脸问道:“迁儿,你说那闻焕章带着一个徒弟来此,叫屈均则,可有什么不对?”

    时迁正在后面闭目养神,听得俊辰问他,有些奇怪地回答道:“确是叫这个名字,难道哥哥认识此人不成?”

    俊辰摇摇头,但是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看来这屈均则就是屈原公了,想不到他竟是闻焕章的弟子,这么说起来眼下这阵法他日后所布的五方阵,能从民间流传的天门阵残图或是传说中,领悟出如此阵法,这对师徒看来本事着实不小,这一战取胜无虞,只是怕不会太过容易。”

    林冲仔细打量了一番阵势,沉着脸对俊辰道:“此阵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是这么远远一观,怕是得不到什么结果,若是有机会,最好还是抵进观察,或是派人潜进去为好!”

    俊辰知道林冲这是老成之言,当下点点头,朝着时迁努努嘴,时迁脸色立时垮了下来,哭丧着脸道:“哥哥,你就不能找点容易的事让我做做,如今这敌军大营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你叫我如何潜进去啊!”

    “迁儿切莫躲懒!”俊辰心中暗暗发笑,但面上仍是一本正经的板着脸,“你也知道敌军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若是没有一等一的轻功和隐匿功夫,如何潜的进去,这天下能在如此严密防守的军营中来去自如的,除了你迁儿,我实在还有第二个人,此战若是能败得童贯,迁儿你当为第一功!”

    时迁听了俊辰所说,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热血都在为之沸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着俊辰重重地一抱拳,“时迁今生得遇哥哥,乃是时迁最大的运气,哥哥放心、但叫时迁有一口气在,定为哥哥探明此阵!”

    俊辰伸手在时迁的拳上拍了拍,“去吧,切记你是我的兄弟,莫要强为不可为之事,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

    时迁点点头,身形一闪,已然不见了踪影,林冲看着山下灯火通明的敌营,不无担心地道:“俊辰,时迁此去,想要探查清楚,怕是没有这么容易吧!”

    “二哥放心就是,时迁是天生探查消息的高手,若是他不行,相信天下也没有人能行了,”说着,若有若无地看了林冲一眼,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虽然他的出生不好,也素为人看不起,纵是梁山上也大有人在,但有句话说得好,英雄莫问出处,早晚有一天,他的大名也会响彻天下,就如同兄长一般。”

    林冲笑了笑,“走吧,该回去了,你看人的眼光我还是相信的!”

    二人回到营中,这才发现许贯忠以及众将竟无一人就寝,全在中军帐中等候二人归来,见二人平安回来,忙一拥上前,见二人没有缺少什么,这才放下心来。

    许贯忠直到众人散去,这才开口相询观阵的情况,俊辰也将自己所见一五一十地告知了众人知道,听得众人也是一个个皱起了眉头。

    朱武对各种阵法都有所涉猎,听得俊辰说完,皱着眉头说道:“听哥哥这般形容,此阵颇有一些五行轮转,脉脉相生,生生不息之味,若真是如此,想要攻打此阵,第一个需要注意的,就是要五行相克,第二就是要分开置之,绝不能让它有五行相生的机会……”

    杨再兴是个跳脱单性子,早些听闻天门阵的事,就认为此事非要他们叔侄出马不可,可是没想到俊辰探阵回来,杨志却在那里埋头苦思,一点没有说话的意思,被朱武抢先发话、不由急了,趁没人注意,悄悄附到杨志耳边,“志叔,您老好歹说句话啊,这总不能什么话都不说吧!”

    杨志正在那里将俊辰所说和自己记忆中的天门阵相印证,只觉得按俊辰说的那般,虽有天门阵的影子,但却截然不是天门阵,正在苦思该如何寻找破阵之机,不想被杨再兴一打岔,将思路全然打乱,当下没有好气地说道:“说话,你叫我说什么,按主公说的那般,虽似天门阵,但却绝不是天门阵,似此阵法,若是按天门阵破法去做,只怕还会深陷阵中而不自拔,自寻死路罢了!”

    杨再兴听了,自是冒了一身冷汗,缩了缩脑袋,坐了下来,倒是许贯中听了杨志的话,追问道:“杨兄弟确定此阵不是昔日天门阵的主阵或是副阵?”

    “确然不是!”杨志重重地点点头,“杨志敢以性命担保,此阵绝非昔日天门阵所属阵法,但究竟是何阵,仅凭主公所说这些,杨志也无法断言,只是有一点,杨志赞成朱武兄弟所说,此阵定然含有五行相生相克!”

    许贯中赞许地点了点头,正待说话时,孙安忽然开口道:“若真是如朱军师和杨兄弟所言这般,若要攻打此阵,营中的将领似乎还有所不足,是不是派人回山一趟,请鲁提辖带人下山相助!”

    “确是如此!”许贯中丝毫没有不悦,扭头看向俊辰,见他也是点头不已,当下道:“杨再兴,你火速回山,面见鲁大师,请他即刻带领杜壆、关胜、郝思文、宣赞、欧鹏、酆泰、卫鹤几名头领下山,不得有误!”

    杨再兴听见点他名字,本来还正高兴,以为有厮杀的活计,不想却是让他回山搬兵,顿时老大的不乐意,嘟着个嘴,“好事老想不到我,这搬兵的事怎地老想到我……”

    杨志就在他身前,听到他这般嘟囔,气的不打一出来,要知道杨志治军以严谨着称,最见不得有人不听命令,见的杨再兴如此,转过身来,抬手便与打他,杨再兴见杨志要打他,连忙往前一窜,叫道:“杨再兴接令,叔叔莫打!”说完,调头就往营外跑去。

    众人见杨再兴这落跑的样子,也一扫先前的紧张,尽皆哈哈笑了起来,杨志也是拿杨再兴一点办法没有,只得不住地摇头。

    林冲跟着众人笑了笑,转头看向俊辰,问道:“如今时迁已去打探,敌营练阵也需要时间,那我等如今又该如何是好?”

    俊辰扫视了一眼帐中众人,见众人面上均露出想知道的表情,缓缓开口道:“练兵,休整,还有就是等待敌营的战书!”

    “战书?”

    “不错”,俊辰点点头,“以童贯为人,得了这么一个堪称杀器的阵法,如果不拿来好好炫耀,利用一番,那么他就不是童贯了!”

    林冲等人听了,都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