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刺杀不成,林冲出手
    随着云天彪一声令下,景阳镇的军士就如同一道狂飙一般,卷向了梁山营盘。

    娄熊三人打开营门,放景阳镇兵马进来后,也不等云天彪过来,就各自带着小队人马,朝着屯粮,存放战马、器械的地方杀去,唯独留下了帅帐,没有一个人去。

    云天彪在外面赶来,看见三人这般动作,心中颇为满意,直接带着收下奔帅帐杀去。

    只是他还没有奔出几步,就见一名士卒慌慌张张地奔了过来,在他马前单膝跪下道:“不好了,总管,这贼寇的帅帐中除了一口空棺材外,什么人也没有,周边几个帐中也是不见一人!”

    “什么!快带我去!”云天彪听见这个消息,大吃一惊,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妙的感觉。

    那名士卒不敢怠慢,连忙带着云天彪奔帅帐而去,待进了帅帐之后,就如那名士卒说的那样,除了一口空空的棺材以外,竟然连一个马扎都没有留下。

    云天彪探手往棺材里摸了摸,只觉得触手冰凉,心中哪里还不明白,顿时气的须发皆张,口中暴喝一声,“贼子辱我太甚!”直接飞起一脚,将那口棺材踹的飞了出去。

    那士卒见云天彪这般样子,也是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走近几步,“总管,我…我们…该…该怎么…怎么办?”

    “怎么办?哼…”云天彪此刻已经是怒火中烧,恨不得把傅玉连同那些贼寇一起生吞活剥了,才能平息他的滔天怒火,也许是他命不该绝,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似是看到一丝亮光,跟着便有一股凉气直朝他袭来,他连忙侧身避过,就见那名士卒,手持利刃,从他的身边划过,“果然是贼寇!”

    “嘿嘿,果然不愧是云天彪,果然够警觉,不过你下了马,没了青龙刀,还能躲过第二刀吗?所以还是乖乖受死吧!”那名士卒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朝着云天彪又是一刀刺来。

    只是云天彪的武艺之高,又岂是这等士卒可以想到的,就见他面上如同罩着一层严霜一般,大手如鹰爪一般,牢牢地抓住那士卒的手腕,那士卒就觉得好像一只铁箍夹住了他一般,让他疼的几乎叫出声来,只是云天彪哪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飞起一脚,正中他的胸口,将他踢的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喷,眼看就活不了了。

    “总管…总管…这是…”娄熊、傅玉三人满脸烟灰地跑了进来,待见得帅帐中的景象,几人也不由呆在了那里,云天彪扫了三人一眼,冷冷对那士卒道:“说,你们的人呢,到底想要干什么?”

    “咳咳…”那士卒咳了几声,碎肉块随着血沫喷涌而出,他面上惨笑一声,“不用…白费心机…了,我…先…下去……你们…早晚也会…下来…”跟着双眼一瞪,双腿一蹬,直接一命呜呼。

    娄熊三人面面相觑,一时也是忘了自己所来是为了什么,傅玉大着胆子,轻声问道:“总管,这是……”

    他没说几个字,就被云天彪扫来的目光震慑的说不下去了,“这就是你说的关胜肯定死了?”云天彪的声音中透着丝丝寒意,让这三人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不敢吱声。

    见他们三人低头不语,云天彪一时间也不好发作,而且他既然知道了这是一个陷阱,那么一会的恶战,还少不了他们三人。正想着教训几句时,就听得外面依然乱了起来。

    从娄熊他们打开营门,到云天彪进入帅帐,再到如今的骚乱,只不过是短短的半柱香功夫,帅帐外竟然已经乱了起来,让云天彪心中大吃一惊,“这梁山贼寇到底潜伏在什么地方,为何没有人能发现他们!”

    只是眼下已经没有功夫让他来细想这个问题,冰冷的目光在三人脸上掠过,一言不发,直接走了出去,娄熊三人见云天彪离开,才要喘口气,就听外面传来云天彪的喝声,“还在那里发什么呆,赶紧去组织人马!”

    只是这个时候再去组织人马,似乎有些晚了,虽然这是个无风的夜晚,无法助长火势,但这丝毫不妨碍梁山大规模的使用火箭,展开火攻,扑天盖地的火箭,在茫茫黑夜显得格外的显眼,帐篷和木头的起火,让景阳镇的人马的心中的胆气也为之散去,袅袅升腾的烟雾,更是让他们觉得自己置身在一个炼狱中一般,再加上梁山人马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让本已没有战心的他们更是被杀得人仰马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云天彪目睹自己亲手训练出的士卒,竟然就这么被梁山人马击溃,心中哪里还能接受,直接暴喝一声,一刀将冲到自己身前的两名士卒砍翻,催开胯下的战马,直接朝着厮杀声最密集的地方杀去。

    云天彪的武艺本就不俗,如今怒火中烧,出手更是快疾如风,青龙刀上下飞舞间,几乎每一刀下去都能带走一两条人命,短短的时间内,竟已有近百名士卒丧生在他的刀下。

    看着如同杀神一般的云天彪,梁山的士卒也不禁为之心颤,只是他们与这些景阳镇的人马不同,只能打顺风仗,做为少有的精锐,他们又岂能如同他们一般,彼此间坚毅地点点头,各自扬起手中的武器,朝着云天彪杀去。

    “哼!米粒之珠,也想螳臂挡车,给我死来!”云天彪哪里会把他们放在心上,青龙刀掀起滔天的血浪,敢于靠近他的士卒无不是被他一刀两段,直将他自己也杀成了一个血人,“来呀,还有谁敢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谁能阻我!”云天彪杀得兴起,仰天狂叫起来。

    “哼!就你也敢在此大放厥词,敢如此伤我梁山人马,莫不是以为没人可以治你了吗!”就在云天彪杀的正在兴头上时,不知从哪里伸来一支长枪,在他的刀面上一搭,让青龙刀也为之一歪。

    “嗯?”云天彪心生警意,双臂用力,直接横扫,将四周之人全部迫开,这才看清眼前之人,就见来人相貌儒雅,生的豹头环眼,云天彪哪里还会不知道此人是谁,“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背国小人,今日既然遇上了,那么就受死吧,林冲!”

    “怕你不成!”林冲飞快地四下看了看,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梁山士卒的残肢断臂,让林冲这般儒雅之人看得也是双眼通红,“今日若放你过去,我林冲名字从此倒着写!”长枪一抖,直接就迎了上去。

    这两人斗在一起,哪里是顷刻间能分出胜负的,云天彪的武艺过人,自是杀的梁山人马不住后退,可如今他被林冲挡住,就靠着景阳镇的兵马,又哪里拦得住士气高昂的梁山人马,没多大功夫,云天彪好不容易聚集起的兵马就被杀的七零八落,四散逃逸。

    云天彪虽和林冲激战,但他的心思多少还有些分在士卒身上,如今这些士卒被杀的全无招架之力,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青龙刀猛地一压林冲长枪,“我和你拼了!”

    一将拼命,万夫莫敌,更何况是云天彪这种人,林冲收回长枪,将攻势全然变为守势,以耗尽云天彪的疯狂在做打算,只是云天彪还没有来得及疯狂,就听见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大吼,“总管快走,这厮交给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