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来自安道全的诊断
    张青被做了人肉包子,孙二娘晕了,武松倒下了,这个消息哪里是几个伙计敢隐瞒的,小六子第一时间飞奔回梁山,而当俊辰得知这个消息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不要说他,就是鲁智深、林冲、许贯忠这些人,也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这是真的。

    但是他们也都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小六子只是一个小小的酒店头目,是万万不敢在此事上谎报,很快就听得“轰”的一声,鲁智深双目赤红,一掌将身前石板拍的粉碎,直接吼了起来,“反了反了,究竟是什么人敢如此残害我梁山兄弟,小的们这就随我下山,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武松性格豪迈,在山上颇有人缘,尤其是和鲁智深、林冲等人,更是关系匪浅,而他做为亲卫营的头领,时不时地将自己这一身精湛的小巧功夫传授给杨再兴、余化龙以及营中将士,更是让他深得拥护,听得他如此这般,再加上和尚这一吼,性如烈火的杨再兴、余化龙哪里还能忍住,亦是高声嚷了起来,定要下山去为武松讨回公道。

    这几个本就是行动派,如今更是一拍即合,马上就准备带人下山,只是他们还没有离开,就听得背后传来一声压得死死的低喝声,“站住!”

    若是平时,听见这个声音,鲁智深定然是一拍光头,哈哈大笑着转过头来,只是今日他是转过头来了,可是通红的双眼中已经满是暴戾之气,手上暴起的一根根青筋,显示出他此刻已然处于爆发边缘。

    就看见俊辰身形飘然而过,声音飘飘渺渺地传入他们的耳中,“叫马灵带上安道全,立刻下山,若是有延误,军法从事;告诉时迁,我给他三天,三天内我要知道此事的全部缘由;通告全山上下,即日起进入最高战备,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个胆子敢害我梁山兄弟!”俊辰的声音就如同九幽深处的魔音一般,和尚不知为何,身上的暴戾之气似乎退了下去,因为他看到一双比自己更红,更充满暴戾气息的眼睛。

    看着俊辰一身的暴戾,鲁智深飞快地林冲、许贯忠交换了一记眼神,带着杨、余二人跟着俊辰,直奔山下去了。

    林冲、许贯忠目送几人离去,林冲的眼中既是愤恨,又是担忧,“到底是什么人,敢如此对付我梁山,难道说他就真的不怕我梁山知道后,会将其碎尸万段吗?”

    许贯忠面上泛着无奈的笑容,“树大招风,梁山蒸蒸日上,但同样地也会招来旁人的眼馋和嫉妒,自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地破坏,只是张青这事……”许贯忠摇起头来,漠然不语。

    林冲知道他的意思,凭心而论,他对张青夫妇的所为也甚是看不上,也知是因为武松的缘故,俊辰才会接纳他们,“身在其位,若是不为手下兄弟出头,这梁山凝聚在一处的心纵然不会松了、垮了,但也怕会被有心之人利用吧……”林冲悠悠地说着,目中的担忧却更甚了,“只是俊辰这一身戾气的下山,莫要生出什么事来才好!”

    “林兄放心就是!”许贯忠仰头看天,“我相信俊辰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我们现下要做的,就是按他的说的那样,做好战斗的准备吧!”

    林冲点点头,显然是认同了许贯忠的说法。

    马灵的日行千里之术比起戴宗来,无疑要高明了不少,尽管是背负了一人和一个沉重的药箱,尽管他比俊辰等人出发的要晚,只是待俊辰等人到时,他背负着安道全早已赶到多时。

    酒店伙计也好,那些被扣押的送包人也好,见到俊辰等人的到来,不约而同地放声叫了起来,唯一不同的是,一些是可以跑到离俊辰近些的地方倾诉,另一些只能跪在那里扯着嗓子叫嚷。

    只是俊辰只是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向马灵问了一句,便带头进店去了,那些伙计本想跟上去,但被杨再兴、余化龙二人拦了下来,看着二人脸上带着的一丝狞笑,不管是伙计还是送包人,心中都在上下打鼓,不知自己的命运会如何。

    他们怎么想的,俊辰不想知道,现在也不愿知道,他此刻的心思完全都在武松的身上,径直走到后院,正遇上安道全在院中苦思冥想该当如何来书写这张药方。

    “安太医,武松兄弟和孙二娘怎么样了,可会有性命之忧!”既然遇上了,俊辰自是不会客气,张口便问了起来。

    哪知安道全却全然不理俊辰,只顾自己在口中喃喃自语,“当归、丹参……有了,就这么着…”忽地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下笔如飞,顷刻间一张完整的药方已经跃然纸上。

    直到此刻,安道全方才放下笔来,轻轻叹息一声,起身施礼道:“适才因为药方之事,故而未曾理睬哥哥,还请哥哥勿要见怪!”

    俊辰一摆手,“这些都是小事,我且问你,武松兄弟怎么样了?孙二娘怎么样?”

    “唉!”安道全摇头叹息道,“身体好医,心病难治,武松兄弟心神激荡之下,喷出的乃是一口心血,无疑是伤到根本,纵然是身体林健,想要恢复也是迁延日久,除非……那孙二娘只是一时受刺激过度,昏迷过去罢了,只要好生调理,不日便可康复,只是日后莫要再让她多受刺激即可。”

    俊辰听话辩音,听出安道全语中明显有个犹豫,不由奇怪道:“太医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莫不是武松兄弟的伤……”

    “果然瞒不过你……”安道全摇摇头,又是叹了一声,“武松兄弟昔日受过及其严重的伤,可是确未曾好好调养,只是仗着体魄雄健,自己慢慢康复罢了,虽看似好了,实则落下了极为严重的病根,如今在加上这一口心血,更是伤上加伤……若想要他痊愈,康复如初,仅靠我一人已然是不够,须得有一人施展《神针七篇》中的神针技法,配合老朽的推拿与药石,方能使他恢复如初啊!”

    俊辰点点头,面上露出奇怪的表情,“既如此,安太医为何不及早施针,毕竟早一日总好过晚一日吧!”

    “这个……”安道全面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说来惭愧,安某虽略通针灸之术,可对于《神针七篇》却只有耳闻,从未有机会亲眼得见,更不消说会使用其中技法,因此……”

    “既如此,太医可知有何人会此技法?”俊辰急切地问道。

    安道全微微沉吟片刻,开口道:“《神针七篇》向来单传,当代传人乃是当朝御医王惟德之子王峰,后听说被其父逐出家门,流落江湖,直至在五台山一带定居,后出家为僧,据说便是在那文殊院中……”

    “什么!文殊院……”俊辰听了,不由直直地将目光投向鲁智深,不想和尚也是大吃一惊,看向俊辰的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

    “阿弥陀佛!洒家当日在文殊院剃度,怎地从未听人提过此事?”和尚颇为懊恼地摸了摸光头,语气中满是遗憾。

    俊辰瞥了他一眼,眼中满是鄙夷之色,“你那会就知道喝酒吃肉,哪会知道这些,”面上却对安道全道:“太医,我与大哥这就前往五台山,无论如何定会带得那王峰回来,武松兄弟这里……”

    不知怎地,俊辰此时的脑海中却突然想到被自己救回梁山的潘金莲,口中竟然鬼使神差一般地说道:“武松兄弟这里还请太医多多用心,可回山请潘金莲潘姑娘来此照料武松兄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