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针对梁山的布局
    古人对于誓言的态度,就如同对待神鬼一样,不仅敬畏,而且深信不疑,既见徐槐如此这般地郑重起誓,盖天锡自是不会再有怀疑,只是要覆亡梁山,这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是他们可以做到的事。

    “虎林兄,你要覆亡梁山,为兄弟报仇的心自是不假,可是你可知道那梁山的实力吗?”盖天锡深深地皱着眉头,语中自是带着七分不信,“据小弟得知,前不久童贯率十万大军征讨梁山,甚至于布下大阵,最后还是被那梁山打得一败涂地,若不是他见机早,早早便回了京城,少不得也会成为梁山的俘虏啊!”

    徐槐还没有说话,任森撇撇嘴,抢先道:“以童贯那厮的心性和本事,从各州抽调兵马,既不给磨合的时间,也不给人熟悉的过程,直接就赶鸭子上架,纵然是孙吴在世,武侯重生,也没有办法打的赢,更何况他抽调的人马中,又真正有几个是可用之才,无非是去给那些贼寇送人头罢了。

    盖天锡虽说有的时候挺糊涂,可他真的实心用事起来,脑子转的还是很快的,听任森这么一说,就已然知道他的意思,“那照你这么说,是我们撇过朝廷,自己干?”

    徐槐很是惊讶,没想到盖天锡居然想到了这一节,直接点头道:“既然贤弟想到了,那是再好没有了,不错,就是我们自己干,我们……”

    徐槐正待说什么,盖天锡毫不客气地打断道:“虎林兄,小弟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府,能有多少兵马去攻打这梁山,且不论童太尉人马是否能够合作好,就这数量也不是我这小小郓州能够比拟的,就我们三个,加上几千人马,就算是去给人送人头,人还不一定稀罕呢!”

    徐槐一怔,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盖天锡见他笑的这般开心,顿时不悦起来,“难不成小弟说的不对?”

    徐槐不答,反而笑着问道:“不知贤弟可曾听说过正一村!”

    “正一村?”盖天锡脸上陡然变色,怒声喝道,“徐虎林,你莫不是打着联合外族,来剿灭梁山的主意,若是如此,你且自便,恕盖某不能从命,盖某虽不才,但亦是大好男儿,岂可与异族同流合污!”

    “非也,非也!”徐槐难得地掉了两句书包,眼中精芒一闪,“愚兄非是此意,若是将来有机会,愚兄定要为中原剿灭此獠!”

    盖天锡本待讥讽几句,忽地灵光一闪,双掌一击,指着徐槐兴奋道:“小弟明白了,虎林兄莫不是想依靠民间各处的庄客、团练……”只是很快他又皱起了眉头,“那也不可能,他们也不是什么可以靠得住的人,就算他们靠的处,区区一处团练而已,能奈梁山几何……”

    “一处不行,但如果是多庄联盟呢?”徐槐长身而起,愤然道。

    “多庄联盟?”盖天锡苦笑着摇头,不着头脑地说道,“当年小弟在郓城时,左近有一独龙冈,冈上那祝家庄也是称霸一方的存在,结果却被那草创的梁山,将祝家庄连同其盟友李家庄一并剿灭,扈家庄则归附梁山……不知虎林兄所说的庄子可能比得上这祝、李、扈三庄同盟!”

    “独龙冈的祝家庄?就他们也敢称霸一方?一个稀里糊涂的祝朝奉带着三个自以为是的儿子,到头来被自己的叔伯兄弟害死,还硬生生地将臂助逼反,此等所在,就是存世,也不过丢人显眼罢了!”徐槐轻啐了一口,眼中满是鄙夷的目光。

    盖天锡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心中也是暗骂自己,好好地提什么祝家庄作甚,只是他由不死心,复问道:“那虎林兄打算联合哪几家庄子?”

    徐槐想了一想,说道:“贤弟可曾听说过风云庄?”

    “风云庄?”盖天锡茫然,刚刚退去的红潮顿时又涌了上来,有些扭捏地说道,“小弟孤陋寡闻,从未听说过还有风云庄这个地方……”

    徐槐奇怪了,风云庄在江湖上名声比起祝家庄来,可以说是只强不弱,可看盖天锡的面色也并非做伪,正想问时,任森突然说话了,“不知盖兄可知景阳镇兵马总管云天彪?”

    “云天彪?”盖天锡更糊涂了,“这云天彪又是何人,怎么你们说的这些我没一个是知道的?”

    任森愕然,不知该如何说了,反到是徐槐看出些原因来,细细想来也是如此,他徐槐会知道,那是因为他在天下间游历了许久,自是知道许多江湖上的事情,而盖天锡家境殷实,又哪里会去天下间游历,仅知道的那些江湖上的事也是任地附近和从民间传闻听说的那些罢了。

    既然想通了此节,徐槐便不再打什么哑谜,直接开口解释道:“这风云庄便是在景阳镇左近,此庄有两个大姓,一姓风,当家的叫风会,另一个便是姓云,当家的叫云威,那云天彪便是其次子,庄上还有一名教师,叫庞毅,原也是官军出生,只是恶了那王黼,弃官留在了那里,这三人都是有万夫不当之勇,更兼这云天彪之子云龙与河北刘家结有儿女亲家,这份实力与那梁山比起来,如何?”

    盖天锡心中细细盘算了一下,还是毅然摇了摇头,“不行,此庄实力确是在祝家庄三家联盟之上,但若仅是如此,依旧不会是那梁山的敌手!”

    “是吗?”徐槐脸上不见失落,反而自案上拿起几个酒杯和一个茶碗比划起来,“若是加上召家村,愚兄手上也有些实力,以及贤弟,而且我等还可以在民间散步言论抹黑他梁山,还可自民间找寻些对梁山有仇怨之人加入我等,甚至于我等还可以找着人加入梁山以做内应,如此这般,我们几家联手,在外形成一个大圈,一步步将在那梁山死死地困在其中,灭其兵源,断其钱粮,然后在兴兵攻打,那其中的胜算……”徐槐重重地将一个酒杯往案上一顿,抬头看向盖天锡。

    盖天锡低头往案上看去,就见案上的五个酒杯将一个茶碗死死地围在中央,没有一丝可以回转的余地,“风云庄、召家村、徐虎林、以及我郓州,这才四家,那第五家……”盖天锡不由思索了起来,“是了,还有朝廷,高俅、童贯那些人见有便宜,又哪里会不派人来!”

    徐槐见盖天锡不语,但面色已有松动,不由加了把火,“昔日楚汉决战,刘邦之所以能胜项羽,靠的不就是刘邦的正面防御,韩信的千里包抄,彭越的后方袭扰方才成事,如今我等亦可效仿,以官军防御,风云庄、召家村包抄,贤弟与我等不断袭扰,定能剿灭梁山!”

    “干了!”盖天锡大叫一声,右拳重重地一捶左掌,“只要能灭了这群草寇,无论叫盖某去做什么,盖某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徐槐见盖天锡答应了下来,与任森飞快地交换了一记眼神,起身抱拳道:“既如此,愚兄便先告辞了,前往各地多联络一些志士,届时一起讨伐梁山,贤弟也可去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加入进来,以保我等顺利成事!”

    盖天锡自是点头应承了下来,亲自送着徐槐二人离去,待他回到凉亭后,发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梁山,我看你们这次怎么脱难,你们的死期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