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二女争锋
    “哈哈…确然如此,”俊辰面色一肃,身上散发出阵阵杀气,沉声道,“不错,只要上得梁山,就是我自家兄弟,兄弟出了事,我这个做老大的如果不闻不问,不能为兄弟报仇血恨,那么我还有资格做在这个位置上!”

    “这么说来,前日里飞龙岭上的那把火,应该就是哥哥放的吧?”庞万春心中对俊辰这个说法甚是满意,口气中也不免带上了敬语,让庞秋霞也是惊讶不已。

    “确然,那个地方如果不烧了,日后难免会让有心人利用,那邓云在那里经营日久,不但将那里经营成一个人间炼狱,更是挖了不知几条暗道,就是为了日后方便逃走,我也曾在暗道中走过一段,只是已经被他想法堵死,无法继续追踪。”俊辰说到这,不免微微叹息一声,默默地摇了摇头。

    “哥哥大可不必如此,相信哥哥既然到了这里,必然是已经有了对方的消息,不知万春说的可对!”庞万春连忙开口,安慰俊辰道。

    “对方是谁,我确实已经知道……”

    “什么!哥哥你既然知道了,怎地不把大家伙一起带来,有林教头、莽和尚他们在,咱们一股脑地杀进去,不是立马就能给张青兄弟报仇了嘛!”李逵听到俊辰这么说,立马不干了,跳起来直嚷嚷。

    公孙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轻声喝道:“铁牛,坐下,你若再是如此打断哥哥说话,回去我就关你十天小黑屋!”

    一听要关小黑屋,李逵脑门上立刻开始冒汗了,黑脸上悻悻地笑了笑,“俺…俺只是说说,做不得真,哥哥继续,继续,嘿嘿……”连忙将脑袋一缩,不在言语。

    庞万春倒是点了点头,带着一丝疑问问道:“这个大哥说的也是有礼,若是带着梁山上所有的好汉一起下山,不管仇人是谁,想要报仇,都当是轻而易举之事,为何哥哥只是带着这几人来此?”

    俊辰面上露出一丝苦笑,“我也知可如此行事,只是……不知庞兄弟可知道那风云庄?”

    庞万春点点头,有些奇怪地看了俊辰一眼,“这风云庄在天下间并非无名之所,小弟自是知道……”忽地他面色大变,猛地站了起来,“难道说……”

    俊辰点了点头,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正如兄弟所想那般…”

    庞万春无力地坐了下来,喃喃自语道:“那就难怪了,如果是这风云庄的话,来的人多了或许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啊……”

    庞秋霞从未见过自己兄长这幅模样,不觉甚是奇怪,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说道:“哥,打仗什么的不是向来人越多越好吗?怎么到了这什么风云庄这里,人多反而不是好事呢?而且这梁山报仇,不是应该找那什么邓云吗?怎么又和风云庄扯上关系了?”

    庞万春看了眼俊辰,似在相询谁来解释,只见俊辰低头想了想,开口道:“我梁山有专门负责打探消息的头领,业已探明,这邓云便是风云庄外围专门负责打劫往来商旅的人物之一,这风云庄庄主是云家家主云威有两个儿子,一个叫云天义,专走绿林道,在江湖上可说是坏事做尽,烧杀掳掠,只要被他看上就没有好结果,在我刚出道的时候,此人就败在我手上,使得他倒手的财物又飞了,故而此人时刻含恨在心,也正是如此,而害了张青兄弟………”俊辰说到这,面色一黯,似乎在为张青的死而自责。

    宿金娘看到俊辰这般面色,悄悄伸手握住他的手,俊辰感觉到从金娘手上传来的暖意,心中也是一暖,朝着她微微一笑,转头又继续说道:“那云威次子叫云天彪,乃是这景阳镇兵马总管,他这官是怎么来的,就是靠的云天义在外面烧杀掳掠抢来,然后出钱买来的,不过官是买来的,可他的武艺却着实了得,在这天下,也是数的上的好手;风云庄的另一家风家,家主风会,素来以云家马首是瞻,只要云家说要做的事,他们风家必然会跟着一起做,在加上风云庄不缺钱,更是笼络的不少失意的武人和穷凶极恶之徒,这份实力无论是谁都不敢小觑!”

    俊辰话音刚落,庞秋霞就撇撇嘴,“就这些吗?你梁山不是号称高手如云吗?难道还对付不了这么几个吗?看来你梁山还真是……”

    “秋霞,你给我闭嘴!”庞万春不待庞秋霞说完,直接出言呵斥道,“小妹不懂事,还请哥哥勿要责怪!”

    俊辰笑着摆摆手,“秋霞妹子天真烂漫,哪有需要责怪的,你说是不是啊,秋霞妹子”,俊辰说着,扭头看向庞秋霞,惹得庞秋霞轻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搭理俊辰,“至于我说这风云庄难打,你可能不信,不如这样,你随我去这风云庄看看,如何?”

    庞秋霞听他这么一说,正要拒绝,却忽地转念一想,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俊辰见她点了头,便对庞万春道:“庞兄弟,你若是无事,也随我等一起去这风云庄看上一眼,不知意下如何?”

    庞万春还能怎么样,只能狠狠地瞪了一眼庞秋霞,点头应了下来。

    一行多人这便会账离开,那茶博士看着一行人的背影,满口叹息,“这好好的人去什么风云庄,这不是自己送上门嘛……哎!”

    一行人说说笑笑,离开景阳镇,约莫走了二十多里,庞秋霞左右看看,见除了山水松林,还是山水松林,转头看向俊辰喝道:“李俊辰,你到底认不认识路?怎么走来走去,还是这么个样子,莫不是你拿我们兄妹耍着玩不成?”

    宿金娘一直就不待见庞秋霞可以说这一路来就一直忍着她,如今见她对俊辰说话这般不客气,不由大怒,柳眉一竖,喝道:“姓庞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没有人逼着你来,是你自己要跟着来、如今却在这里嫌东嫌西的,莫不是真的以为我梁山怕了你不成!”

    庞秋霞不知为什么,从刚见面开始,就对宿金娘没有一丝好感,如今被金娘这么一骂,也是火自心头起,指着金娘喝道:“姓宿的,你以为你是什么,姑奶奶今天还就告诉你了,旁人或许惧你三分,姑奶奶可不怕你,有本事就不靠旁人,咱们两个手下见真章,看看到底谁厉害!”

    “比就比,今天不好好教训你,本姑娘从今以后就不走江湖!”宿金娘直接把马一催,手中月轮火尖枪一舞,直取庞秋霞。

    庞秋霞也不含糊,手中的柳叶刀一竖,隔开宿金娘来枪,跟着便是一刀砍了过去,二人枪来刀往,斗了个不亦乐乎。

    李逵那厮远远地看着,脸上居然还露出一丝傻笑,“嘿嘿,真好看,余兄弟,你说是不是,这老娘们打起来就是比咱老爷们好看!”听的余志旺连翻白眼,悄悄地一拉马头,与这厮离得远些,免得引火烧身。

    果不其然,就见两道银光远远袭来,直奔李逵而去,李逵措不及防之下,被两道银光将他那宽大的裤腿牢牢地钉在地上,让这厮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大马趴。

    俊辰与庞万春相视苦笑,他们两个也是拿二女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由得她们去打,不过要是有人出现危险,相信以这两个男人的能耐,应该也能救得下来。

    就在二女越斗越精彩,不远处的松林中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声音,“哈,本少爷还想着去景阳镇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居然自己送上门了,小的们,给我上,男的统统傻了,女的都给爷抢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