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水火无情
    关胜的每一刀都携着梁山此次大胜的威势,使得原本就不凡的春秋刀法就如同插上了一对翅膀一般,更加的轻灵、飘逸,青色的光华中更是增添了一份朦胧的感觉,看在眼中只觉如梦似幻。

    魏定国如今虽说是关胜的副将,但是心中一直没有放弃和关胜比一比的念头,只是如今见关胜使出如此刀法,也是忍不住叫起好来,但无论如何也兴不起和关胜比较的念头来。

    单廷珪和他相交日久,见他也是再为关胜叫好,面上也是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来,能见自己的生死兄弟,放下心中的执念,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他高兴的事。

    只是渐渐地,不知为什么,他似乎听见了一些不该这里应该有的声音,只是那声音似有似无,让他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不由得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魏定国酒好像有了感应一般,扭过头来看向单廷珪,关切地问道:“单兄弟,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身体上有什么不适?”

    单廷珪摇了摇头,将自己听到的东西告知了魏定国,魏定国听完,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单兄弟,你未免也小题大作了,这荒郊野外的,有些杂音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又何必太过于较真,如此这般,岂不是坠了你自己“圣水将”的名头!”

    “水…水…”听见魏定国这么说,单廷珪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彷佛这个字之中似乎有什么魔力一般,魏定国见他这般模样,不禁靠了过来,轻轻地推搡了他一下,“兄弟,你没事吧!”

    单廷珪被他这么一推,就如同遭到雷击一般,猛地大叫起来,“对了,就是水……是了,定然如此!”

    魏定国见他突然大叫,不由得吓了一跳,用力地抓着他的一条手臂,颇为担心地说道:“兄弟,你没事吧!”

    单廷珪用力一挣,挣脱魏定国的手掌,反到是用力地抓住魏定国的双臂,急切地叫道:“快走,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魏定国不由一愣,怔怔地看着他,“走,走什么?”他正要问单廷珪时,就见单廷珪似同疯魔一般,朝着正在交手的关胜吼道:“关大刀,别打了,赶紧撤,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洪亮的声音传到正在交手的关胜的耳中,唬得他手上下意识地一慢,亏得任森、真祥麟早就是强弩之末,无力反击,否则凭着这个机会,关胜即便不死,吃个大亏也是肯定的。

    关胜深深地吸了口气,也不回头,再度挥刀朝着二人砍去,口中兀自喝道:“撤?为何要撤!若是你再在这里动摇我军心,待我斩得此二人,定取你项上人头!”

    往日关胜一出此言,无人敢不遵从,可是今日单廷珪就如同着了魔一般,全然不把关胜此话放在心上,魏定国看他还要开口,赶紧上前将他的嘴捂住,开口喝道:“兄弟,你莫不是疯了不成,关大刀都这么说了,如果你在吼,这厮真会杀了你,以正军法!”

    单廷珪急了,冲着魏定国大吼了起来,“我的命值不了几个钱,死了就死了,但是身后的这些兄弟何其无辜,如何能够让他们在这里枉死,你和关大刀不在乎,我在乎,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跟不跟我撤!”

    魏定国懵了,在他的记忆里,单廷珪待人一向就如同春风拂面一般,几时有过眼前这般气急败坏,“兄弟,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为何要撤军……”

    魏定国的话没有说完,不知为何,他脚下的地面忽然震动了起来,而且还有着越来越厉害的趋势,跟着便有“轰隆…轰隆”的声音传来,就如同万马奔腾般一般,关胜三人早已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徐槐和云天彪脸上也是阴晴不定,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唯独单廷珪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完了!”

    很快,便看见自上游倾泄下来的河水,如同一条正在咆哮的白龙一般,向着梁山的人马狂奔而来,惨绝人寰的怒浪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样,肆意地收割着梁山士卒的性命。

    这一刻,在汹涌的河水面前,再精锐的士卒也难以保持自己的镇定,无一不是拼命地撒开自己的双腿,奋力地朝着两边逃去,只是人的力量在大自然力量的面前,又哪里有挣扎的余地,就见河水冲到的那一刻,难以计数的梁山士卒都为河水所冲走,所卷走,更有着无数的士卒都在其中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抢回自己的性命。

    如果仅仅是河水,那么对于梁山人马的杀伤力还是有限的,毕竟井渊河不是什么大河,纵是蓄水,也蓄不了多少,洪峰的浪头只是一瞬便可过去,待得河水过去,自有不少士卒可以归队,可是可怕的是,洪峰才过去,河水不知为何,竟然燃烧了起来,一点火苗可以燎原,就如同一条火蛇一样,蜿蜒前行,不多时便将整条河点燃了,顿时将所有还在水中的梁山士卒全部点燃了起来,“火,火,都烧起来了!”

    “哎呀,这是什么火,怎么扑都扑不灭!”

    “啊!烧死我了!”

    关胜看得血直往上涌,将他本来就红的脸色装扮得更加血红,就如同能够滴血一般,“到底是什么人,敢施如此恶毒手段,给关某人站出来!”

    猛将一怒,哀野千里,关胜一声暴吼,震得四下里回音不断,“给我站出来!”“给我站出来!”

    “嘿嘿…这个傻子以为他是谁啊,还让咱们站出去!”一个轻佻的声音传了出来,只是这声音来自何方,却无人知道。

    “是谁?给我出来!”关胜紧紧地握着青龙刀,恨不得这人此刻就在自己面前,然后将他一刀劈成两半。

    “这是……”云天彪听见这个声音,眼前忽地一亮,徐槐就在他的身边,见他没由来地眼睛亮了起来,连忙开口问道:“云兄,你这是……?”

    云天彪此时哪里还有空来告诉他缘由,直接自地上捡起青龙刀,朝着仅剩的那些亲兵吼道:“弟兄们,咱们的援军来了,生路就在眼前,都给我杀!”说完,直接舞起青龙刀,朝着关胜杀了过去,任森、真祥麟见云天彪杀了过来,冲着心里本能的求生欲望,亦是各自大吼一声,双枪并举,和云天彪一起杀向关胜。

    关胜满肚子的火气正没地方发泄,见三人杀了过来,双眼怒睁,青龙刀带出一道青色的刀芒,直接奔着三人杀了过去。

    魏定国、单廷珪到了这会,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关胜的面子,一人舞枪,一人使刀,带着剩下的人马杀了上来,他们心中也明白,到了这会,不是能不能全歼云天彪的事了,而是他们能不能脱身的事了。

    单廷珪伸枪化解了真祥麟的一枪,朝着关胜大喊道:“关大刀,赶紧走,等到他们的援军围上来,咱们就谁都走不了了!”

    关胜不理,青龙刀依旧如初,一刀接着一刀地劈向云天彪,单廷珪心中大急,正想再度开口时,就见不远处寒光一闪,就见一支羽箭无声无息地直奔关胜袭来,“小心暗箭!”

    只是他提醒时便已晚了,就听关胜闷哼一声,右臂上已然是中了一箭,中箭的关胜哪里还能拿得住青龙刀,就听的“哐当”一声,青龙刀终是掉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