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徐槐说云天彪
    云龙自非那种好勇斗狠的无知之徒,想要追上去,无非也是想要找俊辰问个清楚罢了,如今听风会这么说了,知道轻重的他自是只能作罢,一面指挥庄丁抬起庞毅回庄,一面派人飞骑前往景阳镇,告知其父云天彪。

    云天彪此人天生生的一幅酷似关羽的面相,若是远远看去,还真没准会把他看成关羽,一样的丹凤眼,一样的卧蚕眉,一样使的是青龙偃月刀,一样爱看《春秋》,一样的傲气,一样的护短,只是有一样,他比关羽强,那就是这人行事不择手段,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他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在庄丁前往他处报信时,正巧那徐槐也在他处,在听了庄丁的报信后,云天彪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徐槐对他的秉性非常了解,见他这般,连忙问他出了何事。

    云天彪叹息一声,对着徐槐说道:“虎林兄与云某相交甚笃,云某也就不瞒虎林兄了,适才家中遣人来报,有些不明身份的人在庄前一场大闹,重伤了庄上的庞老先生逃走,走前更是口出狂言,要与我风云庄不死不休!”

    “哈哈……”徐槐闻言,摇头大笑了起来,“云兄,你莫不是拿兄弟在寻开心吗?就以你风云庄的实力,还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招惹一番,难不成他还真的不怕死吗?”

    “虎林兄莫要埋汰小弟了,想我云天彪乃是这景阳镇的兵马总管,怎会无故触自家的眉头!”云天彪面露不悦之色,言语中隐隐含有责怪之意。

    徐槐见他面色不似做假,也知其说的必是真话,只是这地界上,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人敢去捋风云庄的虎须,忽地他脑中灵光一现,“难道是梁山贼寇?”

    这人啊,一旦有了想法,就如同着了魔一般,会不由自主地往这条路的深处去想,去找百般理由来说服自己,眼前的徐槐就是如此,就见他越想越投入,越想越兴奋,“是了,一定是梁山贼寇,!”想到兴奋处,徐槐忍不住用力地一拍桌案,高声叫道:“定是如此!”

    “徐虎林,你这是什么意思,风云庄今日遭难,你却在这里拍手称快,莫不是这人就是你找来的,你且与我说个清楚,否则你今日休想离开这总管府!”云天彪火了,直接拍着桌案大喝一声,门外的侍卫听见他的吼声,一个个地抽出腰刀,冲了进来。

    为首的将官全身披挂,朝着云天彪躬身抱拳,“大人,不知呼唤我等,所为何事?”虽说他是躬着身子,但是眼神切一直往徐槐以及任森的身上在瞥。

    任森以及另外一条汉子,互相看了一眼,不动身色地站了起来,站在了徐槐身旁,大有打起来之后,拼死护着徐槐杀出去的意思,云天彪自是看出了他们的意思,只是冷冷一笑,不做理会,眼神却是一直放在徐槐的身上。

    徐槐神色自若,张口哈哈一笑,“你们这是怎么了,任兄、真兄,你们二位权且坐下,云兄定然不会伤害与我!”起身将二人一一按与座上,朝着云天彪躬身施了一礼,“云兄,适才小弟听你所言之事,一时间想的入神,是以有些失态,还请云兄见谅才是!”

    云天彪听徐槐这般说了,心气微顺,虽说依旧冷着个面孔,但却摆摆手,让那名将官领着军士退了出去,那名将官自是领命退去,可出去前依旧不忘狠狠瞪了眼徐槐,示意他小心说话。

    任森和真姓男子被他瞪的有些火起,正想起身和他理论,却不想两人的手被徐槐死死的按住,二人无法,只能暗暗捏拳,心中记下此人的样貌,以待日后再说。

    就听徐槐开口道:“云兄,适才小弟所想,来你风云庄闹事的,会不会就是梁山的草寇,只因一时间想的入神,这才有些忘乎所以了,云兄万要担待一些!”

    云天彪一挥手,示意此事不消再说,只是面上露出一丝疑惑,“我与那梁山草寇素无过节,他如何来犯的我风云庄,难道说他们不知道这风云庄是我云某人的庄子不成?”

    徐槐心中大骂云天彪故作姿态,面上却是露出一副悲戚的模样,说道:“这梁山贼寇做事,向来就是不分青红皂白,不问是非缘由,当日我兄长徐和在济州府任知府,却因为这些贼寇劫了蔡京的生辰纲,派出的剿讨官兵也被贼寇所灭,从而仕途全毁,他那梁山周边的村子、州府百姓也时常被他们无故欺压,日子也是过的凄惨无比,是以小弟断言,此事定是梁山贼寇所为,兄长若是不信,断可将报信之人叫来,一问便知!”

    云天彪狐疑地看了一眼徐槐,心中有些猜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既然想不明白,他就索性不想了,直接扬声叫道:“来人啊!将先前报信那人给我带过来!”

    云天彪的话,在景阳镇就如同圣旨一般,没有人敢不遵从,很快那名庄丁便被带了过来,云天彪见了他,开口就问:“你且给我好好想想,那些人可有说过他们是从何处而来!”

    那名庄丁听了,低下头仔细地想了起来,忽地抬起头来,惊叫道:“有,他们中有一个手持两把板斧的黑炭头,口口声声称他们是什么梁山好汉!”

    “黑炭头?板斧?这厮一定就是那什么“黑旋风”李逵!”徐槐指着庄丁,失声叫了起来。

    云天彪面色阴沉,身上散出一股骇人的气势,重重地一拍桌案,“说,还有什么人?他们还说了些什么?那庞老可是这个李逵所伤!”

    这个庄丁几时见过这般骇人的气势,当场被吓得唯唯诺诺,一句话噎在嘴里,半天说不出来,云天彪见状更是火冒三丈,正想再次喝问时,徐槐瞧出了苗头不对,赶紧对他说道:“云兄,依小弟看,你是不是可以将你这身的气势收敛一些,不然怕是这位兄弟……”

    云天彪这才省悟过来,将身上的气势微微收敛,喝道:“有什么话,现在只管说来!”

    虽说云天彪刻意收敛气势,但这名庄丁早已是吓破了胆,哪里还能把话说的连贯,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总算是云天彪和徐槐二人本事不差,这才将他的意思听了个明白。

    “哼!好你个梁山,好你个李俊辰!莫非真当我风云庄是软柿子不成,如今不是你与我不死不休,而是我云天彪与你不死不休!”云天彪听完自是大怒,直接拍案而起,眼中满是决然之色。

    徐槐见他这般,心中大喜,起身抱拳道:“兄长若有此心,小弟自当追附骥尾,与那梁山草寇不死不休,只是如今仅靠兄长手上的力量,怕还是有些不够,小弟自当四处奔走,为兄长引来强援,至于这任、真两位兄弟,就留于兄长这里,以助兄长一臂之力。”

    云天彪正待出言婉拒,就见门口一阵骚动,跟着便跑进一名衣冠不整的军士,朝着云天彪便拜,“禀总管,镇外来了一支人马,看旗号乃是那梁山草寇,娄、谢二位将军将草寇势大,不敢擅做主张,特命小人来此请总管前往一观!”

    “哼!我正要寻你!”云天彪闻讯,丹凤眼一睁,一把推开那军士,高声喝道:“全军集合,随我出镇迎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