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还望俊辰兄弟收录
    以梁山对周边地区的掌握,郓州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去,徐槐前脚刚进盖府,就被梁山的谍报人员探查得知,虽然无法得知他们具体说些什么,但是从他的进府的时间,以及和他离开后,盖天锡的变化来看,二人必然有所密谋,郓州的谍报人员得知了这个消息,不敢有所怠慢,立刻将此信报知时迁。

    时迁自被俊辰委任为总报消息头领后,对于工作的上心程度明显有了质的提升,在得到手下上禀报后,心知此事必有蹊跷,一面派出得力手下,前往调查徐槐和盖天锡的一举一动,一面火速将此事告知俊辰知道。

    俊辰在听闻了徐槐这个名字时,面色大变,从来都不会举止失措的他,尽然失手将手边的茶碗打翻,让许贯忠、林冲、时迁等人也是吃了一惊,纷纷将徐槐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在俊辰看来,徐槐此人才是原本剿灭梁山的最大功臣,不是他动用团练的力量,行彭越所为,就算张叔夜带着的那些雷将再有做为,武艺再高超,想要平定梁山,也只是痴人说梦罢了。

    许是俊辰也知道自己有所失态,面上微微一红,故作掩饰地轻轻咳嗽一声,“迁儿,多派人手,一定要把那个徐槐给我死死盯住了,告诉他们,必须一日一报,绝对不可错过!”

    时迁的印象中,俊辰从未听俊辰说过要一日一报,如今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此事定然非同小可,起身一抱拳,沉声道:“哥哥放心,时迁这就去安排,就是哥哥想知道那厮一天解了几次手,用那只手搽屁股,时迁也会查的一清二楚!”

    时迁说话间,正巧扈三娘自外进来,听他说的恶心,俏脸微红,柳眉一竖,开口斥道:“好你个偷儿,放着好好的事不去做,每日里专门做这些不知所谓的事情,莫不是找打!”说着,粉拳捏了捏,作势就欲打。

    时迁哪有胆子和扈三娘放对,立刻一抱抱袋,身形一动,远远地窜了出去,风中只有他的声音飘了过来,“嫂嫂莫要动气,时迁这便去了,保准给大侄子带份见面礼回来!”

    许贯忠等人听了,先是一愣,跟着便哈哈大笑起来,戏旎地看着二人,只看得扈三娘粉面含羞,用力地跺脚,飞快地瞪了眼俊辰,那意思分明再说,“都是你惹的事,现在该如何是好!”

    俊辰最怕看见的就是女人那幽怨的目光,他又何尝不知道几女的心意,只是眼下梁山看似发展的顺风顺水的,但实际上却是如履薄冰,四周隐藏的敌人不知凡几,若是因为自己陷入儿女私情的温柔乡,完不成自己的理想到也算了,若是连累的兄弟们为之殒命,只怕到了阴曹地府,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心中幽幽地叹了口气,面上带着一丝歉意,正待要开口时,扈三娘面色一变一跺脚,“坏了!”风一般地闪了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均不知是怎么回事,俊辰心中也暗暗地松了口气,只是扈三娘出去时间不长,很快便回来了,只是回来的时候,她的手中还搀扶着另一个人。

    此人一照面,俊辰等人无不大惊,纷纷起身迎了过来,“柴大官人,你怎地到此地来了?”

    来人正是在梁山休养的柴进,就见他面色红润,比起高唐州时那会,好了不知多少倍,就见他朝着众人一抱拳,说道:“柴某蒙诸位搭救,方才侥幸捡回一条性命,更兼得神医不分日夜地照顾,身子已无大碍,反正左右无事,正遇上扈姑娘,便叫她引柴某来见诸位,以谢过诸位的救命之恩!”说着,柴进一撩下摆,分明是要跪下。

    俊辰等人哪里会容他跪下,连忙上前一把扶住他,口中连连说道:“柴大官人,使不得,使不得啊!”

    柴进见拜不下去,也只能由着众人,待得坐定下来,环眼看了看屋中的人物,只觉得是一个个的英气逼人,比起自己当年在柴家庄时养的那些庄客,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悠悠长叹一声,“枉我柴进乃是世宗血脉,平素总以善养门客着称,不想临到有事时,却无一人可以派上用处,当真是可笑啊!”面上苦笑连连,不住地摇头。

    俊辰见他这般,本想劝说几句,不想柴进却将手一伸,阻住俊辰,反朝着许贯忠、林冲等人道:“小可欲借此地,与俊辰兄弟说几句话,不知几位可否……”

    柴进既然已经开口这般说了,林冲也好,许贯忠也好,自是无不可地点点头,起身朝外走去,只是到了门口时,许贯却突然停下脚步,朝着屋内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好似知道柴进要说什么一般。

    林冲知道柴进和俊辰之间的约定,许贯忠也从俊辰处知道了一些过往之事,但扈三娘却不知道,她只知道昔日俊辰上梁山时,乃是得了柴进的指点,如今柴进和俊辰两人留在屋内,将他们全部赶了出来,怕不是要索回梁山,思念及此,她也顾不上男女有别,直接叫住林冲、许贯忠道:“林二哥,大师兄,俊辰这般和柴大官人同处一室,会不会出什么事?”

    “出什么事?”林冲和许贯忠二人忽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笑意,就见许贯忠笑道:“弟妹,你且放心,你的心意,我和林兄都心知肚明,俊辰也并非不知,只是他更在意眼下这些兄弟,这份辛苦打拼得来的基业,不愿它被人毁去,待得梁山基石稳固之日,我当亲自回山,请师傅前来,为你们主婚,你只管放心就是!”

    扈三娘俏脸又是一红,只是她却丝毫没有让开去路的迹象,许贯忠奇怪了,问道:“弟妹,你还有什么事吗?”

    扈三娘口中呢喃了半天,“我……我……他……”许贯忠更加糊涂了,扭头看了一眼林冲,就见他也是一头雾水,不由开口道:“弟妹,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扈三娘见许贯忠问了,将牙一咬,直接脱口道:“那柴进个俊辰同处一室,可是会叫俊辰将着寨主之位让与他!”

    “……!”林冲与许贯忠一怔,跟着便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扈三娘大急,杏眼中似乎都泛着一丝荧光,许贯忠收住笑声,背着双手仰头看天,悠悠道:“弟妹放心就是,这梁山之主只会是一个人,那就是俊辰!”

    “可…可要是那柴进挟恩要胁,逼俊辰让位与他,那该如何是好!”

    “挟恩要胁?哼哼……”许贯忠的脸上如同笼着一层严霜一般,“他柴进要是知趣,就不会如此行事,若真是如此,也要问问我梁山上下的兄弟是否答应!”

    就在许贯忠与扈三娘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屋中的柴进也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就见他在屋内转了一圈,趁着离开俊辰远远地,双膝一软,直接跪在地上,朝着俊辰抱拳道:“今有前周世宗柴荣嫡派子孙柴进,为当今朝廷不容,遭人陷害,蒙梁山兄弟搭救,今走投无路,还望俊辰兄弟收录!”

    此言一出,将俊辰直接从椅上震起,看着柴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