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零四章 李从吉的应对
    五方阵的主阵,又叫厚土阵,历来都是五行中心所在,虽说闻焕章和屈均则将辛从宗和邓宗弼这等悍将都派去驻守其余四阵,但这并代表厚土阵的实力被削弱了,相反的,因为是主阵的关系,其实力之强,更是远远超过其余四阵的总和,从那密布的矢楼以及投石车就可以窥见一二。

    辛从宗武艺的确高强,暗器也是让人防不胜防,但最终他还是败了,非常彻底地败在了杜壆的矛下,被五花大绑起来的辛从宗犹自不服,不住地挣扎着,口中狂吼道:“放开我,杜壆,你别以为打赢我就没事了,主阵可不是我这里可以比得了的,最后胜的一定是我们!”

    辛从宗的吼声,对杜壆没有起到一丝的作用,他依然在做着自己的安排,辛从宗最恨别人不理他,哪怕是熟人也不行,见状更是大怒,不仅更加用力地挣扎,口中的吼声较之刚才更加响了几分。

    杜壆可以当没听到,但是旁人可不会,酆泰额头冒着黑线,咬牙切齿地走到辛从宗面前,狠狠地盯着他,辛从宗见有人来了,停止了吼声,咧嘴一笑,“怎么着,这样子还想要咬我不成?”

    “嘿嘿……”酆泰面上抽搐了两下,飞快地朝着摁住辛从宗的兵卒使个眼色,自己则是伸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块破布,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塞进了辛从宗的口中,看着自己的杰作,酆泰欠揍的脸上抖了两抖,“你在叫给爷听听啊!”

    辛从宗几时受过这般屈辱,双眼若是能喷火,只怕酆泰早已被他烧死不知多少次了,他奋力地挣扎着,怎奈身旁看押他的士卒也是卯足了劲的按住他,让他空有满腔力气,也只能徒呼奈何。

    酆泰还想调笑他两句,但背后传来了杜壆的声音,让他只能作罢。悻悻地挥手让人把辛从宗押了下去,转身回到杜壆的身边,面上却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杜老大,听这辛从宗的口气,怕是这主阵可不好打啊!”

    杜壆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但却有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当然不好打,若是好打,我们又何必准备那么多的器械!”

    杜壆二人闻声转过头去,就见俊辰带着林冲、杨志等人催马走了过来,杜壆一面与俊辰见礼,一面看着林冲、杨志等人,目光中满是责怪,觉得他们不应该放任俊辰亲自走上战场,林冲、杨志二人相视苦笑,他二人纵是苦劝,怎奈俊辰执意不听,让他们也无计可施。

    俊辰自是看到杜壆的动作,也知道他的意思,“此战非比寻常,说是关系我梁山生死存亡也不为过,我李俊辰添为梁山之主,逢得此事若是躲在后边,让众将士何以心服,杜兄若是要怪,只怪俊辰便是,与林冲兄长他们无关!”

    杜壆听得俊辰这般说了,也只能将此事揭过,很快就见他面色一肃,“俊辰兄弟,适才我好生看了看这主阵,到处都是矢楼,居高临下地倾泻箭雨,纵有盾牌怕也难长时间抵御,稍往里些,还有那投石车磨盘大的石头砸下来,就算咱们大弟兄顶着盾牌,怕也无济于事,在往里还不知道有些什么,若想攻克此阵,怕是少不得要死上好些弟兄!”说完,他的面色也跟着难看了起来。

    林冲、杨志等人听他这么一说,也是一个个凝目定神地朝前看去,不看还好,这一通看下来,他们的脸色也跟着黑了下来。

    俊辰左右一看,顿时开口道:“兄弟们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五方阵的主阵而已,至于如此这般吗?”

    林冲此刻的脸色黑的,怕是能滴下水来,听见俊辰这般看不起敌阵,心中不禁气急,伸手一指,没好气地说道:“兄弟,你且看看,这阵中皆是矢楼,还有投石车,也就是我等现在在射程之外,若是少时进得他射程之内,你叫弟兄们拿什么抵挡,难不成用人命去填不成?”

    俊辰先是一愣,随即想起自己好似还未向林冲等人交代过,轻轻地拍着额头笑道:“此事怪我,忘记和各位兄长关照了,他们有器械,我梁山也有器械,相信有了这些,破此阵定是易如反掌!”说完,扭过头去,朝后方扬声叫道,“把东西都给我拉过来!”

    “好嘞!”远远的一声回答传来,跟着便听见一片拖动重物的声音响起。

    林冲、杜壆等人忍不住扭头去看,待他们看清楚拖过来的是何物时,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这是……”

    就在他们尚在消化眼前看到的这些物件时,俊辰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众位兄弟,若是有了这些器械,想要打破此阵,还有什么难处吗?”

    杜壆第一个扭头看了过来,目光中的震惊仍未退去,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俊辰,似是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只可惜他看到的还是那一片云淡风轻,“或许正是因为这份自信,才是让自己追随他的原因”,杜壆心中暗暗想着,似是下了决心一般,持矛抱拳道:“主公,将士们已然集结完毕,还请下令!”

    酆泰、卫鹤惊呆了,他们这个大哥可一向是眼高于顶,从不把人放在眼中,如今尽然认人为主,这岂不是说他认可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既然杜壆认可了,他二人自是无话可说,跟着抱拳道:“还请主公下令!”

    “还请主公下令!”

    一个人的声音或许传不远,但是上千人的声音,一定会传的非常远,远到尚在阵中的闻焕章师徒都听得一清二楚。

    被闻焕章好容易安抚下来的屈均则听见这个声音,不由嘿嘿冷笑两声,“主公?任凭你们叫什么都没有用,若是当主阵也是和其余四阵一般,我保你们来多少死多少,李俊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胜过谁,哈哈……”

    闻焕章见他如此,心中甚是忧虑,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眼下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离金阵最近的守卫,正是老将李从吉,自听见从金阵中传出山呼海啸般的叫声后,他立刻下令所有部属回归本位,石上车,箭上弦,准备给梁山军来一个迎头痛击。

    只是他们杀气腾腾地等了半天,却不见梁山一兵一卒冲进主阵,反而在他们的射程之外生起火来,顿时让严阵以待的李从吉和所有官兵全部看傻了眼。

    “老将军,他们这是要做什么?”李从吉的副将着实摸不着头脑,索性转头向李从吉请教。

    殊不知李从吉也是纳闷的很,摸着颌下的短须,摇头沉闷地说道:“老夫征战一生,也从未听书过大战之时,会有停下生火一说,他们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要不末将带人去冲杀一阵,如何?”

    “不可,梁山人马携连破四阵的锐气而来,我等若是主动求战,怕正是合了他们的胃口,眼下当是以阵法固守,当是上策!”李从吉连忙劝阻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当口,金阵中的火堆也慢慢地多了起来,渐渐地浓烟满布了整个金阵,而且正在向着官兵的方向蔓延。

    李从吉见此状,也不在犹豫,大喝一声,“不要管那许多了,全力放箭,投石车全力攻击!”

    有了李从吉的命令,一时间箭矢和石块如同雨点一般,朝着金阵的方向倾泻,只是却如同泥丸入海一般,没有掀起半点浪花,反倒是烟雾之中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人还能发出这种声音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