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章 五方阵之战?始
    破阵之日已到,梁山人马业也是早早的调拨完成,天色刚刚放明便已是列阵完毕,静等官军的到来。

    也许是知道一会到来的厮杀将会是空前的惨烈,往日里最是骚动不安的李逵也是手持板斧,静静地站了那里,并没有过的多久,远远地就可以看见地平线上出现黑压压的一片人影,正在朝着这边压来。

    原本只是在图上或是远远地才能看见一丝的阵法,如今已是完完全全地摆在了梁山众将地眼前,就见阵前三队人马,分左中右三路,来回循环,后面便是大队人马,刀盾兵,长枪兵,弓弩手层层叠叠,数之不尽,旗门之下立着两员大将,当真威风凛凛。

    李俊辰等人看了一会,心中便已然有数,心中暗自庆幸,亏的有时迁不计生死的探查,有杨志这等将门之后的分析,再加上许贯忠、朱武的定计与补全,使得胜负的天平在开战之前,已然倾斜于梁山。

    俊辰正待下达攻击的命令,就听得前方的项充、李衮同时喝道:“来者何人?”

    “在下闻焕章,携小徒屈均则在此,还请“小孟尝”李俊辰不吝一见!”儒雅的声音传来,让俊辰的心中不禁一动。

    “二哥,随我前去见一见这位名动汴京之人,如何?”俊辰笑着看向林冲,林冲自无不可,就见身前士卒自觉地让开路来,二人直接驱马来到阵前。

    闻焕章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二人,做为精通星象之人,自是从星象中看出了不少东西,如今在亲眼看了一番俊辰,心中更是确定了自己的判断,朝着二人遥遥一抱拳,“山野村民闻焕章,见过“小孟尝”!”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闻焕章已经先行见礼,俊辰自是不能喊打喊杀,亦是还了一礼,“久仰闻先生大名,久慕思见,只是一直未得空时,今日得见,足慰平生,只是先生乃世外高人,为何偏偏要来趟这趟浑水呢?”

    闻焕章面上无奈地一笑,正要说话时,就听得边上的屈均则接口道:“天下路自有天下人走之,难不成我师徒二人要去哪里,还要向李大头领告知不成!”

    李俊辰看了他一眼,心道这个脾气果然和后来杨幺手下的屈原公一般,有才但是不喜欢听逆耳之话,也不理他,只是将目光投向闻焕章,闻焕章心中也是暗暗埋怨屈均则,但面上却不能多说什么,对着遥遥一拱手,“小徒少不更事,还请李头领多多见谅,今日此来,只是受友人所托,特在此地设下五方阵……”

    “果然是五方阵……”俊辰闻言,细细地又打量了一番这师徒二人。

    “……还请“小孟尝”不吝赐教!”闻焕章说完,捻须微笑,微闭的双目直直地看着俊辰,看他如何说法。

    不想俊辰却只是看着二人,久久没有说话,屈均则被俊辰的目光看的,心里老大的不愿意,终是忍不住出言斥道:“李俊辰,你这厮好生无礼,我家师长好言问你,你却不理不睬,莫不是不敢来会这五方阵,若是如此,尽早投降便是,届时我师……”

    林冲听了这话,哪怕是再好的涵养也是不禁有些火起,正想上前教训这口臭的小子,不想俊辰横伸一手,将他拦下,说道:“适才俊辰偶有所思,还请闻先生见谅,但令徒所言,还恕俊辰不能从命,二位还是请回吧,我们走下见真章!”说罢,一牵战马,扭头就走,林冲见俊辰走了,怜悯般地看了一眼屈均则,跟在俊辰身后往自家阵势走去。

    屈均则被林冲临走前的一瞥激的大怒,正要不顾一切地追上去,闻焕章叫住了他,他转过头来,眼中满是不服和愤怒,闻焕章自是看了出来,淡淡地说道:“若是这一仗胜了,那么他们自然任你揉捏,但……”闻焕章没有说下去,可屈均则已然明白,眼中闪动着愤怒的火花,“李俊辰,我一定会用这五方阵,让你知道我屈均则不是好惹的!”

    俊辰自是不会知道他想什么,也不会想知道他在想什么,既然说了手下见真章,那么自是收起了心中所有的轻视之心,带着林冲返回自己阵地,手中银枪朝前一指,喝道:“弟兄们,敌军就在眼前,拿起手中的武器,与我一起,打破这五方阵!”

    “喝!”“驾!”“杀!”随着俊辰一声令下,梁山大军顿时行动了起来,全部人马按着先前的分配,径直朝着自己攻打的目标分散开去。

    “无耻!”屈均则听见身后的喊杀声,顿时破口大骂,闻焕章则不然,心中暗暗赞道,“果然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既有文人的风骨,亦有大丈夫的果断,不愧是知机子的弟子!”转头朝着屈均则喝道:“莫要再抱怨了,你我速速返回中央主阵,万万不能被梁山趁势攻到主阵!”

    屈均则赶紧点头,手中马鞭没有没脑地朝着胯下战马抽去,战马吃疼,自是陀着二人飞驰而去,将梁山人马远远抛开。

    秦明性如烈火,遇战当先,自是不会甘于人后,在他看来,人的一生能遇到几次如此大战,如今既然遇上了,不好好打个过瘾,哪里能对得住自己,暴喝一声,不管前方是何等枪林还是箭雨,手中狼牙棒舞得密不透风,更是带起股股劲风,将枪林和箭雨尽皆搅的粉碎,连人代马撞进阵去。

    “挡我者死!”既然入得阵来,秦明哪里还会客气,手中狼牙棒大开大合,在阵中掀起阵阵血雨,把守此阵的兵马都是来自郑州和陈州,眼见自己日夜相处的弟兄,一个个地在秦明的棒下,脑浆崩裂而亡,顿时激起了他们同仇敌忾之心,奋不顾死地朝着秦明冲来,回归中央主阵的屈均则见秦明在阵中大杀四方,手中红旗一指,顿时主阵的弓弩手的如蝗箭矢朝着秦明飞去。

    可是,战争永远不是一个人的,俊辰明知秦明性如烈火,遇战当先,又哪里不会给他配好副手,袁朗等人虽是慢了秦明一步,但终究慢的不是很多,很快便赶了上来。

    眼瞅主阵箭矢袭来,袁朗一声大喝,“盾阵上前,枪车迎敌!”顿时反客为主,反在敌阵中以盾阵为中心,步步开花,屈均则指挥手下放了几轮箭矢,又闻的其余三阵杀声四起,顿时将注意力移了过去,不在只是关注火阵,缺少了主阵箭矢的支援,火阵的伤亡顿时大了起来。

    阵中主将陈翥、吴秉彝见状,心中自知这般下去不是办法,一人绰刀,一人使矛,奔着袁朗杀来。

    秦明杀兵卒只觉得好不过瘾,见二将杀向袁朗,大喝一声,“无耻之徒,安敢如此!”狼牙棒乱舞,径直杀出一条血路,奔着陈翥就是一棒,陈翥没有办法,只能回身横刀招架,而吴秉彝根本连袁朗的边都没有沾到,就被一柄呼啸而来的宣花斧挡住了去路。

    陈翥虽然贵为兵马都监,可是往日里却是疏忽于自身的武力锻炼,哪里又会是秦明这等猛将的对手,相持不过五、六个回合,就累的气喘吁吁,正想拨马而走,借着阵法之力对抗秦明,怎奈秦明杀得兴起,见他有要逃走的迹象,哪里肯放,直接暴喝一声,狼牙棒如泰山压顶一般,奔陈翥而去,陈翥慌乱之际,已是忘了招架,被秦明一棒正中天灵盖,当场气绝身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