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零五章 木兽与轒輼车
    三国时期,诸葛亮率军平定南蛮时,南蛮王孟获请来八纳洞主木鹿大王以及其麾下的野兽兵团,以其靠野兽来阻止蜀军的步伐,不料诸葛亮早已听闻南中有驱兽之法,故早就备下喷火木兽,仗着此物,蜀军大破南蛮军队,木鹿大王也死于乱军之中。

    如今这驱兽之法有没有传承,这怕是无人知晓,但是这木兽的制作之法却因为李俊辰的缘故,在蒲良后人蒲化的精心研究下,再度出现在这个世上。

    只是在使用上,李俊辰采取的办法,和诸葛亮当年采取的办法确是截然不同的。

    守阵士卒的攻击力度不可谓不大,只是越大的攻击力度,所带来的消耗也是空前的巨大,尤其是你在付出了巨大的消耗之后,所得到的战果却几乎是没有的时候,心中的那份失落更是会给身体和心灵带去双倍乃至三倍的疲劳,眼前的守阵士卒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嘎吱嘎吱”的声音传来时,所有人脑海中的念头,无一例外的都是想去看一看这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矢楼上的弓箭手因为站的高,所以他们的视觉范围是最大的,无数弓箭手的眼睛全部汇聚在金阵的方向,可是一眼望去,除了浓烟还是浓烟,他们哪里还能看清有什么。

    “这群草寇到底在搞什么,若是不想打,赶紧投降就是,又是浓烟,又是异响的,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不止是士卒,就连李从吉的副将渐渐地也开始骚动了起来。

    李从吉面上苦笑,心里却对梁山这一手攻心之术甚是佩服,正想出声好生安抚一下军心时,就听见一声大喊,“快看,那里有红光透出来!”

    李从吉连同其副将听了,连忙凝神去看,只是他们只是骑在马上,又哪里如矢楼上的弓箭手一般,能看得那般远。

    李从吉一边努力地在浓烟中寻找红光,一边在口中咀嚼着“红光”两个字,也不知怎地,他始终觉得这两个字的背后透着一股巨大的危险,但是他无论怎么想,就是想不明白这险从何来。

    想着想着,他忽然嗅到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火焰的味道,他四下里看了看,并未发现有什么地方点火,再嗅时,他顿时面色大变,高声吼道:“草寇使用火攻,全军速速放箭,绝对不能让草寇把火点起来!”

    李从吉的反应很快,命令下达的也很迅速,只是所有的士卒听到他的命令后,全都是一片茫然,他们根本连点火星都没有看见,更不消说是什么点火了。

    在这个时候,高高的矢楼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就听得上面的弓箭手高声喊道:“快看,那是什么……”

    “好大的老虎……”

    “不好,会喷火的老虎……”

    “快跑啊!再不跑就要死在这了……”

    传言的威力就在于一个人知道了以后,会传给旁人,旁人在继续传下去,而且这话也会越传越离谱,待到李从吉耳中时,已然变成了“梁山草寇都是生食活人,口中喷火的怪物!”

    李从吉自是不信,怎奈他不信又有何用,前方军心已散,木虎喷出的火焰又是何其的真实,他刚打马上前几步,就已经感到一股灼烈的热浪迎面而来,迫得他胯下的战马都不安地嘶叫了起来。

    “这是…”李从吉好容易安抚下自己的坐骑,但是眼前这一幕却看得他目瞪口呆,一座座高约两丈的木兽,口中喷着火焰,正在四处焚烧自己阵中的矢楼,迫的那些楼上的弓箭手一个个地向下直跳,以其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虽然投石车一时还不会被烧到,但是他却亲眼看见磨盘大小的石头砸在木兽上,除了让它晃了晃以外,尽然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李从吉瞳孔一缩,简直不敢相信,巨石从天而降,木兽居然没有一点事都没有,依旧在继续前进,“将军,赶紧后撤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他的副将见他还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由着急地拉了他一把。

    “撤?往哪撤?”李从吉苦笑一声,猛地抽出腰间佩剑喝道,“大丈夫有所谓,有所不为,今日就是我李从吉为国尽忠的时候!”

    左右环顾一眼,对着自己的亲兵吼道:“是汉子的,就拿起手中的武器,和老夫一起向草寇发起最后的冲锋!”扬起手中的宝剑,带头冲了上去。

    勇气固然可嘉,他也确实带人冲过了木兽群,但是真的等他冲过去以后,就瞬间失去了再战的勇气,手中高举的宝剑也是无力地掉了下来,他的副将自后面赶了过来,见他如此这般,急切地问道:“将军,你这是怎么了?”

    “老夫戎马一生,没想到临到老来,却晚节不保!”李从吉苦笑地摇着头,“叫弟兄们都把手上的家伙放下吧,我们认栽了!”

    跟着他一起冲上来的士卒,已经在挥舞手中的武器在劈砍木兽,听见他这话,不由都傻了,有些不明白到底是打还是不打,一旁的副将如同疯了一般,冲到李从吉面前,“将军,这是为何,我等已然冲了过来,只要毁了这些木兽,我们就还有机会,为何要放下手中的武器认栽啊!”

    “我也不想啊…”李从吉脸上泛起苦涩的笑容,指着前方说道,“前面这些器物,你可认识…不认识吧,我告诉你,这些器物叫轒辒车,古时是作攻城用,如今这车内定然满是士卒,专门用来对付我等,若是不认栽,那等着我们的只会是全军覆没!”

    “将军!”副将急了,冲着李从吉吼道,“我们不怕死,就带着我们和草寇拼了吧!”

    “是啊!将军,带着我们和草寇拼了吧!”

    李从吉的眼眶湿润了,有这么一批手下,他这辈子值了,他也真的很想带着他们去和梁山拼命,但是他更知道他不能,别看梁山将他们放进来,而且也没人来料理他们,想的就是迫降他们,若是他们有个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等着他们的就绝对是雷霆般的一击。

    “弟兄们,我李从吉对不起你们,今日之败,不怨你们,只怨我李从吉轻敌,只是我李从吉将你们从陇西带出来,就绝对不能让你们无故死在异地战场!”李从吉语重心长地说着,待见的士卒门都渐渐放下手上武器,扬声叫道,“李俊辰,你赢了,派人过来吧!”

    “哦,老将军这就认输了吗?”李俊辰似笑非笑的声音从青烟之后透了出来,很快便带人走了过来,朝着李从吉一拜,“老将军深明大义,善惜手下士卒,俊辰佩服!”

    李从吉大手一摆,“这些虚的就不要来了,老夫归降可以,但是只有一个条件……”

    “老将军说的条件,定然就是这些将士们的家人和老将军自身的家小吧,这还请老将军放心,老将军在汉阳的家小,俊辰已派人前去接应,但这些将士的家小,则需要老将军将他们家人在何处,一一告知俊辰,俊辰保证将他们每一人都安全接到此地,让他们一家团圆!”

    李从吉没话说了,只能长长叹了一声,摇头道:“想不到临到老了,我李从吉居然又走回了绿林,真是世事难料!”

    俊辰哈哈一笑,“老将军弃暗投明,日后定然不会后悔!”说完,手中银枪朝前一指,“弟兄们,缺口已经打开,此战,梁山必胜!”当先纵马飞骑,冲了出去。

    “梁山必胜!”林冲等人亦跟着吼了一声,各自挺起手中的武器,纵马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