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出来混,迟早都要还
    靠天吃饭,这句话也许会有人一笑而过,也许会有人出言斥之,但是在行走于路间,赶江湖的人来说,至少会觉得这阳光晒在身上会暖洋洋的,无形中增加了自己赶路的力量。

    几条汉子挑着担子走在路上,从他们不时地擦拭一下汗水的动作来看,他们肩上这副担子的份量可是不轻,照理来说,挑着沉重担子赶路的人,面上多少都不会好看,只是这几人却甚是奇怪,不仅面上带着笑,更是时不时地嬉笑几句,端是和谐的很。

    几人就这般一边嬉笑,一边赶路,不知不觉间已然时近正午,几人也渐渐觉得腹中饥饿起来,就听得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说,“弟兄们,咱们赶紧走几步,前方岗上可是有着一家酒肆,到得那里,我请弟兄们吃酒!”

    往日里听到吃酒,这些汉子无不是欢呼雀跃,可是今日却是唉声叹气,那个领头的不明所以,正想问时,就听见一个汉子开口了,“张头,你别拿弟兄们寻开心了,就这荒郊野岗的,哪来的酒肆请弟兄们吃酒,要不咱先记下,待找到酒店时,咱再吃顿好的,哥几个说怎么样!”

    “就是,就是,张头就该请哥几个好好吃一顿!”有人带了头,那剩下的汉子也开始跟着起哄。

    那张头听了,哈哈一笑,“不就是吃一顿,这事好说,不过待会真到了酒肆,你们可就要看着我一个人吃酒啊!”

    这些汉子哪里会信着里会有酒肆,无不是飞快的答应下来,一个个边走边商议,回头去哪里讹上他一顿。

    只是很快他们就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甚至还有人还用力擦了擦眼睛,没有会相信这是真的,在岗上竟然真的会有一家酒肆存在,就看见那张头“嘎嘎”怪笑两声,直接朝着酒肆走去。

    那些汉子都是越渴又饿,哪里还会管之前说些什么,一个个地快步跟上,定要好好吃了几碗,那张头本来就不是一个小气之人,之前所说也就是兄弟间的玩笑话罢了,如今既然都跟了上来,一群人自是有说有笑地朝着酒肆走去。

    这么多的人引起的动静自然小不了,那酒肆老板远远听见了,自是赶紧满脸堆笑地迎了出来,“哟,今日早上就听见喜鹊在枝头叫,该有贵人上门,没想到今日来的贵人竟然会有这么多,各位客官别嫌小店简陋,都进来吃碗浑白酒,如何?”

    这些汉子见这老板虽是长得又黑又粗,但看他见自己这么多人,非但不害怕,还如此热情,不由打心底欢喜起来,对这个老板也是喜欢上了几分,一个个地嚷嚷起来,叫老板赶紧上酒上菜。

    这老板也是看出来了,这群人虽是挑着担子,妆扮也像极了寻常的挑夫,只是那股精壮彪悍之气,从哪里都透露着不同寻常,顿时起了结交之心,赶紧请众人入座,又吆喝着伙家上酒上菜。

    那些汉子饿了半日,见了吃食哪里还忍得住,一个个地狼吞虎咽起来,那副吃相让那张头都看不下去,喝道:“瞧你们这德行,一个个就跟出来逃难似的,是我平日不管你们吃喝还是怎地,”众人这会哪里会理他,自然是他说他对我,他们吃他们的,张头见没人理他,面上有些挂不住,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就待发飙。

    那老板正从后厨端了酒菜出来,见了张头这副样子,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中酒菜,懒腰将他抱住,叫道:“这位兄台,有话好说,何必这般动气呢!”

    张头见是老板这般说了,也着实不好拂了他的面子,悻悻地将手放了下来,那老板见他放手,随手递了碗酒给他,“这就对了,都是自家兄弟,何苦来着,对了,还未请教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张头将碗中酒一饮而尽,举手抱拳道:“小弟张青,还未请教兄弟名讳!”

    “张青?”那老板听了,猛地站了起来,失声大叫道,“可是原本在那十字坡开店的“菜园子”张青!”不知怎地,就在此时,后厨突然传来了打碎东西的声音。

    张青不以为意,这事在他开店那会,酒店的伙计也是经常打坏碗碟,可那老板却不干了,直接大吼一声,“干什么吃的,老子有多少家当全叫你个败家娘们砸了!”这边吼完,那边扭过头来对张青笑道,“小弟邓云,在此地开店日久,时常在江湖上听闻兄长大名,不想今日才得以相见,真是大慰平生!”

    要说张青不想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受万人敬仰,那肯定是假的,但是他要身手没身手,要文才没文才,要说有也是昔日十字坡的恶名,哪里会有人去敬仰他这种人,没有武松,只怕他只有地狱那一条路罢了,如今居然遇到一个敬仰他的人,怎能不叫他喜出望外。

    就见二人无限热情地握着双手,眼中充满一种另类的感情,那不要钱的肉麻话自二人口中飞速喷出,让在他们身边吃酒的汉子们都只觉得浑身冒起鸡皮疙瘩,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由心而生。

    可能二人也觉察到了什么,彼此间大笑一声,饮尽碗中之酒,就听邓云说道:“小弟昔日也曾去过十字坡寻找兄长,只是那里却早已物是人非,只是不知兄长如今在哪里发财?”

    张青对邓云对态度可以说是满意极了,见他又是这般尊重自己,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自是不会瞒他什么,便把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末了还说道:“正一村那事过后,我就跟着武松兄弟一起上了梁山,如今掌管着天下间所有的梁山酒店,我与邓兄弟也是一见如故,不如随我一同去了梁山,如何?”

    “这个…”听了张青这般说,邓云明显地犹豫了起来,张青见他这般犹豫,心中开始不悦起来,正待说话,就听得后面又传来“哐当”一声响,邓云立刻便跳了起来,“败家玩意,你们在做什么!兄长稍坐,小弟去看看便来!”

    张青看着邓云往后面去了,心中却是暗笑他这么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做起事来却是这般地不爽快,随意一笑,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邓云去了时间不长,便捧着两个酒坛,带着一个妇人从后面走了出来,对张青笑道:“劳烦兄长久等,小弟也是颇为过意不去,这不在后面教训伙计时,被我这个儿媳听见,她也是个仰慕兄长之人,听得兄长来次,说不得定要出来敬上兄长一碗!”

    张青一愕,那妇人也不等张青反应过来,直接从邓云手上取过酒坛,直接给张青满上一碗,又让邓云给张青手下那群汉子倒满一碗,眼波流转间,朝着众人抛了一个媚眼,娇声娇气道:“叔叔们还请满饮此碗!”

    那些汉子在外面跑的久了,看见这女子,眼睛都直了,一个个都傻乎乎将酒喝了下去,张青对这女子的作态着实有些不满,只是他对邓云观感甚佳,也不便多说什么,只能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就在张青一饮而尽之际,就听见一阵狂笑声从后厨传了过来,“哈哈,想不到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张青,也会中我这等雕虫小技!”

    “什么!”张青总算有些江湖经验,听见有人这般说,赶忙起身去取家伙,就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提不起劲来,张青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中了蒙汗药,勉力提起手,指着邓云,“你……你……”只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就晕倒在地。

    那个狂笑之人走了过来,用力地踢了两脚张青,“还十字坡卖人肉包子的祖宗,还不是叫你喝爷的洗脚水,哈哈……”

    邓云在一旁谄笑道:“云爷出手,自是不同凡响,只是这张青该如何处置,毕竟这厮是那梁山……”

    邓云才说到这里,就觉得胸前一紧,跟着便被人提了起来,“梁山?梁山怎么了,我告诉你,不是梁山,老子还不收拾他呢,既然他是个卖人肉包子的,那么就把他给我做成包子,然后给那梁山送去,听清楚没有!”那人一把提起邓云,朝着他一阵狂吼。

    邓云唯唯诺诺地应了下来,叫来几个伙计,将张青和他手下全部抬了进去,瞅着张青等人被抬了进去,那人又是一阵狂笑,“李俊辰,当年你给老子的羞辱,老子会加倍还给你,今天这个就是开始的利息!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