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风会庞毅双出手
    真要说起来,这云龙生的还是一副非常好的面相,面如满月,唇若抹朱,头戴束发紫金观,身穿桃红团花袍,当真是一派浊世佳公子的面相,在俊辰见过的人中,除却花荣就只有那赵楷才能与之相比。

    庞秋霞看了看云龙,又转头看了看俊辰,接着又转过头去看云龙,如此往复的动作,引起了宿金娘心中的不快,“姓庞的,你看什么呢,难不成是看上这个小白脸了不成?”

    “你……”庞秋霞闻言不怒,正要反唇相讥,忽地转念一想,脸上露出娇笑,“他长的就是俊,我就是喜欢看,你能怎么样,看看你身边,除了道士、胖子就是黑炭头,果然是与众不同啊!”说到“与众不同”四个字时,她还格外加重了声音。

    宿金娘是北方女子,在口齿上自是不如来自江南的庞秋霞,瞅着自己在言语上讨不到什么便宜,便扭过头去,朝着李逵狠狠地瞪了一眼,以疏解自己心中的郁闷,只是瞪得李逵有些莫名其妙,如果让他知道原因,只怕他心中一定会狂呼,“长的黑也是我的错吗?”

    且不管旁人的心中是做何想法,可在俊辰的心中可是对云龙抱有百分之两百的警惕,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这云龙乃水浒世界的一朵奇葩,不近女色,喜好男色,君不见这厮第一次见到女扮男装的陈丽卿时,要拉着她一起秉烛夜谈,同塌而眠,等知道她是女儿身时,反而和她生了龌龊,与刘慧娘的关系也是如此,若不是为了刘家的实力,这厮怕根本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看着云龙眼中闪动的精光,又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俊辰没由来的一哆嗦,让身边的金娘颇为奇怪,关切地问道:“俊辰,你这是怎么了?”

    俊辰摇摇头,心中苦笑不已,总不能和她说,眼前这小子是个喜欢男人的主吧,“原来是云大公子,在下……”

    “云龙,你个混蛋,你和这些混蛋废什么话,赶紧派人过来救我,把他们都给我杀了,本少爷命令你,赶紧给我把他们杀光,呃…”那边的风少爷趴在地上,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终于是把口中的破布弄了出来,然后放声咆哮着,众人听见他的嚎声,皆扭头过来看他,李逵自是满脑门的黑线,回手就是重重的一巴掌,直接将他扇的晕死过去。

    “住手!”云龙虽说有些看上俊辰,也是不喜欢这个风少爷,只是他好歹也是风云庄的一份子,如何能看着旁人欺辱自己庄上之人,“这位兄台,我这位兄弟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要这般对待与他,你难道不知他是我风云庄的人吗?”

    “风云庄又怎么了?你们算是哪门子的好汉,也敢在我梁山好汉面前充大头,实话告诉你,黑爷最看惯的就是你们这号人!”李逵一巴掌扇翻风少爷,掣起板斧扛在肩上,走到俊辰马边,朝着云龙大声吼道。

    “原来如此……”

    “是谁!是谁敢抓我儿子!”一声满是暴戾之气的怒吼从箭楼处传出,很快就见一匹黑马飞奔而出,后面更是跟着大队的庄丁。

    云龙转头一看,“会叔,你怎么来了?”

    满脸虬须的风会冷冷地看了云龙一眼,喝道:“云龙,捷儿纵有万般不是,也总是你的连襟兄弟,你不思救人,却在这里与这些贼子闲话,到底是何意思,待日后见了天彪兄,我倒要问问,他是如何教的儿子!”

    庞毅也在一旁说道:“是啊,大公子,与这些贼子有什么好多说的,这便将他们一一拿下,然后交给大人发落,才是正事!”

    “你们…”云龙一时间被他们挤兑的不行,不知该如何作答,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和眼前这人一旦交上手,等着风云庄的将只会是衰败灭亡,是以他无论如何都不愿与眼下这人交手,他这般想,可旁人不会,由以李逵最是如此,听见风会和庞毅的话,这厮扛着板斧走前几步,喝道:“老东西,你说什么,有胆子再给你黑爷说遍试试!”

    庞毅也是个火爆脾气,李逵这话就好比是火上浇油,“老子不但会说,还会要了你的狗头!”手上那柄厚背薄刃的截头大砍刀一摆,胯下马一催,人骑合一,朝着李逵当头就是一刀砍来。

    “呵,老家伙来真的啊!”李逵口中大喝一声,手上丝毫不含糊,身子一矮,避开他这一刀,跟着双手伸直,两把板斧摆开,整个人如同陀螺一般,原地旋转起来,如同风车一般朝着庞毅的马腿砍去。

    “无耻!”庞毅直是气往上撞,咬牙切齿地怒吼,忙是牵马避开李逵的锋芒,手中的砍刀往下一竖,硬生生地招架住李逵这一招,李逵见他架住这一击,咧开嘴露出白花花的牙齿朝着庞毅一笑,“老头,不错嘛!那么这一招又如何呢!”话音一落,就地一滚,直接滚到马腹之下,双斧一分,朝着马蹄便是一斧。

    就听一声凄惨的马叫声传来,庞毅的战马轰然倒地,措不及防的庞毅亦是被掀翻在地,死死地被压砸马身之下,李逵不及从地上爬起来,就将一把板斧压在庞毅胸口,另一把板斧高高举起,“老头,咱们下辈子见吧!”

    只是李逵的斧子还没有来得及劈下,就一道寒芒,由远及近,自李逵手上掠过,李逵只觉得手上一轻,抬头一看,就见只有一个斧把还握在手中,斧子却早已不知去了哪里,不待李逵喝骂,就又见一道寒光袭来,直取李逵胸腹,“哎呀!”李逵大叫一声,再无顾不上庞毅,直接向后一滚,才避开这要命的一刀。

    风会连着两刀不中,心中微惊,但萦绕在心头的怒意却是更甚,正欲催马向前,将李逵这个辱其子之人斩于刀下,只是哪有人会容得下他第三刀的出手,就见两道锐气破空而来,一取前额,一取左胸,似乎定要将他毙于箭下。

    风会冷冷一哼,手中砍刀向内一圈,将两箭一并击落,后大刀一震,刀上九环声声作响,“哪来的毛贼,竟敢暗箭伤人,还不速速来老爷刀下领死!”

    “哈!”庞万春将弓箭往身后一背,不顾身旁小妹的拉扯,驱马而出,将长枪一背,亦是喝道:“到底是无耻小人,只会血口喷人,不过也确是只有你这般小人,才能生出废物……”

    风会被他说的七窍生烟,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恼羞成怒的他直接一声大吼,“与我死来!”九环大刀一摆,照着庞万春搂头就砍。

    庞万春冷冷一哼,长枪换到身前,便于风会战到了一处,只是他虽然弓箭技艺惊人,但他的手上功夫比起风会来,还是多少差了些,两人交手不过十招左右,他依然左支右绌,有些招架不住,风会看在眼里,手上一面加紧,口中冷哼连连,“就这点本事也学人出马,怕不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今天爷爷就教你一个乖,到了下面记得,是你风会爷爷教会你的!”说罢,一刀荡开庞万春来枪,跟着虎吼一声,大刀闪光一抹寒光,朝着庞万春颈项砍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