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帅帐议换将
    “哦,关胜将军回来了?那还不赶紧请他进来!”俊辰听了,面上带着笑意说道,只是让他看见那士卒欲言又止的样子,心念一转,又调侃了一句,“莫不是关胜将军想我等前去迎接他不成?也罢,关将军生擒云天彪等主要人物,当得我等同去迎接!”说着,便直接站起身来,就欲朝外走去。

    “哥哥…你还是别去了,我这就去把关将军扶进来…”说罢,直接一溜烟地跑了出去,速度之快,比起马灵也不遑多让。

    没花多大功夫,他便扶着关胜走了进来,乍一见之下,帐中诸将无不面色大变,俊辰直接一个箭步窜到关胜面前,扶着关胜的手臂,急切地问道:“关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如此这般模样,魏定国、单廷珪他们人呢?”

    关胜朦朦胧胧地这个声音,睁开自己的双眼,就看见俊辰正一脸急切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悲从中来,挣脱搀扶着自己的双手,跪在俊辰面前哭诉道:“哥哥,关胜无能,丧师败归,不仅麾下兵马损失殆尽,而且还折了魏、单二位将军,孤身逃回,请哥哥治罪!”

    “什么!”帐中诸将先前只是为关胜之伤而震惊,如今听了关胜的话,无不是勃然大怒,脾气急一些的张勇等人,无不是叫嚷着要立刻出兵,救回魏、单二人,为关胜报仇雪恨!

    俊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手示意张勇等人少安毋躁,朝着关胜沉声说道:“关兄弟,你且将你们遇到的事情全部说出来,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闻言便知意,关胜强忍着右臂的剧痛,朝着俊辰一抱拳,说道:“敢不从命!”于是乎,他便将自己带着人马从设伏开始,到压着云天彪的残军,而后不知为何中了敌人的水淹火攻之计,单廷珪、魏定国二人拼死断后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听得众人无一不是倒吸一口凉气,诸如朱武等人更是皱起了眉头。

    “神箭手、使枪、麟弟、大刀……”俊辰的口中重复地说着这几个词,渐渐地几个身影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只是当这几个身影出现后,他的眉头反而皱的更深了,林冲见他这般表情,心中“咯噔”一下,知道此次的事情绝对非同小可,便转头对罗延庆吩咐道:“延庆,你先扶着关将军下去休息,记得让随军医匠替关将军好生包扎伤口,万万不可懈怠!”

    罗延庆领命,扶着关胜便欲离去,关胜抬头看了一眼俊辰,只见他愁眉紧锁,心中只是哀叹一声,便由着罗延庆将他搀扶了出去。

    林冲待得罗延庆扶着关胜离开,转身看着俊辰说道:“兄弟,关胜将军虽败,但却是误中敌军诡计,并非他有意如此,依我看还是让其将伤养好之后,戴罪立功便是!”

    俊辰抬起头来,奇怪地看着林冲,开口道:“二哥,我几时说过要治关将军的罪了,此次战败,真要说有罪的话,那也应该是我李俊辰,而非关胜关将军!”

    俊辰此言一出,除了林冲、杨志、朱武寥寥几人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外,其余大多数人脸上都露出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有些愣头愣脑的姚刚还想问是什么意思时,就听朱武开口道:“哥哥这般说,可是知道此次埋伏关将军是何人所为了不成!”

    俊辰悠悠长叹一声,缓缓地点了点头,“若是我所料不差,当是这几人了…”他忽地转头看向林冲,“二哥,不知你可还记得当日我们在大相国寺所遇见的陈希真父女?”

    林冲见他问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自是记得,当年其弟与我同争禁军教头时,因出手狠辣,无故伤人性命,被我废去武功……”林冲忽地醒悟过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难不成,此次是……”

    俊辰无奈地点了点头,林冲愤然而去想“这陈希真好不晓事,竟然行如此助纣为虐之事,只是……”林冲眼中闪过一道迷茫,皱眉看向俊辰,“只是这陈家父女,虽然武艺高强,但要说能安排下如此计谋,我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的!”

    “此等计谋哪里是陈家父女所能想的出,水火相攻,环环相扣,当真是天衣无缝,”俊辰点点头,抬头在帐中看了看,“如今这定计者是何人,还并非最为要紧之事,如今首要之事,乃是将魏、单二位将军换回来!”

    “什么!魏、单二位将军还活着吗?”俊辰语出惊人,帐中的诸将无不是站了起来,就见杨志抱拳道:“主公,你何以知道二位将军并未殒命敌手,如今尚在人世?”

    “哼!以云天彪等人的心性,自是恨不得将我梁山兄弟千刀万剐,但是如今有了这定计之人,他定然不会去行此等之事,若是他还是这般做了,除非他有绝对的胜算,否则有朝一日落到我们身上,定然是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更何况如今我们手上,还有着风会的儿子以及娄熊等三将,完全可以和云天彪走马换将!”俊辰的眼中精芒一闪,众将的心中也为之一凛。

    “走马换将倒是可行,若是那云天彪执意要杀魏、单二位,到头来只怕是让手下离心离德,与战不力,只是这到底派何人去与云天彪交涉,这倒是让人颇为头疼!”朱武轻轻捻须,接过俊辰的话头,缓缓地说道。

    “是啊,到底该让谁去和云天彪交涉此事呢?”俊辰口中咀嚼着这句话,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敢出声。

    “呵呵……”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帐外传了进来,跟着便见一中年文士和杜壆二人快步入内,朝着俊辰躬身抱拳道:“主公,左谋与杜将军押运粮草到此,特来拜见主公!”

    “左先生,杜将军…”俊辰见到左谋和杜壆,紧紧皱着的眉头忽地松了开来,目光直直地盯着左谋,直看得他以为自己有什么不对,跟着便听见俊辰说了一句,“你们以为怎么样?”更是让左谋、杜壆二人摸不着头脑。

    朱武看了看左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点头道:“左兄才学过人,当是最好的人选,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依我之见,最好还是请林教头与杜兄随左兄一同前往,方是上策!”

    林冲自是点头应了下来,而杜壆与左谋互视一眼,二人从对方眼中看到的只是茫然,就见杜壆直接开口道:“主公,若是有事要我等去做,只管说了就是,何必老是说这般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

    俊辰闻言,失声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自己额头,说道:“怪我,忘记二位刚刚到此,并不知此事原委……”说着,俊辰便将此事的来龙去脉一一告知二人。

    杜壆听罢,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天灵,怒声喝道:“是什么人如此歹毒,竟行如此丧尽天良之事,日后若是让我遇上了,定要让他知道杜某的手段!主公只管放心,但叫杜某有一口气在,定然保得左先生安全回来!”

    左谋不似杜壆那般,只是静静地朝着俊辰一抱拳,“主公放心!”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此事就拜托三位了,但且记住,若事不可为,当及早脱身,我们可另寻救人之策,切莫逞一时之勇,而将自己也陷了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