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零七章 五方阵之战的终结
    杨再兴纵马挺枪拦下了酆美,不得不说,他与杨志的重逢,使得他的枪法比起原本的轨迹来,要提前的成熟完善来起来,更因为有着李俊辰、林冲、王寅等用枪高手的存在,更让他的枪法在原本的基础上拔高了许多。

    此刻他大战酆美,枪法中透出的铁血利落的气息,让酆美都为之动容,他越打越是心惊,他怎么都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的过分的年轻人,在枪法上的造诣尽会如此之高,一番抢攻之下,让他都有些应接不暇。

    他也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梁山人马就在左近,谁也不敢保证林冲等好手会不会在下一刻就出现在自己面前,每每一想到这些,手上难免也会为之一滞,杨再兴早就注意到这一节,先前已经放过了两次机会,待得第三次机会出现时,杨再兴不在迟疑,大喝一声,长枪一崩,弹开酆美大刀,长枪化作一道长,直取酆美前胸。

    这枪快若流星,酆美眼看无法抵挡,索性把心一横,亦是大喝一声,不闪不避,飞星刀当头劈来,显然打的就是以命换命的主意,想要迫得杨再兴回枪自救。

    只是酆美明显忘记了一个问题,就是杨再兴的血性,只要他想做的事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上得梁山以来,他就一直想要斩将立功,如今好不容易遇到这个机会,又岂敢放弃,定要将酆美毙于枪下。

    “开!”就在飞星刀落到杨再兴头顶的最后一刻,一团黑影远远飞来,酆美只觉得一股巨力砸在刀上,让他忍不住手一颤,飞星刀也为之一滑,终是落到了一边,所砍落的只是杨再兴的一片肩甲而已。

    而杨再兴势在必得的一枪,也在最后时刻,被呼啸而来的一支长枪引开,只是这支枪稍稍慢了一些,杨再兴还是在酆美胸前划过,为他添上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杨再兴正待发怒,一只大手从边上伸过来,一把揪住他,跟着就是一记耳光,喝骂道:“杨再兴,你TMD疯了吗?去和人同归于尽,是谁教你的,是谁给你的这个胆子,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一边骂着,一边狠狠地扇着他。

    杨再兴一下子就被打懵了,要知道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一般只有他打人,哪里有什么人敢打他,等他反应过来,提起拳头就要还击时,就听见一个充满怒意的笑声,“你还想打我不成,来来来,老子就在这里,你打给老子看看!”

    杨再兴一个激灵,这个声音越听越耳熟,抬头看着那人,拳头就那么僵在那里,喃喃道:“志叔,侄儿…侄儿不是这个意思…”

    杨志冷冷一哼,别过头去,不在理他,鲁智深弯腰捡起禅杖,哈哈一笑,上前一拍杨再兴,笑道:“小兄弟,今天这事你可做的不地道,你们杨家也没有几个后人,若是就这么死在这里,可不值当啊,听洒家的话,好生给你叔父陪个不是,以后莫要在如此了!”

    杨再兴听了和尚的话,自是耷着脑袋去找杨志赔不是。而酆美看着抵在胸前的长枪,索性将手上的飞星刀一扔,冲着那人道:“林教头,许久不见,不想你这武艺又精进了不少,只是你我相识一场,就莫要多说什么,给酆某一个痛快的吧!”

    在杨再兴枪下救下酆美的,正是林冲,他与鲁智深二人远远看见杨再兴大战酆美,看得两人使出同归于尽的招数,一个掷出禅杖,救下杨再兴,另一个则是从杨再兴的枪下救出了酆美。

    林冲见酆美见刀扔下,便将自己的长枪收了回来,细细地看着酆美,苦笑着说道:“酆将军,你又何必如此,如今的朝廷是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是先到小寨歇息几日再说吧!”

    酆美的目光中透出复杂之意,林冲的事他自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朝廷什么样他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当今的风气就是以文抑武,让他纵然有话也只能吞在肚子里,听见林冲这样说了,也不说话,默默地跟着士卒走了。

    林冲看着酆美落寞的背影,心中甚是不忍,只得扭过头去不在看他,鲁智深看见他这样,牵马走了几步,伸手拍了拍林冲的肩膀,以示安慰,林冲抬头看了眼和尚,终是悠悠地长叹一声。

    毕胜带着屈均则选了另一条路,论及武艺,他和酆美不相上下,虽说带着屈均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的行动,但他却比酆美聪明了许多,也没有酆美那般招摇,和屈均则二人各穿着一件士卒的服饰,随意地砍杀了几名梁山的士卒,然后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找了一个尸体众多的地方,直接拖着屈均则朝那一趟,就地装起了死人来,打算等到战事结束以后,再抽着空子溜走。

    徐京比起闻焕章来,定力要差了许多,背着钢刀在闻焕章面前走来走去,闻焕章实在被他骚扰的不行,开口道:“徐兄,你已经老大不小了,还这般走来走去的,搅得我都无法静下心来,还是赶紧坐下来休息会吧!”

    徐京被气乐了,伸手指着闻焕章的鼻子,口沫四溅地喝道:“姓闻的,亏你还在那里坐得住,梁山的人马上就要杀过来了,你到底怎么想的,你在不给我透个底,休怪我拍屁股走人,咱们一拍两散!”

    闻焕章也不动气,伸手微微一拂,说道:“辛苦了这么许久,是该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阵子……”

    “要说休息的话,还是需要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如此才能放开心胸,韬养心性,依在下看,那八百里水泊梁山就是个不错的地方。”一个年轻的声音从徐京背后传来,接上了闻焕章的话语。

    徐京悚然一惊,猛地掣起钢刀,转身大喝道:“什么人!”

    不待来人回答,闻焕章直接一把拨开他,上前两步,拱手施了一礼,说道:“你来了?”

    来人点点头,“我来了!”

    徐京听着二人的对话,就如同听天书一把,拉扯了两下闻焕章,“此人是谁?难不成你认识不成?”

    闻焕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等此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此人,难不成你还不认识他?”

    徐京顿时跳了起来,手中钢刀立了个门户,全神戒备了起来,沉声道:“你就是那梁山李俊辰?你来干什么?”

    俊辰点点头,面带笑意道:“正是在下,此来就是为了请二位上我梁山做客!”

    “做客?哼…”徐京冷笑一声,“怕是去梁山坐牢幽禁吧!”

    “……”俊辰一时语结,眼珠子转了转,笑道:“不错,确然是带二位上山幽禁,就不知徐节度敢不敢去呢?”

    “哼!就没什么什么地方是老夫不敢去的!”用力地将刀往地上一扔,大步走了出去。

    待得徐京离开,俊辰朝着闻焕章微微一礼,说道:“闻先生,今日之败其实并怪不得先生,若是给先生充足的时间,此战我若是相胜,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闻焕章面露一丝苦笑,“成王败寇,败就是败了,愿赌服输,闻某这便随你走便是!”

    俊辰本来想了一肚子话,只是没有想到几乎什么都没说,闻焕章就愿意跟他走了,心中不由大喜,手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闻先生,请!”

    闻焕章看着俊辰,缓缓地点了点头,跟着俊辰离开了他为之辛苦了许久的五方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