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二十章 智真的劝导
    李俊辰也好,鲁智深也好,两个人都全然没有想到王峰尽然就是智真方丈,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智真几乎没有考虑,就已经答应了他们。

    返程的路上,俊辰一直都在思考,为何这趟五台山之旅会如此的顺利,甚是可以说是不废吹灰之力,可是他左思右想都不得其解,总不能空想为虎躯一震,智真倒头就拜吧。

    事实上,这个原因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很简单,只是俊辰根本就没有往那个方面去想过,毕竟在后世来说,观星也好,看相也好,都是被归入行骗横列,俊辰自是不会去了解。

    而在这个时代,观星和看相都是一门极其高深的学问,就如同俊辰的师父知机子一般,通过看相得知俊辰乃是命外之人,有他在可保师门昌盛,甚至于更进一步;通过观星得出三凶星降世,神州陆沉,炎黄蒙尘,非大机缘者不能阻止,所以放得俊辰出师,以其能够以他命外之身来挽救浩劫。

    同样的,智真作为这个时代可以和知机子比肩的高人,与观星一道纵然是不及知机子,但亦是相差不远,可是对于相学,老和尚绝对可以说是冠绝于天下,无人能及,就凭着那短短时间的一看,他就已然看出鲁智深的气运已经和俊辰紧紧联系在一起,而文殊院的未来又是寄予鲁智深的身上,如此一来,做为文殊院的主持,纵是和知机子有些竞争的念头,但是为了文殊院的未来,老和尚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下山来走这么一遭。

    潘金莲自从被俊辰从祝彪手中救出后,就一直居住在梁山,虽说她亲眼目睹的那一战,大多时候都是林冲在那里大展神威,可是不知为何这个年轻公子的淡淡身影却被她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原本想着在那梁山之上,应该有着很多的机会可以接近俊辰,却万万没有想到,俊辰似乎已经将她遗忘了一般,从来没有来看过她一眼,一日日的等待,一日日的失望,让她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一点姿色,根本入不得俊辰之眼。

    就在她怀疑自己的姿色,满心失望之余,竟然有人来告知她,俊辰请她立刻下山一次,听闻这个消息,她简直心花怒放,芳心窃喜,以为俊辰终于想到要见她了,满心欢喜地跟着来人下山,待到的地方后,方才知道只是让她下山来照顾一个人罢了,这份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感觉,让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几乎就要奔溃,总算她性格坚韧,咬牙挺了下来,本着“是你要我做的事,我一定要做好的”的想法,走进了武松的屋子。

    只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在她走进武松屋里的那一刻起,她只觉得无形之中有股魔力在指引着她一般,将她的视线强行地牵引到那个躺下床上的男人身上,看到他那阳刚的相貌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被这个男人深深地吸引,俊辰的影子也在不自觉中被这个男人的影子所替代,“也许,这个男人才是我的真命天子吧!”

    而武松这个对女人一直不假颜色的汉子,也许是原本命运轨迹中的遗憾延续到了他现在的身上,在苏醒的那一刻就看见一个时常在梦中出现的女子在照顾着自己,他那颗不近女色的心动了,暗暗地下定决心,待为张青报的此仇后,定要让俊辰做媒,将这女子娶过门。

    在潘金莲的悉心照料和安道全的药石诊疗下,武松的状态也是一日好过一日,而《神针七篇》的神技在智真的手上,更是使的出神入化,顺顺利利地将武松体内残存的瘀血完全地逼了出来,接着只要慢慢静养,武松定能还复旧观。

    得知此信的潘金莲自是不由自主地喜极而泣,鲁智深不明所以,见她就这般掉泪,还以为有人欺负她,瞪着铜铃大的眼睛,拍着胸脯瓮声瓮气地说道:“大妹子,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有人欺负你了,你只管告诉洒家,洒家去为你出气去!”

    潘金莲是为了心上人的康复而高兴,哪里会要谁去她出气,只是这话她又哪里说的出口,百般无奈之下,就见她脸上布满红云,轻轻地一跺脚,转身进屋照顾武松去了,只留下面带笑意的俊辰等人以及摸不着头脑的鲁智深。

    是夜,一场宾主尽欢的宴席过后,鲁智深等人亦是早早地睡去,唯独俊辰一人久久无法入睡,故立于店外,仰头望星,似乎只有满天的繁星才能知其如今所想。

    “阿弥陀佛!”一声声轻但却清晰入耳的佛号自俊辰身后响起,俊辰闻其音,便知来人是谁,“如此深夜,李施主还不安息,却在此地观星,不知可有所悟!”

    “大师不是也没有安息吗?”俊辰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智真,“适才大师于席中连劝俊辰饮了三杯,言外之意,不外乎让俊辰在今夜三更时分在外等候大师,如今俊辰业已在此,不知大师有何言相告?”

    “呵呵,不愧是知机子的高足,果然不同凡响,”智真微微一笑,轻抚短须,“老衲确有一言,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俊辰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大师救得武松兄弟,便是我梁山恩人,有何话不当讲,但说无妨!”

    “我与你师知机子相交甚笃,也知你的志向与抱负,如今这天下是何局势,我也略知一二,此节上我也不来劝你,老衲那日观你面相,可以看出你日后在征伐的过程中,所到之处,定然一片血海,随之而来的便是千里白骨,如此的无边杀孽,岂不是要户户悲啼,家家落泪,还请施主多生慈悲之心,所造杀孽为是!”老和尚想了想,终究还是把想说的说了出来。

    本以为会造杀孽者,必是脾气暴躁之人,老和尚已然做好被拒绝,甚至是俊辰拂袖而去,不想俊辰听了却是低头不语,沉吟良久,方才开口道:“大师所言,俊辰铭记于心,如此悲天悯人之心……”

    “阿弥陀佛!施主能有此心,当真是天下苍生之福……”老和尚不待俊辰说完,直接把话接了过去。

    “大师且别忙谢,先容俊辰把话说完!”俊辰伸出手来,阻住老和尚接下来要说的话,“只是此心只可用在汉家百姓身上,那些蛮邦异族,又如何当得起我汉家的慈悲之心,昔日若是没有“武悼天王”冉闵大帝,又岂会还有我汉家衣冢,旁的事俊辰都可答应大师,只是有朝一日,兵临草原,定然血洗整个蛮邦异域,还我汉家永久太平!”说话间,一股腾腾的杀气自俊辰身上喷涌而出,让老和尚陡然变色。

    老和尚张了张口,但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无论说什么,都已然无济于事,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心念已是坚如铁石,又岂是自己的言语所能打动,若是自己强行将其带回五台山,关上几十年,或许凭着自己高深的佛法,还能化解此念,只是如此一来,只怕五台山将永无宁日。

    老和尚想来想去,终是叹息一声,“阿弥陀佛!还望施主日后多生善念,少造杀孽为是,老衲言尽于此,还望施主珍重!”说罢,迈开脚步,径直朝前走去,不多时便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唯有若有若无的声音飘飘传来,“遇唐而从,见异而功,逢上而归,见莲而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