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关胜显身
    云天彪靠着自己手下三员大将的拼死断后,方才和徐槐、任森、真祥麟三人带着最后的三百亲兵逃出重围,饶是如此,这些人的身上也是带着轻重不一的伤势。

    云天彪挨了一记流星锤,任森后背中了两箭,真祥麟最惨,右腿上被砍了一刀,深可见骨,最好的也许就是徐槐,除了脸上的烟灰以外,似乎就没有别的伤势了。

    此刻就见徐槐在队伍中前后奔走,使劲浑身解数地为这支残军鼓舞士气,不得不说,他的口舌之功在这个时代也许只有宋江才能与之相比拟,本来用肉眼都可以清晰看出眼前这支残军的士气已经到了冰点,如今却在他的鼓舞之下,明显有了一丝好转,至少在那些残余的亲兵脸上已经有了一丝人气,而不再是死气沉沉了。

    云天彪面色苍白,面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徐槐说道:“虎林兄,真是辛苦你了,小弟此刻真是后悔,若是听了兄长的话,哪里会有此刻的惨败!”说着,他一向昂着的脑袋也不禁微微下垂,很明显他对这一次失败还是耿耿于怀。

    徐槐看了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云兄也不要如此妄自菲薄,打仗本来就是有胜有败的,天下又哪有什么长胜不败的将军,昔日汉高祖刘邦屡败于项羽,唯独最后于垓下一战功成,开创汉室四百年天下,如今我们也只是败了这一回而已,相信来日再战,我等定能大破梁山贼寇,最终为朝廷剿灭此等大患!”

    云天彪心中也知道这是徐槐的安慰之语,只是到了他如今这个份上,有人能够安慰他一句,就如同在沙漠中遇到绿洲的旅人一般,看到了前方的希望,他眼中带着一丝感激,对徐槐真诚地说道:“虎林兄,你的这份良苦用心,小弟终生难忘!”

    徐槐等了那么多天,终于等到了他最想听的一句话,心中就和喝了蜜糖水一般,甭提有多甜了,但是他面上功夫还是要做上一做,就见他哈哈一笑,“云兄,这么说就见外了,你我兄弟相交多年,又何分彼此!只是我们现在是到了哪里,离风云庄还有多远?”

    云天彪抬起头来,四下里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天上或明或暗的星光,略微想了想,右手举起青龙刀朝着右前方一指,说道:“往前再走约莫三里左右,有一条井渊河,过了井渊河,在走个十来里,就到风云庄的入口了!”

    “既如此,我等便尽快赶路,以便及早到得风云庄,莫再被梁山贼寇于可趁之机!”徐槐等云天彪说完,也不思考,直接接口道。

    三里的路对于任何一个时代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太长的距离,纵然是一支打了败仗的军队,也只不过是比平常多花了两柱香的时间罢了。

    听到不远处静静的流水声,徐槐不知为何,原本紧紧绷着的神经突然间全部放松了下来,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便有一个认知,到了井渊河便可以高枕无忧了,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扭头对云天彪道:“云兄,如今到了这井渊河,定然是不会再有什么追兵了吧,我等当可算得上安全了吧!”

    云天彪面上露出不豫之色,这一夜的惨败下来,让他打心里认为,只要一刻不到风云庄,就算不上安全,徐槐久久不见他回音,略略一想,便知他在想什么,“俗话说,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再四,如今这梁山草寇已经设下三处埋伏,又哪里还有人手再去设下第四处伏兵,就算他们有第四路伏兵,但是他们又岂会知道我们走的是哪条路,哈哈哈……”徐槐说到得意处,不禁放声笑了起来。

    “啼哒…啼哒…”徐槐的话音刚没,远远地就听见马蹄声从井渊河的方向传来,虽然声音很轻,但是在云天彪等人的耳中,却不亚于雷鸣一般,“不可能,不可能…对了,一定是风云庄的援军,是了,一定是这样的!”徐槐面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忽地朝着前方大声叫了起来,“来者何人!可是风会风庄主亦或是云龙云少庄主吗?”

    徐槐的吼声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得到半点回应,所得到的还是那“啼哒…啼哒”的马蹄声,徐槐只觉得自己似乎要疯了,正要再度开口时,就感到手上一疼,转头看时发现竟是云天彪抓住了自己,“云兄,你这是何意?”

    云天彪朝他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驱马上前,青龙刀重重地在地上一顿,喝道:“关胜,不要装神弄鬼了,出来吧!”

    “什么!关胜!”徐槐大吃一惊,虽然梁山大营中没有看见关胜的尸体,而且梁山也以此为陷阱设下埋伏,但是关胜中锤,是在两军阵前众目睽睽之下,如今云天彪叫出这个名字,叫徐槐哪里会信。

    云天彪的吼声,让对面的马蹄声沉默了下来,久久地没有新的声音出现,徐槐不知怎地,心中忽然又有了一丝企盼,希望这只是有人路过,只是很快亮起的火把,让他所有的美梦全部都落了空,打着火把都是士卒中间簇拥着一个生着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大将,不是关胜,却是何人!

    “这不可能!”徐槐看见关胜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就如同见了鬼一般,失声狂叫起来。

    云天彪虽然不像徐槐那样,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同样不信,因为他亲眼看见关胜结结实实地挨了傅玉那一击,如果挨了那种程度的一击,都能活生生地站在这里,那岂不是说他是刀枪不入的,有念及此,云天彪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关胜似乎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般,直接解开身上披着的战袍,露出袍下的战铠,说道:“云天彪,你的麾下果真人才济济,那一击若是打在以前的关胜身上,怕是早已要了某家的性命,但是如今,怕是远远不够,要知道关某身上穿的乃是大唐秘传的明光铠!”

    “大唐明光铠!”这五个字如同大锤一般,重重地击在云天彪的心上,让他久久不能言语,隔了好久,他才开口道:“原来如此,难怪你关胜今日能毫发无伤地出现在这里…”

    “投降吧!有关某在此,你们是不可能过去的!”关胜抚着颌下长须,双眼微闭,淡淡地开口说道。

    “哼!只有战死的云天彪,没有投降的云天彪!”云天彪的眼中燃起斗志,大喝一声,用力一夹战马,青龙刀带起一片青色光华,直取关胜。

    “哼!既然你要找死,关某就成全你!”亦如云天彪一般,青龙刀也是带起一片青色光华,向着云天彪卷去。

    若是往常,云天彪和关胜大战上一天一夜,到头来也只会平分秋色,但是如今他左肩受重创,仅靠着一只右臂迎敌,无论是在力量上还是准头上都是大大地逊色于关胜,时间不长,便被关胜一招“青龙托月”将他手中的青龙刀击飞出手。

    关胜得理不让人,面对如此一个能置云天彪于死地的机会,他哪里会放过,青龙刀直接从上方斩下,誓要将云天彪一刀斩于马下。

    徐槐哪里会容许云天彪死在这里,眼见云天彪有被一刀两段的可能,当下也顾不得任森、真祥麟身负重伤,直接喝道:“任兄弟、真兄弟,赶紧上前助云兄一臂之力!”

    任森、真祥麟也知道到了生死关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双枪并举,好不容易接下关胜这一刀,关胜丹凤眼一眯,“好,来吧,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正宗的春秋刀法!”

    关胜的青龙刀上的青色光华再现,直接朝着任、真二人卷去,二人也知自己不是对手,但也只能咬紧牙关迎了上去,但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