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关胜“死”了
    云天彪正在自家阵上和傅玉说着话,“傅玉,你来我麾下也有一年多了,为何从未听你说过,你还有如此本事?”

    傅玉人如其名,面如冠玉,朝着云天彪一抱拳,语带恭敬地说道:“末将的这点微末本领在总管大人面前哪值一提,总管大人的刀法才是真正的一绝!”

    云天彪心中颇为受用,对傅玉的乖巧也甚是满意,伸手微微捻须,微笑道:“你的枪法也自不俗,只需勤加苦练,必成大器,本总管很是好奇,到底是何人,能传授你这般出色枪法和暗器功夫?”

    傅玉的脸上露出一丝追忆的神色,“那是末将少年时的事情,遇上一个在江湖中游历的武师,只身收拾了在我家乡四处为恶的一伙恶贼,末将见他武艺高强,便央求着求他教授武艺,许是他见我心诚,便将枪法以及暗器的使用法门授与末将,末将苦练之下,方有今日的成就!”

    “哎!江湖中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似这般若是能为吾等乃至朝廷效力该有多好,”云天彪心生感概,默然叹息一声,“那现如今你可还与他有联系吗?”

    傅玉自是知道云天彪的意思,只是如今他也能无奈地摇摇头,“当年传授我武艺之后,此人便飘然离去,起初时还能有些他的音讯,如今却是半点也无了!”说罢,傅玉面色一暗,默默低下了头。

    云天彪拍了拍傅玉的肩膀,正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就听见惊雷一般的暴喝声从阵前响起,“阉狗云天彪,速速出来受死!”

    云天彪一听就知道是关胜的声音,只是“阉狗”这个称呼,何时能用到他的身上,直让他火冒三丈,眼中直欲喷出火来,“不知死的东西,辱我太甚!”云天彪扭头看了傅玉一眼,“一切按照计划行事!”说罢,提起青龙刀,直奔关胜杀去。

    傅玉也是提起自己的长枪,暗暗从囊中取出一枚流星锤,在阵前旌旗和军士的掩护下,悄悄地向前移动着。

    “你个不知死的逆贼,昨日放得你性命,今日还敢来此辱我,若是还放得你离开,我云天彪三字倒着写,吃我一刀!”云天彪一见关胜,立时破口大骂,青龙刀在其手中盘旋,一股泠冽的旋风自其刀上四散而出。

    “哼!就凭你这假冒的青龙刀,还想在本将面前逞兄,今日就让你见见什么叫真正的春秋刀法!”关胜也不示弱,策马疾驰,青龙刀自地上拖起一串火星,待快到云天彪跟前时,猛地向上一撩,“兴云托月!”

    “苍龙抖甲!”

    “乘龙御风!”

    “苍龙啸野!”

    二人再度交手,一改前日以试探为主的交手,直接就是各自拿手绝招之间的对拼,就见两条青色的巨龙在场中呼啸、盘旋,四散的刀气让离得近些的士卒都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这就是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吗?”隐在旗门中的傅玉,看着殊死拼斗的二人,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只是很快他心中就升起一个邪恶的念头,“顶尖高手又怎么了,还不是一样要在我的流星锤下殒命!”他把早已掏出的那枚流星锤用力地握在了手中,彷佛从锤上传来的冰凉,能给他带来无穷的信心一般。

    激斗还在继续,只是关胜却敏锐地发现,云天彪的气力似乎衰减的特别迅速,原本自己一刀劈出,他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接下,而如今想要接下一刀,却是紧紧地皱着眉头,刀上传来的震动,似乎也在说明他的手也在发抖。

    “这是…”关胜心中自是有着疑问,但是很快好胜的心思就占了上风,青龙刀带着青色光华,又是一刀斩了过去,劈得云天彪龇牙咧嘴,“云天彪,你这就不行了吗?若真是如此,那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你……”云天彪心中怒极,想要反唇相讥,但又怕关胜就此收手,只能强自忍下这口气,东倒西歪地接下关胜一刀,气喘吁吁地拉转马头,一言不发地朝着本阵就跑。

    “嘿嘿,莫不是还想以拖刀计赚我不成,你岂不知我关家就是用拖刀计的祖宗!”关胜见云天彪拨马逃走,冷冷一笑,“云天彪休走,且将命留下!”

    云天彪见关胜追来,心中暗自窃喜,也不回头看他,刻意地微微放马速,只为了让关胜以为自己力有未逮,好让他坠入毂中。

    看着前方越来越近,已经够得上自己一刀的云天彪,关胜下意识地高高举起青龙刀,暴喝一声,“云天彪,你这就下去,向我关家的历代祖先赎罪去吧!”

    关胜的心思一直放在云天彪的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在那旗门之中,傅玉手拽流星锤等候他多时了,如今见到关胜高举青龙刀,胸前露出好大一片空当,这样的机会他岂会放过,猿臂舒展间,将流星锤狠狠地掷了出去,口中大喝一声,“着!”

    关胜的全部心神都在云天彪身上,几时会想到对方竟在旗门中藏有帮手,待见的寒光时在躲闪,哪里还来得及,就听得一声轻响,关胜只觉得一股绝大的力量砸在胸口,让他眼前一黑,所幸他久居蒲东,性格坚韧,死死咬住牙关,回马便往本站跑去。

    梁山阵上见关胜奔回,一时间慌了手脚,连忙掩护关胜回归本阵,傅玉见状,立即挥兵掩杀。梁山阵中的杨志、栾廷玉见了,连忙带着麾下兵马迎了上去,双方一阵厮杀,梁山人马终因关胜之败,而抵敌不住,只得败退下来,傅玉还要追时,就听得云天彪说道:“关胜虽败,但敌军并未散乱,若我军在追时,只怕引起贼寇同仇敌忾之心,到头来只会愈发削弱我景阳镇战力,还是等等吧,只要你的流星锤能置关胜于死地,那么不日我军就可大破贼寇!”

    “总管放心,末将瞧的明明白白,那关胜已然中锤,定然活不过三日!”傅玉面露傲色,眼里浮现出关胜吐血而亡的样子。

    关胜败归本阵,众将连忙将他接入帐中,很快便将军中医匠入帐,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方见医匠摇着脑袋,口中接连长叹,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开的帅帐。

    帐外士卒不明所以,想抵近听听里面说些什么时,就听得杨志似乎再与朱武二人激烈地争吵着什么,很快就见杨志满脸气愤地走出帅帐,朝着帐中大喝道:“姓朱的,你且在那里等着,老子这就回山,说不得定要带那安道全过来!”说罢,狠狠地瞪了一眼帐外士卒,牵马扬长而去。

    只是杨志还没有离开多久,就听得帐内传来关胜的吼声,“大丈夫死则死耳,只是误中阉狗奸计,玷污祖宗名声,关某纵死亦要生追汝魂!”

    “关将军!”

    “关胜兄弟!”

    “关胜兄弟!”

    一阵阵急促的叫喊声伴随着哭腔传来,帐外的士卒只觉得心中一下子空落落的,脑中一片空白,“关胜将军死了?”

    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传遍了整个营盘,顿时整个营盘都陷入了悲伤之中,倒是某些人听得这个消息,眼睛一亮,悄悄地潜了出去,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朝着景阳镇摸去,殊不知早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