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柴进的心意
    柴进此言一出,不仅让俊辰震惊不已,就连被扈三娘硬拉着在屋外偷听的林冲、许贯忠也吃惊不小。

    尽管说许贯忠猜到柴进不可能鸠占鹊巢,要挟俊辰让位,但是在他的分析里,柴进最大的可能还是选择是以替他复仇做条件,和梁山展开全面的合作,可没曾想,却会是这个结果。

    “人心啊,果然是这个世上最难猜透的东西!”许贯忠虽然心喜,但也对人心有了新的认识。

    且不说许贯忠他们如何,俊辰见柴进跪的这般远,心下自是知道柴进非要这么一跪,只是他虽然为柴进此举震惊,但他又岂能让柴进久跪,赶紧上前搀起柴进,“大官人,你又何苦这般,昔日便是你指引我兄弟三人上的梁山,这梁山便如同大官人自己家一般,又哪来的收录一事!”见柴进面上由是不豫,俊辰想了想,“柴福现也在我处,待他好些时,我在遣人陪着二位一同下山,重建柴家庄便是!”

    若是有选择,柴进也是不愿意来这梁山,只是他已不见容于赵官家,虽说他柴进在江湖上人面广,认识的人很多,但是在他落难的时候,往日里称兄道弟的达官显贵却是一个个作壁上观,甚至落井下石,让柴进对这个世道最后的一份信心也随之湮灭。

    如今的柴进已是恨极了这些人,“你赵宋本就是窃我柴氏得国,如今还要置我柴进于死地,断绝我柴氏血脉,我柴进若是不能报的此仇,就是有朝一日到得地下,也是无面目去见世宗陛下。”

    “俊辰兄弟,昔日确是我柴进指引三位上得梁山,只是那时我柴进也并未什么好心……”柴进见俊辰欲说话,直接伸出一手,“俊辰兄弟,你且让我把话说完,这些话柴某不吐不快!”

    俊辰无法,只能由得柴进继续说下去,“…只是想将你们作为我在江湖上的一个棋子罢了,只是没想到梁山会在你手上得到了如此的发展,这是你李俊辰的本事,与我柴进没有半点关系,反倒是我,没有识人之明,空养着如许食客,还尝比昔日齐国孟尝君,想来真是可笑……”柴进脸上自嘲的笑容显露无疑,俊辰知道劝他也是没用,只能由得他去。

    “我柴进遭逢此难,心中已是想的明明白白,若是没有官家点头,那高俅也好,高廉也好,由哪有这个胆子敢动我柴进,亏的我那时还在相信那所谓的丹书铁卷可以保得我平安……”柴进说着,目中已是流下泪来。

    俊辰见他流泪,心中叹息一声,柔声道:“大官人,事已过去,就莫再要想他,若是大官人不想再建那柴家庄,便在这八百里水泊梁山长住,可好?”

    柴进伸手,拂去脸上的泪水,露出一副前所未有的坚毅,“兄弟美意,柴进心领,只是如此长住,柴进于心难安,而且柴进业已想清,此生定要赵官家还我柴氏一个公道,若是兄弟不嫌柴进才疏学浅,就请兄弟收下柴进!”说罢,又欲朝着俊辰跪下。

    俊辰被他跪了一次,哪里还会让他跪第二次,终是点了点头,“好吧,大官人既然这般看得起俊辰,看得起梁山,俊辰若是再推辞,岂不是看不起大官人!只是大官人可曾想过,入了梁山,想做些什么!”

    柴进似乎早有准备,面上露出一丝笑意,“适才在门外时,在下听闻俊辰兄弟和军师他们似乎再说一个叫徐槐之人,不知可有此事?”

    “不错,确有其事……”俊辰看了柴进一眼,心中多少对此事有些不快,只是柴进也只是无心之失,他也只能将此事放下。

    俊辰的表情看在柴进眼里,自是知道俊辰为何会这般,“在下并非有意如此,只是在房外时无意听见,不过若真是柴某所认识的那个徐槐…”柴进无意似的瞥了眼俊辰,“梁山怕是真的要遇到强敌了!”

    闻言便知意,听柴进这么说,俊辰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当即问道:“这么说来,大官人认识徐槐此人?”

    柴进点点头,“不错,柴某确是认识此人,当日此人自称游历天下,曾在柴某府中小住过一段时日,他的那张嘴直到近日都还让我记忆犹新,说其是张仪、苏秦再世也不为过,甚至犹有过之,张苏二人再强,也只是以口才动人罢了,而他不只是口才过人,更为与被其说动之人同进退,共生死,因此此人站在了梁山的对立面,绝对是比赵宋官家还要棘手的对手!”柴进说完,不由自主地看向俊辰,不料确看见俊辰面露笑意。

    “这个世上不怕有对手,就怕没有对手,他徐槐虽然有本事,但是并非没有人可以治他!”俊辰看向柴进的目光中,透出着些许狡黠,“至少我面前就有人可以治得了他,不知道我说的可对,柴兄!”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柴进也笑了起来,“自古以来,合纵与连横就是相生相克的,他徐槐不知处于何种原因要对付梁山,不过既然已经知道敌人是谁,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俊辰兄弟只管放心,此事尽管交给柴某,定然不会让徐槐如此安生!”

    俊辰哈哈一笑,“此人能得柴大官人做对手,怕是做梦都会吓醒吧!大官人若是不弃,就掌管我梁山一切对外事务,如何?”

    柴进面色一肃,朝着俊辰一抱拳,“敢不从命!”心中亦是暗暗说道:“徐槐,既然你要与梁山为敌,那我柴进定然留不得你,就用你的人头来做我的投名状吧!”

    只是世事的发展往往总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按照俊辰等人的构想,应当等柴进那边有所结果,才是有所动作的时候,可不管是俊辰还是柴进,亦或是徐槐,都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竟然提前将双方的大战引爆。

    天下间的黑店,可以说多的是数不胜数,最出名的莫过于十字坡的张青、孙二娘,以及揭阳岭上的李立,只是张青、张二娘因为武松感化,改正从良,如今在梁山依旧掌管着酒店,只是比起前朝,不知好了多少倍;而那李立因为江州一役,投到了宋江的麾下,如今不知在河北哪个犄角旮旯里,依旧做着他的黑店买卖。

    张青也知道自己的出身不好,以前看的也是见不得光的事,按梁山往日的做法,自是将他杀了以谢天下,而现在之所以不杀他,还委以酒店职司,完全是看在自己夫妻救助过武松的份上。

    也正因为知道这个原因,张青做起事来是格外的卖力,几乎可以说是每件事都亲力亲为,只希望有朝一日大家说起来,他张青也是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而不是一个需要靠武松庇荫之人。

    张青这个人有个毛病,凡要出远门前,定要找人给自己卜上一卦,以得知前路祸福,这次出门前他依旧找到了每次为他卜卦之人,只是卦盒还没有打开,他便被孙二娘叫走了,而卜卦之人,也因为张青走了,也便没有打开卦盒,就这么放在一边让它去了,没有人知道,此时卦盒中的卦象正是“大凶,主血光之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