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来自朝廷的战书
    在前往梁山大营的路上,李从吉不止一次地回头看着自家大营,心里也不止一次的咒骂着童贯的无耻,可是童贯是主帅,又是太尉,要弄死他一个个小小的李从吉,简直比吃饭喝水还要简单,他李从吉又有什么办法,只能乖乖地去梁山大营下战书。

    而事实上,童贯此举,一点也没有出乎李俊辰与许贯忠的意料,原先手上没有资本,童贯没有办法,如今手上有了资本,童贯自然便会想着如何才能讨回先前在梁山身上失掉的面子,他思来想去,何不向梁山下封战书,以堂堂之师压得梁山服软,这才能显得出他童太尉与众不同,既能立于朝堂,又能挥斥方遒,于是乎,便有了李从吉一事。

    李从吉一路上磨磨蹭蹭,李俊辰自是不会知道,他所知道的只是童贯的秉性,在他看来,人来也好,不来也好,只要自身的实力够强,一切都不是问题,可能唯一的差别就是,能从来人口中得知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东西罢了。

    梁山的大营中,李俊辰正和许贯忠等人就眼前有的情报商量着下一步的打算,心直口快的“金剑先生”李助直接说道:“时迁的轻功固然高明,但是以他那躲躲闪闪的本事,还不如我老道单人独剑杀进去,直接将那两人绑来就是,何必还要那么麻烦!”

    俊辰心中为之愕然,摇头道:“此举不妥,我相信李兄有视千军万马为无物的能力,可是敌军长弓硬弩,万一伤到什么地方,岂不是让俊辰抱恨终生嘛,此举万万不妥!”

    李助被俊辰轻轻一捧,只觉得心中颇为受用,也不在坚持自己的看法,坐在那里摇头捻须,显得颇为自在。

    俊辰等人正商议着,“报!”一声急促的长音从帐外传来,“哥哥,营外来一个老将,说是奉那童贯之名命,前来下书!”

    “哈哈,终于来了,也不枉我等等了这些日子!”俊辰等人相视一笑,“速速有请!”

    不大功夫,就有士卒带着一员老将走了进来,那老将进的帐来,稍稍打量了一番帐中诸人,直接朝着帅位上的俊辰一抱拳,说道:“阁下想必就是那水泊梁山的魁首李俊辰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在下李从吉,奉当朝枢密使童贯童太尉之命,特来下书!”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交与一旁亲兵。

    李俊辰接过书信,并没有急于打开,反而将其置于案上,饶有意味地看着李从吉,看的李从吉心里直发毛,不悦道:“李头领是不是尽快回书一封,好交与在下带回,这般盯着在下,确算是何事?”

    俊辰爽朗一笑,直接起身走了下来,朝着李从吉躬身一拜,“李老将军风采照人,俊辰一时失神,还请老将军见谅,只是才来就走,世人岂非都会说我梁山不懂待客之道,所以老将军无论如何也要吃上几杯水酒再走!”也不等李从吉答话,直接扬声道,“速速准备酒菜,我等要好生款待李老将军。”

    梁山大营的运转速度很快,没有多大功夫,一席香气四溢的酒菜便已上齐,李从吉连反应的功夫都没有,就被俊辰等人按在了客位上,待得他回过劲来,也只能摇头接受现实。

    不得不说,从古至今,酒桌上永远都是谈事情最好的地方,原本还分属敌对阵营的两方,几碗酒下去,立刻酒就活络了许多。

    “好酒”,李从吉又是一饮而尽,将酒碗往桌上一顿,用力地一拍俊辰,嚷道:“老夫自打跟着童贯出征以来,就属今天喝的最高兴,整日里都是小杯小杯的,那哪是男人喝的东西,也就是童贯那个没卵子的东西喝的…”

    俊辰等人当真是面面相觑,这李从吉还真是什么都敢说,李从吉似是也觉得说错话了,毫不在意地大手一挥,“老夫又没有说错,那鸟人本来就是……”

    俊辰赶紧操起酒坛,给李从吉满上一碗,“老将军,既是觉得过瘾,那咱们就休论旁的,今日喝个尽兴才是正事!”

    李从吉看了一眼俊辰,面上一笑,“你个小娃娃…好,咱们不谈旁的,且只管喝酒!”跟着又是一饮而尽。

    “不过,喝酒归喝酒,你要是想灌醉老夫,然后再从老夫这里套出什么话来,那怕是别想了”,李从吉面色一正,沉声说了一句。

    俊辰为之一愕,跟着便大笑起来,就连同坐的许贯忠、林冲等人也无不是面带笑意,李从吉有些不明白了,“娃娃,你这是笑什么,莫不是还真想从老李这套点什么?”

    俊辰收住笑声,又为李从吉倒上一碗,扬声道:“大丈夫立于世间,岂会行这等小人之事,胜则胜,败则败,若要靠此方能胜,俊辰还谈什么未来,还靠什么去匡复故土!”

    林冲也在一旁接言道:“李老将军放心就是,我梁山不是田虎、宋江这等小人,行事但求光明磊落,今日设宴,只为将军为我汉家御敌戍边,保得百姓安居乐业,一叙我等的敬仰之心,别无他意!”

    李从吉愣住了,他想过很多理由,却全然没有想到过这个理由,心中一时百转千结,幽幽吐了口气,苦笑道:“想不到老夫在朝廷那里等不到信任,结果反倒在自己的后辈那里得到安慰!”默默端起酒碗一口饮尽,李从吉看向俊辰,沉默了片刻,终是说道:“娃娃,你有心了,老夫承你这份情,但是来日上了战场,老夫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俊辰看着这个满头白发的老将军,心中不知怎地一酸,正想不顾一切劝他留下,忽地想到似他这般人物把气节看的比什么都重,强行留他反会让他心中生有龌龊,强自展颜一笑,“上的战场,死伤各安天命,热血男儿又岂能靠人手下留情!”

    “好!”李从吉重重一拍桌子,朝着众人一抱拳,“那老夫这便告辞,你我一月之后,战场上再论高下!”说罢,也不看众人一眼,大步朝着帐外走去。

    只是走到帐门口的时候,李从吉不知怎地,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怔怔地看着俊辰,“娃娃,老夫最后还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老将军但说无妨!”

    李从吉点点头,想了想,开口道:“朝廷终究是正统,占山为王也终不是长远之计,若是朝廷有招安的想法,娃娃你还是应当要好好想想才是!”

    俊辰面带笑意,朝着李从吉一抱拳,“多谢老将军好意提醒,只是我梁山兄弟大多都是为朝中奸臣不容之人,所以……

    李从吉听了,苦笑地摇摇头,“是老夫多言了,”朝着众人一抱拳,“后面有期!”

    李从吉走的很快,一会便不见了身影,待完全看不清后,许贯忠说道:“这童贯营中,真是人有百心,真不知他是如何觉得他的这支人马可以打赢我梁山。”

    俊辰冷冷一笑,“因为他是枢密院的童太尉,如果他都不能,那么还有谁可以?”

    “说的也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