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零六章 闻焕章的请求
    李从吉的归降,就如同在铜墙铁壁般的防御上开了一道天大的口子,如狼似虎般的豪杰从这个缺口杀了进去,那些守卫在投石车附近的兵卒哪里抵得住这般冲击,只能朝着里面不住地退去。

    闻焕章当初与屈均则二人在设计五方阵时,觉得最好是有九万以上人马,一员万夫不挡的猛将在加上八员以上的将领带领五万人马驻守主阵,另选十二员将领驻守其余四阵,分别配置一万人马,如此这般他便有把握将五方阵布置得如同刺猬一般,当然,光有如此配置还远远不足,还需要近一年的时光来磨砺,来演练,只有这样,此阵才能达到他们师徒心中的完美地位。

    只是在童贯手上,纵是有九万人马,又怎可能交给一个外来之人,更何况他手上也没有如此多人马,能将手上大部分将领以及大半人马交给闻焕章,在他的心腹看来,这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惜的是,短短一个月时间,纵然闻焕章师徒是孙、吴在世,也不可能将此阵演练得炉火纯青,虽然屈均则不停地叫嚣要和李俊辰见个高下,可在闻焕章的心中却甚是清楚,此战的结果在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酆美、毕胜乃是军中宿将,一听得边上传来的喊杀声越发的清晰响亮,自是知道不好,本想仗着自己的武勇杀出去、但是一想到阵中主持阵法的闻焕章师徒,二人心中也不禁一个犹豫,略略想了想,终究抵不住心中对文人的尊重,拍马往阵中心赶去。

    二人到时,不想那徐京早已到了那里,三人陡一相见,均觉得颇为意外,只是眼下却容不得三人浪费时间,就听得徐京急切地说道:“酆兄、毕兄,你二位快来劝一劝闻先生,我好说歹说,他就是不愿意离开此地!”

    酆美、毕胜颇为意外,在他们的印象中,还从未见过这般倔强且有傲骨的文人,心下齐齐一叹,暗道童贯是错过了真正的人才,酆美上前两步,抱拳道:“闻先生,还是赶紧随我等走吧,如今这梁山草寇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已然在主阵上打开缺口,以两军目前的士气,我们绝对坚持不了多久,若再不走,少时便真的走不了了!”

    毕胜也在一旁焦急地说道:“是啊,赶紧走吧,现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围上来,相信凭着咱们的武艺,还是能杀出去的,先生就莫要迟疑了!”

    闻焕章抬头看了二人一眼,摇头道:“二位将军,焕章才疏学浅,本以为布下这五方阵,可以助朝廷打败这梁山,不想却遭逢此等惨败,实是无颜再见几位将军,二位还是莫要管我,只管自己走吧!”说罢,双目一闭,不再言语。

    徐京听他这么说,却是急了,红着眼上前抓住闻焕章的衣襟,声嘶力竭地吼道:“姓闻的,老子当年占山为王的时候,是你叫我接受朝廷的招安,才有了如今的徐京,为何今天我军败了,你就不肯跟着我们走,输一次算什么,咱们回去重新练过,以后再来找过场子,打破这梁山就是,为何一定要把自己送在这里!”

    酆美与毕胜互相看了看,他们心中也明白此次战败,并非是闻焕章师徒的责任,更多的是他们自身的原因,“先生,还是带着令徒跟着我们走吧,就像徐节度说的,这次输了,我们下次再来过就是了!”

    屈均则听了,心念一动,正待开口说话,但是瞥到闭目不语的闻焕章,又犹豫了起来,或许师徒之间也有感应一般,闻焕章这时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屈均则,朝着酆美三人拱手道:“徐兄,二位将军,闻某有一事想拜托三位!”

    不怕你有事,就怕你没事,听他这么一说,三人立刻回道:“先生有话只管说便是!”

    闻焕章点点头,目光中露出一丝溺爱,在屈均则身上久久停留,“徐兄,二位将军,今日兵败,闻某自当承担全部责任,只是小徒均则,年纪尚幼,不应就此陨于此地,焕章恳求三位,务必带得小徒一起,杀出重围,若如此,焕章纵是身死,也当含笑九泉矣!”说完,朝着三人深深一拜。

    徐京呆了,屈均则也呆了,酆美、毕胜在一旁不住地摇头叹息,本来二人还想说些什么,只是杀伐之声已经越来越近,也容不得他们在做耽搁,齐齐朝着闻焕章一抱拳,拉起徐京、屈均则就朝外走。

    屈均则被拖了两步,这才惊觉过来,顿时用力地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恩师不走,我也不走!”毕胜虽说不是什么有学识的人,可他也能看出闻焕章眼中的决绝,知道必须带着屈均则离开,虽然不惧屈均则这般挣扎,但这样的话,会给自己的突围带来一些麻烦,索性将心一横,立掌为刀,一掌切在他的颈后,将他打晕过去,抱起屈均则的身体,快步离去。

    徐京却是怔怔地看着老友,过往点滴慢慢浮现在了眼前,以他对闻焕章的了解,知道他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便绝对不会更改,扭头朝着酆美惨然一笑,“酆将军,你走吧!”

    酆美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他意思,幽幽长叹一声,朝着二人一抱拳,亦随着毕胜转身离开。

    待二人离开,闻焕章看着徐京,苦笑道:“徐兄,你这又是很苦,你这般做不是将你这许多年来的辛苦全部毁于一旦吗?”

    徐京却一改先前的暴躁,大手一挥,歪着嘴说道:“没有你,老子这个节度使不做也罢,与其等着日后和你对阵沙场,还不如跟着你一起好些,只是令徒……”

    “唉,何必如此!”闻焕章摇了摇头,“均则性情有些偏激,若是再跟在我身边,怕是不会在有什么长进,不如让他离开我,出去闯荡一番自己的天地,或许再见的一天,我师徒二人才能真正一起携手做些什么……”

    徐京似乎明白了什么,点点头,不在言语,就静静地伴在闻焕章身边,等着梁山人马的到来。

    酆美离开闻焕章和徐京,提起飞星龙旋刀,随意找了一个方向,催马向前跑去,只是如今这阵中四处都是梁山人马,他又能跑到哪去,梁山素来重视战功,见到这样一个将军,就如同蚂蚁见到了蜜源一般,一窝蜂地拥了过来,瞧那架势,必要生擒酆美。

    只是酆美官拜飞龙将军,一身武艺非同小可,岂是这些小卒可以捉拿的,就见他舞开飞星龙旋刀,顿时就好像见到繁星坠地,一条飞龙在原地盘旋,当真是碰着死,挨着亡,好容易就杀出一条血路。

    若是朝廷或是田虎、方腊的人马,遇到这种情况,怕是早已军心涣散,但梁山人马却不是不同,见着酆美这般大杀自家弟兄,更是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惹得酆美将手中刀舞得飞快,口中兀自吼道:“给老子让开,挡我者死!”

    “是吗?我倒要看看怎么让老子死!”一路快赶的杨再兴,看见酆美大杀己方人马,心中亦是大怒,暴喝一声,手起一枪就奔酆美前心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