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零八章 论功行赏话前路(上)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过去,终以梁山大破五方阵而结束,除却毕胜带着屈均则靠着装死躲过去以外,包括设阵者闻焕章在内的大多官军将军、幕僚不是战死就是被俘,唯一让梁山上下以外的是,童贯居然不知去向。

    得知童贯不知去向后,梁山上下无一不是愕然,不死心的鲁智深等人,带人在方圆五十里的范围内又仔仔细细地找了一遍,甚是连所有的尸体都过了一遍,还是没有踪迹,只能悻悻罢手。

    聚义厅中,梁山群雄甚是热闹地聚集在一起,所谈论的无不是此次五方阵之战,看着大家都在那里说着什么,李逵这个爱热闹的家伙却是插不进去一句话,原因无它,只是因为这厮跟着大队人马杀进主阵,却是不分青红皂白,不管是否投降,都是一斧子上去,结果被俊辰当场拿下,回山交给主持军法的公孙胜,被打了整整一百军棍,外加三天小黑屋,直到现在才刚放出来。

    听了半天,瞅了半天,他心里越来越不对味,只是叫他在这里闹腾,他又不敢,于是大袖子一甩,酸溜溜地说了一句,“那姓童又没有逮到,也不知道高兴个什么劲!”直接走到聚义厅门口的台阶坐了下来,看着高挂着的大旗直发呆。

    正在聊的起劲的众人先是齐齐一愣,跟着便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阮小七一边笑一边起哄道:“铁牛,坐在那里发什么呆,过来和弟兄们一起热闹热闹啊!”

    哪知道李逵根本就不搭理他,还是坐在那里看着那面大旗,小七觉得奇怪,想着过去和他说些什么,闻人世崇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你这是要去哪里?”

    小七指指李逵,“我过去找铁牛耍耍!”

    “那你还是别去了”,闻人世崇摇着脑袋,“那厮前几日破五方阵的时候杀红了眼,连投降的俘虏都砍,差点引起兵变,被哥哥当场拿下,打了军棍,关了小黑屋,心里估计正郁闷呢,你还是别过去的好!”

    “小黑屋!”小七听见这几个字,下意识地想起自己的经历,脑袋一缩,立刻不在言语。

    厅中注意到李逵异常的,不仅仅只有小七一个,有人担心上去安抚时,李逵突然暴起,被伤到可不是好玩的,可也有人不怕,飘飘然走到李逵身边,直接将手中的酒坛往李逵手中一塞,“铁牛,坐这里作甚,陪哥哥喝一坛!”

    李逵茫然地抬起脑袋,看见李助正冲着自己笑,口中蹦出几个字来,“李助哥哥!”

    李助灌了口酒,笑道:“铁牛,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还在因为被关了小黑屋,心里不痛快?”

    李逵被说中心事,黑脸难得一红,喃喃道:“哪有这事!”用力地一拍封泥,狠狠地灌了自己一口。

    李助哈哈一笑,指着李逵道:“人都说铁牛是个直肠子汉子,没想到如今也会藏着掖着了!”笑了一会,恨铁不成钢地指着李逵,“铁牛啊,你小子就是不把哥哥的话放在心上,上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不知道哥哥最重视的是什么,怎么还明知故犯……”

    “我……”李逵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又把嘴闭了起来。

    李助见他这副样子,心中暗暗好笑,朝他招了招手,李逵不明所以,不自主地朝着李助靠了过去,李助附到他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听得李逵眉开眼笑,就差一蹦三尺高了,笑道:“李助哥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还有假!”李助摸着短须说道,“不过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以后还犯这次这个错,到时候哥哥不带上你,就可怪不得我了啊!”

    “不怪,不怪”,李逵大手一摆,嘿嘿笑了两声,提起酒坛冲着李助一举,“李助哥哥,喝酒!”说罢,直接把酒就往口中倒去。

    待喝得点滴不剩时,直接将酒坛一扔,大袖一摆,大呼小叫地朝着小七等人奔了过去,顿时又惹得一阵调笑,李助远远地看着,十分写意地灌了一口酒,“果然还是那个直肠的汉子!”

    李逵和小七等人调笑了一阵子,就听见有人高声叫了起来,“哥哥来了!”

    众人听见这个声音,起身朝厅外看去,就见俊辰连同林冲、许贯忠等人在厅外走了进来,待得俊辰等人坐定,众人齐齐抱拳,行礼道:“见过哥哥(主公)!”

    俊辰微微一笑,双手朝下一按,说道:“众家兄弟免礼,还请落座!”

    众人轰然落座,俊辰的目光在与座众人身上掠过,就看见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发自心底的笑容,心中也是颇为满意地一笑,对着公孙胜说道:“公孙道长,开始吧!”

    公孙胜点点头,打了个揖首,自袖中取出一长卷,轻轻咳嗽了两声,朗声说道:“此次童贯领兵六万余人犯我梁山,全赖众家兄弟不畏生死,拼死一战,终将来敌尽数击溃,首战凌州军,我梁山水军生擒凌州兵马都建单廷珪……”

    小七、张顺等人听了,都用力的挺起胸膛,平素不苟言笑的阮小二、李俊等人也是露出了笑容,坐于他们身侧之人,也忍不住小声恭贺。

    “次战童贯大军,秦明阵斩洳州兵马都监马万里,宣赞射死邓州兵马都监王义,杨志枪挑许州兵马都监李明……”

    秦明、宣赞听到宣读他们的战绩,忍不住咧开嘴直笑,而杨再兴听见杨志的战绩,心中不爽,嘀咕了一句,不想却被杨志听见,扭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让他下意识地一缩脑袋。

    “三战五方阵,时迁不顾生死,侦得五方阵阵图,秦明阵斩郑州兵马都监陈翥、袁朗阵斩陈州兵马都监吴秉彝,破火阵;关胜阵斩唐州兵马都监韩天麟,唐斌、郝思文生擒凌州兵马都监魏定国,破木阵;杜壆生擒兖州兵马都监辛从宗、酆泰生擒嵩州兵马都监周信,破金阵;孙安生擒沧州兵马都监邓宗弼、史进生擒睢州兵马都监段鹏举,破水阵;杨再兴大战酆美,助大军擒下此人,闻焕章、李从吉、徐京三人请降,童贯、毕胜、屈均则下落不明,其余兄弟在五方阵中,奋勇杀敌,均有所建树……”

    听得公孙胜念出一个个立有战功的名字,一个个眉开眼笑,而那些未能斩将夺旗之人,听了公孙胜的话,心中也是暗暗下定决心,要苦练武艺,待有战时,定要立下战功。

    “此战共计歼灭敌军一万一千三百六十二人,俘虏两万七千三百八十一人,缴获战马、弓弩、粮草辎重不计其数,我梁山战死弟兄五千一百二十八人、重伤两千三百七十一人,轻伤一万三千二百人…”公孙胜念毕,将卷轴一收,双手呈于俊辰。

    俊辰取过卷轴,在手上把玩了几下,起身说道:“此次官军来犯,全赖众家兄弟,方保得我梁山基业不失,俊辰在此多谢众位兄弟!”说完,朝着众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一揖到地。

    众人连忙起身,口中连道:“哥哥万万不得如此!”

    “哥哥言重了!”

    “哥哥这是说的哪里话,要是官军敢来,我们就敢叫他们有来无回!”

    林冲、许贯忠自是不会让俊辰长时间如此,急忙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俊辰待站直了身子,又扬声喝道:“迁儿何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