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零二章 金阵的神迹
    铺天盖地的火箭被射至半空,再从半空极速落下,射在金阵士卒的盾阵之上,“叮叮当当”地直作响。

    全身躲在盾牌后面的士卒听着这个声音,就好像听着什么音乐一般,半眯着眼睛,有些甚至还议论了起来,“我说,这些贼寇是不是傻啊,明明看到这里全是盾牌,还在那里放箭,难道他们还以为这里有缝隙留给他们不成?”

    “谁知道呢,难保他们觉得自己都是神箭手,有百步穿杨的功夫呢!”

    “切,就他们?还神箭手,他们要是神箭手,老子还是战神呢!”

    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好不热闹,但是渐渐地,他们便觉得不对劲了,似乎越来越热了,“你们有没有觉得好热啊!”

    “这是在打仗,哪里能不出汗啊!”

    “可是咱们就是举着盾牌,没干别的,哪能热成这样,难道……”一个士卒似乎想到些什么,伸手往前摸去。

    “哇,好烫……”触手可及处,原本应该是一片冰凉的盾牌,如今却是烫的惊人,措不及防之下,他只觉得连手指都没了,一把松开了拿在手中的盾牌。

    一块盾牌的缺失不算什么,但是盾阵中不乏和此人一般的士卒,顿时一个整齐的阵势出现了好几处的缺失,附着在盾牌上的火焰,立刻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在所有士卒的认知中,铜铁所制的盾牌是不可能着火的,如今却有熊熊的火焰在盾牌上燃烧,这一颠覆他们认知的事实出现,瞬间击溃了所有人的理智。

    “不好啦,老天爷发怒了,赶紧跑吧!”

    “天哪,这是天罚啊,这梁山不能打啊!”

    “快跑啊,在留下来怕是死了要下地狱的吧!”

    凡此种种,真是数不胜数,原本在后面静等己方标枪阵大展神威的辛从宗,见到眼前这一幕,差点从马上掉了下来。

    幸亏一旁的亲兵眼疾手快,伸手将他扶住,眼见辛从宗一脸的不敢置信,几名亲兵连声道:“将军,这梁山的火箭射在盾牌上,能把盾牌烧起来,怕不是真的有什么神灵庇佑,降下神罚吧,依我看,咱们赶紧撤吧!”

    “撤?”辛从宗听见这个字,浑身一个激灵,扭头看向那名亲兵,“是你叫我撤吗?”

    看着辛从宗通红的双眼,听着宛如地狱中传出的声音,那名亲兵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扭头就跑,可是他才转身,就觉的胸口一疼,低头看时就见一支长矛从胸前冒出,跟着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辛从宗既杀的这名亲兵,收回长矛高声叫道:“都不要乱,这定然是梁山草寇的诡计,众将士都拿起手中的武器与我一起杀回去!”

    但是杜壆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虽然盾牌起火,让他的心中也是引以为神迹,但是在他看来,这神迹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长矛一指,“弟兄们,上天为我等降下这等神迹,苍天佑我梁山,冲啊!”长矛一舞,一马当先地冲进了乱做一团的金阵。

    天降神迹、天佑梁山这种话放到现代,只怕就是打个哈哈就过去的事情,但放在那个时代,给梁山士卒带来的,就是绝对的士气上的提升,一个个举起手中的武器,高呼着“天佑梁山”的口号,跟在杜壆身后杀了进去。

    辛从宗到底也是个猛将,眼见梁山人马已经杀了进来,自己这边还是乱成一团,纵有抵抗也是自行抱团的零星抵抗,而中央主阵的支援,在梁山四面强力攻击下,也是杯水车薪,狠狠心咬咬牙,遥遥冲着周信吼道:“周都监,事急矣,你我当拼死一战,以报君恩!”

    周信半天没有回话,只是朝着辛从宗用力地一点头。

    得到回复的辛从宗再无顾虑,手中的长矛如同雨点般刺出,梁山这边无论是士卒还是头目,在他矛下都无一合之人,哪怕是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痕也是别想,直到一根横空出世的长矛荡开了他长矛。

    “恩?”辛从宗虽说杀红了眼,但他并非是杀戮机器,见的自己的长矛被人荡开,自是会抬眼去看,“杜壆,竟然是你?”

    “不错,是我!”杜壆缓缓地点点头,环眼四下看了看,“辛兄,投降吧,你们没有机会了!”

    “投降?”辛从宗先是一怔,跟着狂笑起来,手中长矛“咻”地一声指着杜壆,硬声道:“杜壆,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可曾见过我辛从宗向人摇尾乞怜过!”

    杜壆缓缓地摇了摇头,辛从宗更是喝道:“既然没有,那你为何还要开此口,难不成你认为今日胜券在握不成,实话告诉你,我与周……”辛从宗边说边扫了一眼周信,正看见他被酆泰起手一锏扫下马去,生死未知。

    “就算今日只剩辛某一人,也是断然不会降道,杜壆你还是收起口舌,放马过来一战!”眼见周信落马,心知今日之事已难善了,辛从宗索性放下了一切,直接出言要与杜壆一战。

    杜壆苦笑地摇摇头,知道辛从宗脑子里那根倔筋又犯了,当下也不在说话,一夹胯下战马,手中矛一抖,划出一道诡异地弧线,三点寒芒分取辛从宗咽喉、前胸、小腹。

    “来的好!”辛从宗面临生死关头,心中摈弃了所有杂念,长矛一挑,将杜壆化解于无形,跟着大喝一声,将长矛做大刀使,朝着杜壆当头便劈,杜壆自是不会如他意,双手持矛,奋力向上一挑,就见火花四溅,两支矛尽皆飞向半空。

    二人各自拉砖马头,彼此间恨恨地看了一眼,各自大吼一声,纵马舞矛,战在了一处。

    孙安的人马是最后一个到达位置的,原因无他,水阵位于北面,相对于其他几阵,孙安要赶的路也是最多的,只是当他率兵赶到时,就看见邓宗弼紧闭双目,怀抱双臂,一人一马静静站在阵门出。

    听得急促的马蹄声,邓宗弼睁开双目,沉声道:“你来了!”

    孙安自是知道他说的是谁,一驱战马,缓步走了出来,说道:“我来了,你就是这水阵的主将吗?”

    邓宗弼先是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瓮声道:“不错,我便是这闻焕章制定的水阵守将,但是……”他用大拇指向后指了指,“如今这水阵我交给段鹏举了,因此也算不上这水阵主将!”

    “既然不愿意做这主将,索性这便走吧!哥哥那里……”孙安想了想,沉声道,只是话没说完,便听见邓宗弼大喝一声。

    “且住!”邓宗弼毫不客气地打断孙安的话,反手从背上掣出双剑,指向孙安,“不用废话了,来吧!当年师傅说能将本门武艺发扬光大的一定是你、那么就让我来见识一番,这些年来你都会了些什么!”

    “什么!孙安哥哥和他是师兄弟?”邓宗弼这番话出口,史进等人顿时惊的目瞪口呆,莫说是他们,就连阵中的段鹏举亦是一般,孙安面露难色,涩声道:“师兄,一定要如此吗?”

    “定要如此!”邓宗弼神色坚定,定要与孙安分个高下。

    “唉…好吧!”孙安无奈,亦从背后取下双剑,对史进等人道:“史进兄弟,这邓宗弼交给我,这水阵就交给你们了!”

    史进四人知他意思,朝他点点头,手中三尖两刃刀一指,“全军听我号令,目标水阵,上!”

    史进四人带着大队人马从邓宗弼身边掠过,他也是将目光紧紧地放在孙安身上,没有一丝放松,听得身后交战声起,喝道:“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绝招!”双剑一分,直取孙安。

    “如你所愿!”孙安眼中精芒掠过,直接迎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