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零三章 武者的坚持
    水阵在闻焕章的计划中,只是通过泥泞的地面来限制敌军的行动,从而增加己方的胜算,只是到了屈均则手上,觉得若是守阵,仅仅靠着地面的难行,并不能取得多大的优势,所以在安排上,瞒着闻焕章和原则性太强的邓宗弼,将一批可以喷射毒水的水弩交给了段鹏举,希望他可以借着毒水弩之力,给梁山与重创。

    屈均则算到了毒水弩可以增强水阵战力,也算到了段鹏举需要强援的想法,但他千算万算之下,还是漏算了一样,就是段鹏举的那颗武者之心。

    虽说段鹏举不似邓宗弼等人那般武艺高强,但好歹也是一州兵马都监,若是讨伐贼寇都要靠毒水弩这等下三滥的手段才能取胜,一旦被人得知,他段鹏举也就不用在混了,因此他本着不得罪闻焕章师徒的原则,笑着收下了这批装备,但回头就被他弃之如履,在马万里等人战死的那一刻,他就想好了,要堂堂正正一战,即使战死沙场也是在所不惜。

    战局的走向也正如他所预料的一般,虽然他拼尽了全力的指挥兵马作战,虽然水阵的地面依旧是泥泞不堪,虽然他亲自提刀上阵,与陈赟打了二十回合,但是要知道他们只是操演了一个月的时间,哪里可能磨合到一起,在史进等人的分头攻击下,还是一步步后退。

    看着自己麾下的兵马不住的后退,环眼战场,几乎都是梁山兵马占据上风段鹏举倒抽一口凉气,心中一凉,“难道说朝廷的人马已经不是这梁山的对手了吗?一定非要靠那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才行吗”

    就在他心中举棋不定之时,就听见左手方向传来滔天的欢呼声,段鹏举不禁连忙抬头去看,但却什么都看不见,唯一能看见的就是自己的左翼愈加的混乱起来,“不要乱,都给我不要乱!”他放声大吼,但是在这个嘈杂的战场上,又有几个人能听见他的吼声。

    “身在战场,岂容你这般三心二意!”就在段鹏举不停地放声大吼时,一个冷冷地声音从一侧传来,“什么?”段鹏举忙扭头去看,可是他看到的只是一柄呼啸而来的三尖两刃刀罢了。

    史进盯上段鹏举已经很久了,只是他一直到处游走,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如今见到段鹏举只是挥枪大吼,不再游走,史进哪里还会错过,挥刀便砍了上去,“无耻,竟敢施与暗算!”段鹏举还算有几把刷子,总算是接了下来。

    “哼!战场上随意分心,就你这样也配为将,与我死来!”撤回三尖两刃刀,便砍为刺,直取段鹏举面门。

    段鹏举本就不是以武艺见长,如今一面要应对史进,另一面还要指挥兵马迎敌,哪里还能使出多少力气,不过短短七、八招间,便被史进回身一抹,摔下马来。

    史进正待上前,补上一刀结果了他,一直跟随他身侧的杨春赶紧上前劝阻道:“大郎兄弟,哥哥曾有命,两军对垒,死伤各安天命,但若是敌将能擒时,则尽可能以生擒为上,大郎莫不是忘了?”

    史进这才想起俊辰似乎有吩咐过这么一句话,悻悻地收回家伙,招呼士卒上前将段鹏举绑了,在环顾一下水阵战场,发现只有零星战斗,便对杨春道:“如今这水阵已破,只余下孙安哥哥与那邓宗弼还在大战,依我之意,莫不如上前助孙安哥哥一臂之力,尽快拿下这厮,然后整顿兵马,挥兵进攻中央主阵,兄弟以为如何?”

    杨春略想了想,摇头道:“孙安哥哥那里,我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这毕竟是他的师门恩怨,我等若是插手,难免日后会让他心中不快,依小弟看,我等还是尽快整肃兵马,准备攻入中央主阵,方为上策!”

    史进虽很想上前,助孙安拿下邓宗弼,但听得杨春这般说了,心下也觉得应当如此做,遂不在注意孙安那边,转身和杨春三人一道整肃兵马,准备再战土阵。

    邓宗弼与孙安交手了近百招,依然是不分胜负,只是他知道自己已是使出全力,但孙安却好像依旧留有余力,在听身后阵内,杀伐之声越来越低,怕是水阵也已不保,心中不免有些气馁。

    孙安亦是觉察到了邓宗弼心态的变化,双剑各挽一个剑花,接连两下全部砍在邓宗弼左手剑,邓宗弼心中有事,慢了一步,左手剑竟然脱手而出。

    孙安一招得手,双剑一收,背剑而立道:“师兄,今日之战,你们败局已定,何苦还要做此无谓之争,还是听小弟句话,降了吧!”

    “败局已定?”邓宗弼嘴里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猛地抬起头来,单剑朝前一指,死死地盯着孙安,喝道:“我败局已定,你现在就这般说,莫不是为时太早了,就算我这里被你们破了,还有其余三阵,就算其余三阵也为你们所破,还有中央的主阵,不怕告诉你,那土阵所拥有的战力,就是将其余四阵加在一起,也远远不如,难道你还认为你们胜券在握吗?哈哈……”

    孙安平静地看着他,待他笑得差不多时,方始说道:“不管你们有多强,所谓的主阵有多厉害,此战的胜者只会是我梁山!师兄,小弟知道你还在为当年……”

    “闭嘴!如果你那梁山真有那么厉害,就证明给我看!看剑……”邓宗弼哪里容孙安说完,直接咆哮一声,扬剑再度冲了上来。

    “为什么你就这么固执呢!”孙安心中无奈地说了一句,掣出双剑迎了过去。

    居于主阵的闻焕章师徒,自是竭尽所能,指挥着主阵的人马给予其余四阵最大的支援,看着不时从投石车上飞起的大石,矢楼上狂泻而下的箭雨,屈均则的心中别说有多高兴了,“这种程度的打击,再加上四阵的人马,就凭那梁山,也想破五方阵,简直做梦!”

    毕胜等人和他相处日久,自是知晓他的脾性,虽相视苦笑,但面上说不得还是要碰上他几句,让他更是得意。

    只是还没得意多久,就有传令兵飞速来禀,“两位先生,几位将军,陈翥将军阵亡,火阵打乱,吴秉彝将军正在那里苦苦支撑!”

    “什么!”屈均则正得意间,突闻此信,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是这才仅仅刚开始而已,传令兵接二连三地飞奔而来,带来的消息却无一例外,全是他最不想听见的消息。

    “报!韩天麟将军战死,魏定国将军生死不明,木阵已然大乱!”

    “报!金阵出现神迹,盾牌起火,兵无战心,周信将军生死不明,辛从宗将军带领残兵在做最后苦斗!”

    “报!段鹏举将军被敌生擒,水阵被破,邓宗弼将军正与敌做殊死对决!”

    “报……”

    “报……”

    一连串的消息传来,直接将屈均则震的呆在那里,目光呆滞,平日用来附庸风雅的羽扇也是拿捏不住,口中一直在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闻焕章心中早有预料,虽震惊,但却不会如屈均则那般,扭头看了一眼屈均则,知道此次打击对他过于巨大,能否跨过去全看他自己,只是眼前之事,容不大他多想,直接吩咐道:“几位将军,还请各归本位,开主阵,与那梁山做最后一战吧!”

    酆美、毕胜四人互相看了看,齐齐一抱拳,也不说话,直接扭头回归自己的位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