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一十章 论功行赏话前路(下)
    俊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徐徐开口道:“我等如今已经几次打败朝廷的征讨,攻打一般的州府和团练也是不在话下,只是我梁山接下去的路该当如何走,我想听听在座众位兄弟的意见!”

    众人一听俊辰这般说,都在下面小身地议论开了,只是从众人的眼光中,可以看出想这么一直下去的人确是很多,只有少数几人的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阮小七和李逵几个在边上嬉闹了几句,第一个跳了起来,“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梁山还需要想什么出路,官军来多少,咱们就灭多少,在这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岂不快哉!”

    阮小七的话刚说完,李逵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就在小七的身边开始起哄,让小七心中颇为受用,面上也带着一丝得色,忙向李逵等人拱手致谢。

    事实上,阮小七的话并非只是和李逵这些莽夫的心意,在很多江湖出身的头领心中,对小七的这番话也甚是认同,只是他们不比小七那般心直口快,有什么话就说什么,一点心机都没有。

    王寅做为最早见过俊辰的人,也是最早上山的那批人中的一员,看着梁山从无到有,一点点的发展壮大,心中对李师师当年的决断一直是存有感激之情,不过在经历了高唐州和童贯征讨两战之后,在他的心中也隐隐觉得梁山在这般下去,纵然可以在过上几十年的安稳日子,但要说还有什么发展怕是不在可能。

    他心中细细回味着俊辰说的话,脑海中忽地灵光一闪,脱口道:“主公怕不是想扩大梁山的势力范围,使我梁山的势力不在仅仅局限于这八百里水泊吧!”

    王寅此言一出,顿时厅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他的身上,有激赏,有认同,有担忧,有疑惑,有不解,甚至于还有鄙视,当然除了李逵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怕是没有人会鄙视王寅,毕竟在这厮的心里,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除非打下汴京当皇帝,不然离开梁山都是逃兵,只是在这聚义厅上,这厮始终是不敢这么说出来罢了,“这里高手那么多,俺铁牛可打不过,老想着看俺出丑,俺才没那么傻!”这个浑人心里这般想道。

    小七听完王寅的话,心里不爽,正要站起来反唇相讥时,阮小二和阮小五将他往中间一夹,死死地拉住他,小七不解,疑惑地看着自己两位兄长,轻声道:“二哥、五哥,你们这是作甚!”

    二人不答,只是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小七亦顺着二人的目光看去,就见俊辰和许贯忠二人的脸上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似乎对王寅这个答案感到满意。

    朱武作为军师,自是想到了这一节,正想开口时,杨志却抢先道:“王兄之言甚是,梁山这八百里水泊虽好,给我等增加了一道天然的防御圈,但同样的,这也会是一道限制我等发展的枷锁,说句不好听的,若是不走出去,仅以梁山一地,又能养活多少人,就算朝廷来征讨的人马无一是我等敌手,但这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休止的征讨,到头来我梁山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弱,最终还是会被拖垮,因此小弟赞同王兄所言!”

    王寅除了资格老,平素在山上时话并不多,所以小七这些跳脱之人还敢去挑挑他的刺,但是杨志这一开口,他们立刻一个个的偃旗息鼓,缩在后面再也无话,在他们看来,能得到将门之后的杨志认同,这本身就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毕竟杨志的骄傲是出了名的,甚少会有人被他放在眼中,可一旦被他认可,他就会引以为知交,不会容许任何人的挑衅,只是小七他们在心中还是存着那么一丝希望,就是俊辰,若是老大反对了,纵然你们在有理,也是没用。

    朱武亦是起身道:“水泊梁山,号称有八百里,但这八百里皆是水流湖泊,只有这梁山一地为陆地,如今这朝廷还没有堪破其中关键,若是堪破了,不用费心费力地发兵攻打,只需以梁山为中心,在周边布下铁桶一般地的州府防御,齐齐往中心施压,那么在失却了回旋余地的梁山,最终只能困守孤岛,直至最后兵败,因此小弟觉得,应当在梁山外围占据几座州府,引以为援,如此既可留有退路,亦可为梁山增加战略的回旋余地,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眼瞅着王寅、杨志、朱武三人皆是这般说了,聚义厅的口风立刻就转变了方便,众人议论纷纷,都是说应该在占据州府,让俊辰、许贯忠、林冲几人颇有哭笑不得之感。

    “只是我们应该占据哪里?”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一时间聚义厅中的声音就好像被掐住了脖子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是啊,我们到底该占据哪里?”每个人都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

    秦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显然他又想起了自己满门差点被杀尽的事情,瓮声瓮气地说道:“当然是青州,慕容彦达那个鸟人,仗着他宫里的关系,在青州地界上横征暴敛,搅得民怨四起,我梁山若是占据青州,定会得到青州百姓的拥护!”

    “打青州做什么!”韦豹不甘示弱,跟着嚷道,“当然是把梁山附近的东平、东昌两府,以及兖州、沧州这些暂时没有强大军事力量驻守的地方纳入梁山之手,然后在缓图其余州府!”

    “哼!韦豹,你在说什么,兖州?沧州?这些都是什么州府?我们现在占据这些州府,如何驻守,一个个隔得那么远,还要穿州跃府,占之何用!”秦明见韦豹跳了出来,直接就从中挑起刺来。

    韦豹自知语失,但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硬着头皮回道:“你要打青州,还不也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想报昔日慕容彦达那一箭之仇罢了!”

    眼瞅两人越说越激动,慢慢地开始互相撕扯的趋势,俊辰重重地一拍扶手,喝道:“够了!看看你们一个个都是什么样子,都是自家兄弟,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这般撕扯不成?”

    秦明也好,韦豹也好,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但不知为何,都有些害怕俊辰,眼见俊辰发火,二人浑身一震,面上讪讪地笑了起来,秦明口中兀自喃喃说道:“那你倒是说个地方啊,吼我们两个大老粗有什么意思!”

    秦明的声音虽轻,但那只是对于他自己来说,对旁人来说,这声音还是非常响亮的,厅中所有人都听得真真的,尽皆哈哈大笑起来,就连俊辰也被他气得乐了,指着秦明道:“好你个霹雳火,居然也会使激将法了,也罢,看在你甚少用计的份了,我就中你一回计,秦明听令!”

    秦明听了,顿时愣在了那里,不知道俊辰是说真的还是说笑,急得黄信在那里直跺脚,王林抚脸不愿再看,“怎么,堂堂的霹雳火,还是个出言无信之人?”俊辰难得地调笑了他一句。

    秦明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满脸堆笑试探地问道:“哥哥,你这是同意我去打青州?”

    “不错!”俊辰点点头,沉声道,“只是青州好打,打下来之后,你又打算怎么办?若是你直接竖起梁山大旗,只怕不消一刻,赵官家的征讨大军就到了,那我们打青州就会变得毫无意义,你可有想过?”

    “这个…”秦明低着头想了一会,转头看了看黄信和王林,见二人也是眉头紧皱,显然也是没有办法,当即两手一摊,“我实是不知该如何是好,还请哥哥教我!”

    “你……”眼见秦明说的诚恳,俊辰有火也发不出,长叹一声,目光投向王佐,说道:“王佐兄弟,今番你就陪着秦明走一遭吧,切记,打下青州后,务必将所有与慕容彦达有关之人全部诛除,而后青州府的往来官文全部由你模仿慕容彦达的口气和笔迹处理,相信以你的本事,定能胜任!”

    王佐越众而出,激动地道:“哥哥放心,王佐定然不辱使命!”

    秦明这会算是明白了俊辰的意思,大步走到王佐身边,朝着俊辰抱拳道:“哥哥放心,秦明定然与王佐兄弟好生配合,定然不会让你失望!”

    “你要说到做到才是!”俊辰心里暗暗说了句,随即看向蒋敬,朝他遥遥一抱拳,“蒋兄弟,王佐兄弟眼下前往青州,那么梁山的钱粮事物就全拜托你了!”

    蒋敬笑着摆摆手,“哥哥言重了,王佐兄弟之才,若是只管钱粮,岂不是大才小用了!”

    俊辰面上微微一笑,目光再次从群雄身上扫过,“我梁山经逢大战,眼下急需修养生息,三月之内不得采取任何军事行动,三月之后,秦明率马军第四营、步军第五、第七营出兵青州,务必占据青州全境;孙安率马军第十营、步军第八营、水军第一营、水军岸防营前往登州,务必将登州以东尽数纳入梁山手中,切记,遇事多与宗泽老先生、刘智伯商议!”

    “谨遵哥哥将令!”

    PS:昨天有所遗漏,现更正一下,马军第十营:孙安,副将胡显、胡俊

    感谢书友nblhb、的打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